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后續行動(求月票)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看書神站 www.kanshushenzhan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就在何思明離開特高課駐地的同時,在特高課的電訊室里,電臺收報員接收到了一份急電。

    接收員記錄下電碼,交給一旁的送報員,再經過譯電員的翻譯,這份電文很快就交到了總課長土原敬二的手中。

    電文非常的簡單,只有幾個字:馬上撤離!

    這份電報是重慶軍統局總部發送給青島站的緊急電文,丁明珍早就把電臺的頻道和密碼本,以及通訊時間,都交代出來,于是特高課的電訊部門,一直在接收軍統局的信息,果然很快就接收到了這份電文。

    土原敬二手拿著電文,不禁有些失望,軍統局總部給青島站的指令過于簡單,只是命令青島站撤離,其它什么情況都沒有提及,軍統局總部為什么會發送這樣一封電文?

    軍統局下令青島站直接撤離,這樣的命令絕不是一句話那么簡單,青島站潛伏多時,每一個情報員都有自己經營許久的掩飾身份,除非是有暴露的危險,否則輕易不會放棄。

    整個青島站,六十五成員放棄潛伏身份馬上撤離,這對一個情報站來說損失是非常大的,出現這種情況,除非是軍統局總部認為青島站已經暴露,或者是有即將暴露的危急時刻,才會下這樣的命令。

    軍統局難道已經察覺到了什么?難道他們已經知道付勝遠投降的事情?

    當然不是,如果知道付勝遠投降,又怎么會給付勝遠發電報示警,豈不是多此一舉!

    難道是已經知道別動隊覆滅,破壞三方會議的行動失敗,生怕別動隊把青島站牽扯出來,所以才示意青島站撤離?

    對,應該是這樣,只有這樣才說得通,也就是說軍統局只知道別動隊失敗,卻不能夠確認青島站的情況,為防止青島站覆滅,這才命令青島站全部緊急撤離。

    可是軍統局是從哪里知道這個消息的呢?昨天晚上的圍剿別動隊的行動雖然保密,可是到了今天中午,因為甄別行動已經完成,特高課開始抓捕青島站成員,別動隊覆滅的消息也就不是秘密了,最起碼,特高課駐地里執行抓捕任務的特工們,都知道不少情況。

    難道說,問題出在自己的手下?不對,如果是特高課里的內鬼,應該知道青島站已經暴露,甚至知道付勝遠夫婦已經被捕的消息,軍統局也就不會給青島站發來這份撤離電文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另外兩個途徑,第一種情況,是影佐機關方面出現了問題,不過同樣的道理,影佐機關里有資格知道秘密的知情人,也應該知道付勝遠被捕的消息,這份撤離電文也不會發出,所以他們中間也應該不會出現內鬼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下第二種情況了,是駐軍方面出現了問題。

    對,只有這樣才說得通,凌晨的時候,他請駐軍協助,只提到了軍統別動隊的情況,所以駐軍方面并不了解青島站的情況,這樣一來,他們中的內鬼在行動結束后,向軍統局匯報了別動隊覆滅,行動失敗的情況,軍統局總部才緊急向青島站下令撤離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土原敬二的當即拿起了電話,就要向駐軍部隊長官三谷和彥少將打過去,可是剛剛拿起了電話,他想了想,又緩緩的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華北方面軍的情況有些特殊,因為特高課總部設在華北,實力雄厚,再加上土原敬二本人在情報界里是老資歷的情報特工,影響力頗大,所以這才壓過了華北方面軍本身的情報組織,成為主要的情報部門。

    可特高課畢竟是一個廣泛性的組織,在日本國內,還有在華各個主要地區都有分部,并不專屬于華北方面軍,所以它對華北方面軍的影響力也是有約束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土原敬二,也不能直接強勢的命令三谷和彥,這樣少將級別的地方駐軍長官。

    現在如果直接向三谷和彥提出質疑,或者對他的部下進行調查,還是有些不妥,土原敬二決定找個機會,當面向三谷和彥提出,這樣也好溝通。

    土原敬二到底是老謀深算,經歷非常的人物,做事情考慮的面面俱到,不出半點的疏漏!

    何思明一路趕回會迎賓館,馬上來到寧志恒的房間,匯報剛剛探知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又是王漢民!這個混蛋!”

    寧志恒聽完何思明的匯報,一拍桌案,忍不住狠聲罵道。

    一個情報站,一支別動隊,上百名特工,就這樣斷送在這個叛徒的手里!

    寧志恒不禁深深的懊悔,他還是遠遠低估了王漢民的破壞力,之前的上海站到南京站,還有救國軍,王漢民造成的損失已經是非常巨大了。

    可是寧志恒心存顧慮,最后還是不愿意讓手下的行動人員冒險刺殺,更舍不得用木魚小組去行險,總想著找一個更恰當的機會,以最小的代價除掉王漢民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想到,遷延時日,竟致禍事,這次的青島之行,盡管自己一再提醒,可還是讓王漢民抓到了漏洞,以至于造成了這么大的損失,要是早知道這樣,還不如在上海行險,哪怕承受一定損失,也是值得的!

