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 翻山越嶺來愛你14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付杰最近有點忙,忙著備課,忙著上班,但付杰越來越容光煥發,本就白皙細膩的臉上一天比一天油光水滑,甚至還多了些嘟嘟的肉感。曾歡很喜歡趁著付杰不備的時候捏捏付杰的腮幫子,付杰每次都會卯足勁兒的反抗,在曾歡面前付杰覺得自己更像個學生。

    曾歡對付杰依然是寵溺縱容又寬厚理解,偶爾會撩一撩付杰,但都點到為止,并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。付杰看著曾歡鍛煉得線條越發誘惑的背脊悄悄咽了口唾沫,但付杰拉不下臉來主動,畢竟付杰才是大八歲的那個。

    曾歡放下啞鈴,汗水順著臉頰滴落到精壯的胸膛上,又從胸膛滑進了褲腰,一雙大長腿稍稍活動了兩下,這才一個甩頭轉過身來。付杰來不及收回目光,有些尷尬的張了張嘴,然后慌亂的一側臉,提著包準備開溜。

    曾歡頓了一下,望著付杰狼狽的身影抱著胳膊咧開嘴笑了起來:“付老師,好不好看?”

    付杰臉上有些燒,窘迫的躲到了門外,又探了半個腦袋進來瞪曾歡:“穿好你的衣服!這么多客人上上下下的!”

    曾歡狹長的眸子就拉得更細了:“付老師,吃醋了?”

    付杰哼了一聲,抱著包撒開腿跑了。

    付杰的擔心并非沒有道理,隨著旅店的生意越來越好,不少圈子里的小年輕明面上打著旅游的旗號,背地里帶著交友約炮的目的慕名而來。曾歡這個老板年紀小,長相身材都挺拔尖,想撩曾歡的人也不在少數,大多比付杰年輕不少,模樣怎么俊怎么來,時間一長付杰心里難免會犯嘀咕。

    曾歡也不過二十出頭,還不到心性穩定的年紀,眼前的誘惑又多如牛毛,使得付杰對于倆人的將來并沒有足夠的信心和勇氣。付杰遲遲沒有對曾歡表態,曾歡也謹遵著自己的承諾,付杰不點頭,曾歡也不邁步。這一拖二拖的,事情似乎就擱置下來了。

    已經住了大半個月的房客打扮得清爽干凈的走了出來,趴在一樓的前臺望著曾歡笑得一臉曖昧:“歡哥,今天陪我出去逛逛唄?”

    曾歡撩起眼皮看了一眼,扯著嘴角笑了笑,然后果斷的搖了搖頭:“不去,我這守店呢,你約201去,他也是一個人!

    “哎呀歡哥!”長相姣好的年輕房客撅著嘴跺了跺腳,本想說一句201長得哪里能跟你比,結果話到嘴邊眼珠子一轉,又哧溜一下順口改成了,“不去也行,今兒個天太熱了。歡哥我回房了啊,中午幫我喊個外賣唄!

    曾歡點頭應了,這點小事曾老板還是會盡量滿足。那年輕房客上樓不過半個小時,前臺的電話又叮鈴鈴的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歡哥!”房客的聲音顯得有些急促,“沒熱水了,你上來幫我看看嘛!”

    曾歡嗯了一聲,掛了電話拿著工具上了樓。205的房間門并沒有鎖,估計知道曾歡要來特意留了門。曾歡卷起袖子剛剛推開門走了進去,就看到205的房客幾乎是全身赤條條的站在浴室里,水順著房客的發絲和脖頸蜿蜒而下,說不出的性感和誘惑。

    “歡哥啊!蹦贻p房客低低的呻吟了一聲,靠在玻璃隔斷上沖著曾歡勾了勾手指,“你看,水不熱啊,你進來看嘛!

    曾歡探頭往浴室里看了一眼,那水閥都擺在冷水上,熱了就有鬼了。曾歡皺著眉伸手指了指:“朝你右手面掰,涮著我玩兒呢?”

