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小伙伴暴走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覺……大家好象都在看你,而且男生的眼神都是綠的?”兩人并肩走著,澄靜靜頭都沒敢轉的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凌楚軒略一思考,頓時笑了。

    代系統已經告訴自個,剛才木子露帶女生過來圍堵自個的事兒,已經被傳播得不象樣子。

    所以,吸來眾多目光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重點是,所有雄性目光全是……仇恨值啊啊職!

    此時不收,還待何時?

    凌楚軒樂呵呵地一路笑納,澄靜靜一臉懵逼的被這人帶東帶西,哪人多這人就往哪鉆。

    “哎!你夠了啊!”

    澄靜靜后知后覺發現,直接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?你就這么喜歡、招人恨嗎?”

    凌楚軒直接萎了。

    連忙解釋道:“你別生氣啊,聽我說。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說!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澄靜靜氣他不對自己說明原因,光顧著四處走還一臉得瑟表情,真當她是傻子嗎?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凌楚軒瞬間低頭認罪狀。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奇怪,學校又不能隨便進辦公大樓,我還是靠你才帶進去。那個什么名門團的家伙就算了,雜她過來找我碴兒,外邊這些認識不認識的學生都知道了?所以我才想到處走走看,看是不是全校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說明也是那個叫木子的女生搞得鬼。

    澄靜靜聽完皺眉沉思。

    “造勢?”

    凌楚軒暗樂,摸把冷汗反應:“什么造勢?你說的啥意思?”

    澄靜靜回過神,看了又看心里長嘆一聲,真是根木頭。

    “她大概想跟你扯上關系,以后就算發生點什么,大家也會覺得沒什么大不了。但是,這樣又說不通……她到底想做什么?”女生再次陷入沉思當中。

    得!連你說的話自個都沒搞懂,還是不要多事兒了。

    凌楚軒越發感覺,自個真心是不懂女生們的思維方式。

    下面的課再次被那位專題刁難了一番,這次連帶著澄靜靜一起被罰到了教室門外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哈!”

    凌楚軒一臉愧疚道。

    明明是高貴不可侵犯的系花,沒遇到自個之前所有男生都偷偷用愛慕的眼神瞅。自打遇到自個后,呃雖然并不是主動招惹,但似乎系花這個光環日漸削弱,現在居然被自個連累到一起罰站的地步。

    澄靜靜沒好氣的瞟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誰讓他是你師門的人,你能說什么嗎?”

    凌楚軒一激零,這才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所謂那個什么玄道學會除了扔給自個一紙證書,說明是預備役隊員外,似乎根本就沒撈到任何好處啊?

    說到這塊,其實是凌楚軒大大的誤會了。

    當初玄道學會前任老會長是死活想留下來,想親自教導他看中的凌楚軒。

    可惜想和事實有差距,突發事件逼得老會長必須回歸。這才千挑萬選想來想去,鑒于凌楚軒身邊已然有個十幾年的小伙伴,這才專門挑了個大他五六歲,但在門內也是最精英的一位。

    但那位不知道啊!

    只覺得被忽略被下放苦逼內傷,內傷完必須外傷,這傷自然就扔到某人頭上。

    而某人完全不知道,自打這位專師來一路被打擊壓迫,完全沒感情只有憤恨。

    “呵呵我師門的人?真是我師門的人,來了也只想弄死我吧?”

    凌楚軒這會兒對那個所謂玄道學會是好感度為負負負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澄靜靜沒好氣地瞪他一眼,幼稚。

    真想弄死你還等現在?就她所知的玄道門那叫個無敵,曾經聽老媽偶然說起過,她臉上夢幻般的表情,至今都還記得。結果,眼前這根木頭。成了預備役的種子選手,還得瑟。

    在澄靜靜來看,就是眼前這男生得瑟的表現。

    氣餒。

    拼命努力一路優秀,還不如他,這個廢物!

    “所以,師門并不想弄死我,而是拿最好的人來考驗我,對吧對吧?”凌楚軒原地滿血復活,全身上下充滿了勇氣。

    澄靜靜泄氣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好好想想,以后怎么處好關系吧。”

    在女生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事兒,只要想辦法解開那位專師的“心結”兩人的關系肯定能改變。但她卻不知道,凌楚軒在人際關系上差得一比,小透明多年養成的遇事就想躲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變。

    放學,凌楚軒磨蹭半天,最終還是在澄靜靜的怒目下乖乖上車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明白這有什么大不了的?不就是告訴他事實真相嘛,至于讓你要死要活嗎?”

    至于!

    凌楚軒悲憤抬頭,心說話你太不了解我那小伙伴性子了。真象你說的辣么容易,那自個也不必糾結成這個吊樣子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醫院的病房內,突然傳來某人震破耳朵的怒吼聲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”

    看吧!小伙伴暴走了。

    凌楚軒早有準備,拉著女生遠遠的站在房門口,隨時準備逃跑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一定不是真的,你肯定是因為嫉妒我跟小銀銀好,所以才故意抹黑她,對不對?”方明一臉悲憤的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這個嘛——”

    凌楚軒尷尬的清咳幾聲,匯總詞匯打算再解釋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!你不用說了。”方明立刻舉手打斷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說,我都知道!你就是因為嫉妒想讓我不好過,嗚嗚嗚……我們是兄爹啊!是鐵伙計!是從小一起玩泥巴長大的青梅竹馬啊啊啊!”

    凌楚軒一腦門黑線。

    “打停!你再這樣我對你就不客氣嘍。”摩拳擦掌中。

    方明本來還想繼續譏諷幾句,但忽然想起這人已經今非昔比武力值爆棚,立刻收了聲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嗚,那你告訴我,剛才你其實都是哄我玩的,對吧?”

    居然還不死心,凌楚軒汗嘰嘰。

    澄靜靜看不下去這兩人跟演話劇似的畫面,主動站出來道:“楚楚說的都是真的,你不用哄自己了,當時我也在場。”

    好吧,你這樣說雖然幫我了大忙,但對面那只肯定嚴重受傷。

    凌楚軒默默拉著女生又往門口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方明淚眼朦朧的直直看向女生,“你怎么能這樣啊?你你你,你就不能讓我再做幾分鐘的夢嗎?你心真狠啊,虧我當初還辣么的仰慕你暗戀——”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這次換凌楚軒聽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閱讀我是坦克我囂張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