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把你的斬馬刀給我!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乃蠻人馬眾多,營區方圓六七里。

    哈日查蓋和卓力格圖分別帶著本部勇士從兩個方向潛入。

    陸林風幾人跟著哈日查蓋在本方偷營勇士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他們摸進乃蠻營區,竟沒有發現一個在外面的人。確實,大雨傾盆寒可凍骨,哈日查蓋的侍衛之前不也都在帳篷里避著嗎?更何況現在是午夜之后。

    北海兩部勇士沒有聲張更沒有殺人,悄悄地向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陸林風感覺已經深入乃蠻營區兩里左右時,遠處突然出現了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一旦有動靜就開始行動,這是事先就安排好的,因為戰場瞬息萬變,計劃不可能執行得太精確,只要整體作戰意圖達到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哈日查蓋大喊一聲,立刻揮動鋸齒狼牙棒,沖進最近一個乃蠻中等大小的帳篷里,帳篷中的幾人連喊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,就被四百多斤的大棒子砸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首領這一聲大喊,只要聽到的勇士就是接到了行動的信號,也紛紛大喊著殺入就近的帳篷。

    雖然還有兩三千勇士這時候還沒有潛入乃蠻的營區,可也無所謂了。他們變步行為狂奔,沖進乃蠻營區,見帳篷就進去殺人,見有人出帳篷就砍。

    三百息的時間,幾千乃蠻勇士不是在睡夢中,就是在慌亂中被斬。

    陸林風見計劃已經成功開始,并沒有著急斬殺乃蠻勇士,而是帶著烏力格幾人和身邊幾百勇士,加速沖向乃蠻營區的后部,他要盡可能地擴大混亂。

    又深入了兩里多后,陸林風幾人和幾百勇士,四散開來,見帳篷就進去,見人就殺。

    僅一刻的時間,乃蠻絕大部分營區都處于極度混亂之中了。

    死在哈日查蓋鋸齒狼牙棒下的乃蠻勇士少說也有三四十個,卓力格圖那邊也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陸林風自己倒是殺人不多,他清楚的知道偷營的目的是讓乃蠻在混亂中自相殘殺。

    按事先的計劃,乃蠻軍營大亂時,各自迅速撤退,到本方大營匯合。

    當乃蠻營區的混亂不斷加深,很多乃蠻勇士開始見人就亂砍時,陸林風帶領身邊的人開始向乃蠻營區外一路殺出。

    這一路遇到的都是無組織的散亂抵抗,很順利地就沖出了乃蠻的營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時,一夜的傾盆大雨已經停了,一輪新日搖搖欲出。

    北海兩部大營。

    夜間參與偷營的一萬勇士,回來了六千多。

    陸林風幾人在這次偷營行動中,沒有出現陣亡的,只有哈森左臂被砍了一刀,而且還搞不清楚是自己人砍的還是乃蠻人砍的。

    哈日查蓋自從回來,就坐在大帳之中一直哈哈大笑。卓力格圖雖然不像他那樣,但看得出來他對這次雨夜偷營的戰果很滿意。

    “昨晚那么一折騰,乃蠻雜碎得死多少?”哈日查蓋大笑著看向帳中坐著的陸林風。

    “兩萬人以上。”陸林風平靜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終于長出一口氣,昨夜的偷襲已經極大的改變了雙方的力量對比,即使乃蠻傷亡不足兩萬人,也必定士氣低落,而己方士氣正旺,正面對決已經有把握能勝了。

    他對烏力格,對東北海部的救命之恩,算是報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雨停了,等到中午,草地沒那么泥濘的時候,你我率兩部勇士就與乃蠻決戰!”卓力格圖語氣堅定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!!”哈日查蓋大聲應允。

    說完,兩人看向陸林風,陸林風點頭表示贊同。

    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,現在就是一舉破敵的最好時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這一夜,乃蠻近三萬勇士歿于亂軍之中,多數是自相殘殺而死。而剩下的六萬多勇士,已經被折騰得疲憊不堪,心膽俱寒。

    伊勒德看著眼前殘破的營區,眼神陰鷙。

    從他挑起戰端到現在,還沒有跟對方實打實地正面對決過一次,自己十二萬大軍就已經損失近半了。那可是幾代乃蠻首領給他積攢下來的家底!