    房客抱著胳膊嘻嘻的笑了起來,純白色的底褲浸了水透得跟沒穿一樣。曾歡轉身作勢要走,房客再按捺不住,一個飛身撲了上去從后面摟住了曾歡的腰,然后貼在曾歡敦實的肩背上前后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歡哥,你別走啊,陪我玩會兒嘛!”曾歡渾身上下濃烈的荷爾蒙氣息讓年輕的房客幾乎快把持不住,一邊張著嘴重重的呼吸著一邊探手在曾歡的身上四處游走。曾歡稍稍愣了一下,然后挺平靜的抬起手把那一雙纏繞在身上的胳膊扒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別鬧!痹鴼g有些不耐的低頭撣了撣衣服上的水漬,房客一身都是濕漉漉的,這一抱把曾歡的T恤和褲子都弄濕了一大塊。曾歡嫌棄的拍了幾下,扭過頭對著小年輕一頓斥責:“弄啥啊你,看把我衣服給濕的。再不老實,你就別住我這兒了,愛上哪兒上哪兒去!

    曾歡的態度有些嚴厲,房客一時間被唬住了。等曾歡大步流星的走到門口,房客憋不住了,扶著門框哎呀呀的叫喚了起來:“歡哥!你是不是男人!這你都忍得?”

    曾歡甩了甩頭:“你管我呢,反正對著你硬不起來!

    曾歡說完,一個轉身出了屋子,還沒來得及走完過道,付杰拎著包突然就杵在了樓梯那兒,蹙著眉抿著嘴一臉詫異的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曾歡低頭一瞅,小腹那兒明顯濕了挺大一塊,曾歡張了張嘴,還沒來得及說話,那不怕死的小年輕又裸著個身子從屋里跑了出來,站在走廊上眼饞的看著曾歡的背影一陣叨叨:“歡哥!哎歡哥!怎么可能硬不起來呢!你過來摸摸我,摸摸肯定得硬啊你!”

    曾歡想把那小年輕碎了的心都有了,因為付杰的娃娃臉一下就黑了。付杰神情冰冷的狠狠瞪了曾歡一眼,把頭一甩順著樓梯飛快的跑了上去。曾歡撒腿就追,結果剛追到門口,付杰啪嗒一聲把門一關,順手還反鎖了個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曾歡嘆了一口氣,斜倚在門上一邊敲一邊喚:“付老師,付杰,開門啊,你聽我解釋解釋唄?”

    付杰背抵靠在門上不吱聲,付杰光是用腦子想想曾歡被人搶走的可能性都會全身瑟瑟發抖,更不要提親眼目睹有人跟曾歡調情。這種恐懼相較蒙飛的退縮和背叛更加的強烈,付杰此時才意識到,曾歡早已成為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離不得,放不得。

    每個城市付杰都覺得很好,但是走是留付杰并不會太在意。付杰心底最終的歸屬并不限于某個地域,而是在于他在哪里,付杰的心就會飄向哪里。

    敲門聲很快停了下來,付杰屏住呼吸,耳朵貼在門上小心翼翼的聽著門外的動靜。曾歡似乎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了,付杰緊緊的咬住下唇,一顆心慢慢陷入無邊無際的絕望之中。付杰的身子無力的往下滑去,淚水止不住的從眸底泛起,再順著臉頰滾滾而下。付杰抬起胳膊擋住了雙眼,嘴里不停的低聲呢喃:“大曾,大曾啊,你別離開我……別離開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哐當一聲,似乎有什么東西重重的砸在了窗臺上。付杰下意識的拿開手背淚眼婆娑的轉過了頭,只見曾歡正半蹲著身子站在飄窗上,咧開嘴笑得一臉得意:“付老師,你休想把我關在外頭!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閱讀夏家哥哥的寵愛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