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 夏建國的告別3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夏一峰渾身是傷的回家了,但楊淑珍卻沒有心思多問。夏一峰靜靜的垂手站立在楊淑珍身邊,看著楊淑珍把記著電話的小本子拿出來挨著挨著的翻了又翻,不厭其煩的一個一個打電話過去問:“你看著我家老夏了嗎?沒有?哦,這樣啊,如果見著了麻煩你告訴我一聲!

    楊淑珍的目光由迷茫到失望,又由失望到絕望,最終是木然的癱軟在了椅子上,聽著電話里嘟嘟嘟的忙音靜靜的出神。

    夏一峰彎著腰去,能聽到楊淑珍低得幾乎聽不清的喃喃自語:“夏建國,你是不是還在恨我啊!

    夏一峰不明白楊淑珍的話,就如同楊淑珍不明夏建國離去的原因一般。無數的疑問放在了楊淑珍的心頭,楊淑珍卻沒有答案,只能目光空洞的落在從醫院里帶回來的夏建國的衣服上,然后慢慢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宋辰自責得不能自已,把自己整個蜷縮在床上的角落里一動不動。夏一峰進去看了好多次,坐在宋辰身邊輕輕撥弄著宋辰的額發,但宋辰始終都不吭一聲,宋辰的眸子比楊淑珍還要黯淡無光。

    “宋辰辰!毕囊环鍑@了口氣,“這與你無關,這是我爸他的決定,快起來,你不要這樣!

    宋辰把身子又蜷緊了些,頭埋在胸口如同一只受傷的刺猬。宋辰堅定的認為如果當時的自己能追上去攔住夏建國,夏建國一定不會出事,夏建國會獲得新生。

    本是一步之遙,如今卻相隔萬里。

    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,夏一峰想破了頭也不知道夏建國還能去哪里,楊淑珍就這么悶不吭聲的坐著,從清晨到日暮,看著日子一天天的流逝。

    “你說他還能去哪里呢?”楊淑珍有時候會一遍一遍的喃喃自語,聽得夏一峰心里一陣難受。

    夏一峰伸開胳膊把楊淑珍攬進懷里,一下一下的輕輕拍著:“媽,隨他去吧,他不要咱們了,你不還有我嗎!

    楊淑珍的眼淚突然就無聲無息的落了下來,在憔悴的臉上留下了兩道淺淺的淚痕:“你爸的心可真夠狠的啊……你爸的心是不是鐵打的?你爸他……想著的人從來都只有一個吧……夏一峰?”

    楊淑珍突然看著夏一峰猛地站了起來:“夏一峰,你說你爸會不會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夏一峰聽得一頭霧水:“找誰?”

    楊淑珍扯著嗓子沖著夏一峰的臥室喊了起來:“辰辰!辰辰你出來!你爸的墓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宋辰茫然的從床上爬了起來,白著臉色光著腳靠在了門框上:“姨,我爸的墓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楊淑珍激動的跑了過去,摟著宋辰的肩膀一陣搖晃,宋辰已萎靡不振了許久,被楊淑珍這么一搖,險些沒順著門框滑坐到了地上。夏一峰趕緊上前心疼的扶住了宋辰,皺著眉頭把楊淑珍拉開了:“媽,你好好的晃辰辰做什么?辰辰他爸的墓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楊淑珍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彩:“你爸、你爸說不定去那兒了!辰辰!辰辰你爸究竟埋在哪兒?”

    宋辰并不明白楊淑珍的意思,但宋辰還是順著楊淑珍把地點說了出來:“就在隔壁市的公墓呢,姨,叔去那兒做什么?我爸已經死了十多年了!

    楊淑珍轉過身把沙發上的皮包稍微收拾了一下,挎在肩上擺出一副立馬出門的模樣:“別問這么多了,趕緊帶你姨去!”

    宋辰跟夏一峰對視了一眼,雖然疑惑不解但楊淑珍已經不管不顧的拉開了門,兄弟二人不敢停留,齊齊的跟在楊淑珍身后追了出去。楊淑珍走得很快,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去了大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,徑直讓司機往鄰市開。司機本不想去,楊淑珍大氣的撂下一句:“你開!我付你雙倍的車錢!”

    司機再不遲疑,載著楊淑珍三人朝著宋星華的墓地一路飛馳,等宋辰帶著楊淑珍和夏一峰趕到了公墓門口,已是近傍晚時分。

    楊淑珍抹著汗走近了搬了個圈椅坐在公墓大門口的大爺,掏出了放在包里的夏建國的照片挺緊張的問了句:“大哥,你見過這個人沒?”

    大爺探頭瞅了瞅,立馬露出了了然的神情:“他!見過!這不天天來嗎,來得最早,走得最晚,今兒個估計還沒走呢!

    大爺往山上望了望,用手朝著東北方一指:“八成還蹲那兒守著呢,你們自個兒去找他吧,一天天的耗這兒做什么啊,臉色差得跟什么似的!

    楊淑珍嘴角扯了扯似乎高興得笑出來,但很快又被自己活生生的壓了下去,兩種不同的情緒在楊淑珍的心底沖撞交織,楊淑珍一時間五味陳雜,連帶著往石階上邁的步子也緩慢了下來。

    夏一峰跟宋辰沒有這么多顧慮,兩人幾乎是沿著石梯一路狂奔,宋辰領著夏一峰在墓碑之間左右穿梭,當那道靠著墓碑坐在地上的熟悉身影映入宋辰的眼簾時,宋辰紅著眼圈停下了腳步,與夏一峰一道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爸!

    “叔!

    夏建國并沒有很驚訝,而是面帶微笑的平靜的轉過了頭,夏建國的臉色灰敗得沒有一絲生氣,但夏建國眼里的神采卻很燦然。

    “來了?”夏建國的語氣平淡得如同喝茶吃飯一般,沒有愧疚,也沒有惶恐,溫和又舒緩。

    夏一峰埋了一肚子的話突然就說不出口了,順著夏建國的話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然后輕聲的回了句:“爸,我們來了!

    夏建國沖夏一峰和宋辰招了招手,示意兩人過來看看。夏一峰跟宋辰走了過去,挨著夏建國一左一右的席地而坐,夏建國指了指墓碑上的名字,然后扭頭看了夏一峰一眼:“宋星華,辰辰他爸,是我以前最好的朋友!

    夏一峰點了點頭,輕輕的哦了一聲。

    楊淑珍也慢慢走了過來,夏建國又回過頭望著楊淑珍笑:“還有你媽,當時咱們仨關系最好!

    楊淑珍牽了牽嘴角,望著宋星華的墓碑一臉感慨。那些青蔥歲月隨著夏建國不急不緩的語氣,從楊淑珍的眼前細細數過,穿著白襯衫的宋星華又活靈活現的站在了楊淑珍眼前,干凈秀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羞澀的笑意:“淑珍,夏建國昨天親我了,你說他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楊淑珍頓時愣住了,過了好一會兒,楊淑珍才回過神來,把手插在腰上忿忿不平的嚷嚷了起來:“他親你做什么?這不是捉弄人嗎!星華你就是脾氣太好,你別啥都由著他胡來!待會兒我就幫你說說他,真是越來越過分了!”

    “哎你說他做什么呀?”宋星華有些慌亂的扯了扯楊淑珍的袖子,“我沒生氣啊,我真沒……他親了我,我挺高興的!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閱讀夏家哥哥的寵愛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