    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急于求成,急于在自己手上恢復先祖榮光造成的。

    自責?后悔?他現在沒有時間想這些了。

    “色勒莫!把阿日斯蘭叫來!”

    “領命!”在他身邊的色勒莫急匆匆地打馬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色勒莫帶著一個身材極其魁梧的年輕人來到了伊勒德的馬前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人就是阿日斯蘭,伊勒德的長子。

    伊勒德平日對子女非常嚴厲,阿日斯蘭對這個父親即尊敬又恐懼。

    現在大軍剛吃了敗仗,父親讓色勒莫招他來見,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道父親會不會沖他發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不過,讓他吃驚的是,此時父親并沒有表現出嚴厲或憤怒,而是不經意間露出一絲落寞。

    “阿日斯蘭,你今年多大了?”伊勒德平靜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四歲。”阿日斯蘭趕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阿日斯蘭非常奇怪,這種父子間的對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。在他記憶中,自己永遠都做的不好,永遠都是在等待父親嚴厲的訓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這一對裂地甕金錘是怎么來的嗎?”伊勒德揮動一下手中巨錘。

    “是家族一直傳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它既是乃蠻歷代首領的武器,也是乃蠻首領身份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,阿日斯蘭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,這全族盡人皆知的事,父親說它干什么?

    “給你,看你現在拿得動嗎?”伊勒德的語氣中帶著命令,也帶著一絲期待。

    阿日斯蘭從小就被伊勒德嚴格的訓練,是乃蠻最強壯最強大的勇士之一。雖然沒有交過手,但色勒莫都不一定能勝過他。

    他接過那一對每個都兩百斤以上的巨錘,在手中比劃了兩下。

    伊勒德看著他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它們現在屬于你了,從現在起你就是乃蠻部的首領!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伊勒德身邊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“首領!”

    “首領!”

    “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眾人紛紛下馬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意已決,你們不必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伊勒德深吸了一口氣,語氣反常地平緩,接著說道:

    “戰局到現在,我乃蠻部已經無力統一草原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都是我的錯,近六萬勇士魂歸長生天,皆我一人輕敵冒進所至。”

    “作為首領,我責無旁貸。”

    “北海兩部的大軍,在中午草原不那么泥濘的時候,就會向我們攻來,這是一舉消滅我們的最好時機。以目前我軍的狀況根本無法抵抗了,若是硬拼,必會全軍覆沒,那么我乃蠻一部將從草原除名!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情緒激動,剛要說話,伊勒德擺了擺手,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阿日斯蘭,你站起來!”

    正跪伏于地的阿日斯蘭聽到父親的命令,顫抖著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現在都拜見新首領吧!!”伊勒德大聲命令道,語氣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色勒莫在內的一眾人等,全部含淚拜向阿日斯蘭。

    “拜見首領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首領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首領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首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日斯蘭,你現在立刻帶領五萬勇士,向北逃出東北海部的領地,回到咱們的大本營,沿途如果遇到阻攔,不要死戰!以保存我乃蠻勇士的性命為先!”

    伊勒德開始下達作為乃蠻首領最后的命令。

    他頓了頓繼續說道:“我將率領剩下的一萬多勇士,為你們爭取逃亡的時間!”

    此時,阿日斯蘭、色勒莫和所有在場的人,全部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逃出了東北海部的領地,你們就安全了,因為卓力格圖不會眼看著東北海部做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乃蠻強大之時,他會與哈日查蓋同仇敵愾,現在我們失敗了,威脅不到東北海部了,那么他,也就沒有理由再幫助哈日查蓋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日斯蘭,以后你要帶領整個部族活下去,我乃蠻一部要在草原萬古長存!”

    “我說的話你都聽明白了嗎?!回答我!”

    伊勒德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兒子,仿佛要噴出火光。

    “是!父親!我一定會帶領整個部族在草原活下去,我要恢復先祖的榮光!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好!!這才是我伊勒德的兒子!”

    “首領!我跟你并肩作戰!”一旁的色勒莫跪爬到伊勒德的馬前,聲淚俱下。

    “不行!阿日斯蘭需要你!你要像對我一樣,忠心地輔佐他!知道嗎?!”

    色勒莫還要說話,伊勒德不再理他,又看向阿日斯蘭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斬馬刀給我!”
閱讀風行劍歌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