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不是說晚飯廚師只做了兩人份嗎?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季邵也聽到了身后的動靜,知道顧和估計是沒有站穩,但是當他想要轉過身去扶她的時候,她卻是已經拄著拐杖在跟著他走了,全然一副沒事人的樣子。

    季邵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是太自以為是了,在季邵的觀念當中,女人就應該是會撒撒嬌什么的,哪怕不是對自己的男朋友或者先生,女人對男人撒嬌,永遠是最管用的。

    但是顧和卻永遠像個鐵娘子一樣,好像什么都壓不倒她。

    季邵原本是想要問一句:“要不要我扶你?”的,但是轉念一想,如果他這么問的話,顧和肯定是會拒絕的。于是索性直接轉身過去,附身將顧和直接從地上抱了起來,一手拿起了她的拐杖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嘛?”顧和驚了一下,伸手輕敲了一下季邵的肩膀。

    季邵低頭看了一眼顧和,有些不耐:“你走路一瘸一拐還那么慢,來個不知道的外人還以為我虐.待你!

    顧和擰了眉心剛剛想要說什么的時候,院子里面開進來了一輛越野車。

    這輛越野車也是這段時間才開始出入季宅的,是季捷回國之后跟朋友借的一輛車,季捷常年在國外,很少回國,所以在國內沒有自己的車子。而原本季父的轎車停在院子里面他是可以開的,只是他習慣性開越野了,所以就跟朋友借了一輛路虎。

    顧和看到季捷的時候驚了一下,因為她現在是躺在季邵的懷中,這被外人瞧見了算什么?被季捷瞧見了就更加尷尬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快點放我下來。你哥來了!”顧和有些慌張地跟季邵開口,但是季邵卻是不聽,反倒是有些跟顧和開玩笑一般,更加抱緊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哥來了有什么關系?換做是他,他也不忍心看著我們后.媽一個人瘸著腿走路的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顧和是真的氣急了,季邵看到她氣血都堵在臉上的模樣覺得有趣,平日里顧和好像永遠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樣,也只有在工作的時候提得起興致,見慣了鐵娘子姓冷淡的模樣,季邵覺得有時候顧和還是挺有意思的,起碼像個女人。

    季捷從車上下來,看到季邵抱著顧和站在院子里的時候,有那么一瞬的驚訝,但是當看到季邵手中的拐杖的時候立刻就沒了別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晚上回來吃飯怎么不說一聲?廚師就準備了兩人餐!奔旧坶_著玩笑,絲毫不覺得懷中的女人沉,顧和簡直太瘦了,平日里她經常穿職業套裝,顯得會老氣很多,職業套裝也會將她的身材遮蔽起來,所以也看不出來到底有多瘦。

    季邵幾乎每一次看到她都是各種各樣的裙裝褲裝,倒是現在在家里養傷,會穿一些居家和日常的衣服,就顯得她特別特瘦。

    季邵覺得抱著她就好像抱著一把骨頭。

    “季邵,把我放下來,我自己可以走!鳖櫤蛿[出了家長一樣的架子跟季邵說話,季邵聽到之后扯了扯嘴角,他最厭惡的就是顧和用這樣的口氣跟他說話,但是他仍舊是不松開她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應該孝敬您的!奔旧壅f話的口氣很欠揍。

    季捷看了顧和一眼:“我剛才打給你說了,我會回來吃飯!

    季捷這是聽到了季邵說廚師只準備了兩人餐之后,覺得疑惑就問了顧和。

    下一秒,顧和的臉頰瞬間變得滾燙了起來,她的謊言被拆穿,耳根子都紅透了……

    季邵聞言之后,也低頭看了一眼顧和,顧和覺得自己有一種無處躲藏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剛才她是跟季邵說廚師做了兩人份的晚餐,他不回來吃就是浪費了。

    現在季捷一來就拆穿了她的謊言。

    季邵也沒有在這里跟她多說,抱著她闊步走進了客廳里面,季捷也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季捷先去洗手間里面洗手,季邵將顧和放到了餐桌前面的椅子上,拉開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,輕描淡寫地跟顧和開口:“你不是說晚飯廚師只做了兩人份的晚餐嗎?”

    顧和淡定地拿起叉子吃了一口廚師做好的蔬菜沙拉,淡淡回應,氣定神閑,但是耳根子仍舊是有些通紅的。

    “你哥是在我跟你打完之后才打給我的,我打給你的時候,廚師的確就做了兩份。后來我又讓他多添了一份!

    顧和的解釋乍聽下去天衣無縫的,但是季邵聽得出來,她是在撒謊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么想讓我回來吃晚飯?”

    顧和擰眉,吃了一口蔬菜沙拉頓覺無味。

    季邵又忙不迭地添了一句:“是不是一個人吃飯太無聊了?如果我哥早點打給你的話,你肯定就不會催我回來了對不對?”

    顧和是個很獨立的人,從小到大什么事情都不需要程老爺子操心,她做事情都是獨來獨往的,根本不會是季邵口中說的那種會讓人陪著吃完飯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季邵想要這么理解的話,就讓他這么理解好了。

    總比,讓他知道她是不想讓他跟易星一起逛街吃飯要好……

    她繼續食之無味地吃著蔬菜沙拉,季邵見她不回應就當做她是默認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忍受不了這種孤單,當初就不應該嫁給我爸!奔旧圻@句話又像是諷刺,又像是關心。

    亦真亦假讓顧和根本分不清。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顧和拿著叉子的手頓住了,她僵了一下脊背,想要說話,但是話又卡在了喉嚨里面,被她又重新咽進了肚子里面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濱海大廈,川味館內。

    江頌年夫婦總算是到了,江頌年剛剛開完一個會出來,會議延遲,所以就遲到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阿姨!眴逃敉砗芄郧傻仄鹕,跟他們簡單打了一個招呼。
閱讀有鶴鳴夏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