    寧志恒一向沉穩堅毅,殺伐決斷,對自己的決定從來都是極具信心,可是這一次,他確實是為自己的判斷失誤而懊悔不已!

    他慢慢地來到窗口,看著窗外,思慮了片刻,轉頭對何思明問道:“知道王漢民的落腳點嗎?”

    何思明趕緊回答道:“云來賓館,就在特高課駐地向東不遠,我回來的時候過去看了一眼,沒有什么防備力量,樓下也沒有警衛,看來他們對這里的治安很放心,表現的有些松懈!

    寧志恒點了點頭,何思明的頭腦清楚,做事謹慎而周密,在情報工作方面的能力,已經不亞于自己。

    他對何思明囑咐道:“這件事情先告一段落,以后不要再去打聽與此事有關的情報,如果我猜的不差,特高課和影佐機關都會對此事進行深入的追查,你再有行動,就很難瞞過他們了!

    “是!”何思明點頭領命。

    “好,現在說一說三方會談的情況,今天上午他們都談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何思明一攤手,苦笑道:“根本什么都沒有談好,目前只是初步接觸階段,光是為了華北臨時政府的一個名稱,就爭了一個上午,吵的得不可開交,結果到了中午,就出了香港的高陶事件,會議暫停,所以我這里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收獲!

    寧志恒對此倒是意料之中,會議談判的初期都是例行的試探,最后才能根據各自的底線,做出各自的妥協,達成共識,現在一切還為時過早!

    “明白了,這件事情不著急,秘密協議也沒有時效性,晚一些也沒有關系,你這段時間什么也不要管,只需要集中精力做好這一件事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寧志恒對何思明安排完工作,就讓他離去,自己這邊開始編輯電文,準備向重慶總部再次發報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樓下傳來嘈雜之聲,寧志恒出了房間,裝作無意的來到一樓,就看見會議廳的門口敞開,很多記者們紛紛進入會場。

    原來,偽政府經過緊急商議,終于拿出了一個應對方案,偽政府方面單方面召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,對當前的事件做出反應。

    王填海發表所謂的《和平建國運動之經緯》,再次鼓吹所謂的和平運動,并試圖為其叛國投敵的行徑進行狡辯,內容洋洋灑灑一大篇,可惜所有的人心知肚明,此舉不過是掩耳盜鈴,難掩其賣國賊的丑惡嘴臉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,寧志恒把所知道的情況,再一次向重慶總部進行匯報,就在凌晨時分,接到了局座發回的指令,局座對于青島站的覆滅痛心疾首,對王漢民自然更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生食其肉!

    他在電文里,再次催促寧志恒對王漢民,甚至是投敵的付勝遠進行清除,并一再強調,付勝遠在軍統局的資歷并不在王漢民之下,接觸的絕密情報不在少數,而且久在華北地區,對華北地區的軍統局情況有充足的了解,此人若是甘心投敵,就是另一個王漢民,局座讓寧志恒不惜一切代價,清除這兩個叛徒!

    寧志恒接到局座的指令,不禁暗自叫苦,他有何嘗不知道這兩個叛徒的危害,他們長期身處重要崗位,對軍統局了解極深,危害極大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在青島根本沒有行動力量,如何能夠對王漢民和付勝遠下手?

    難道真要自己親自動手?雖然他對自己的身手有足夠的自信,可是誰也不能夠保證萬無一失,他倒不是貪生怕死,只是如果失手,或者露出破綻,那可就是萬劫不復,無法挽回了!

    寧志恒苦心積慮地盤算,如何才能除掉王漢民和付勝遠,但無論他如何算計,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自己手下沒有行動人員,一切設想都是虛談,思慮再三之后,他決定冒險啟用徐永昌,這枚棋子該到了使用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三方會談繼續舉行,只是這之后的會談,偽政府方面銳氣盡失,底氣全無,原本打算一口吞下三方勢力的如意算盤,這次也打不響了,南京維新政府還好說,已經在華中方面的壓迫下,早就同意歸順。

    可是華北臨時政府本來就是被迫參加會談,現在看到偽政府出丑,頓時借機抬價,趁火打劫,雙方之間的意見分歧很大,會談進展緩慢。

    影佐裕樹對此也是頗為頭痛,他要對付的不是什么臨時政府,真正的對手是以土原敬二為首的華北方面,雙方一時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下午六點,影佐裕樹在自己的房間里聽取李志群的匯報。

    “機關長,青島站一共六十五名成員,其中當場反抗被擊斃者六人,其他人員盡數被捕,繳獲一部電臺和密碼本,部分武器裝備,電臺交給了特高課,密碼本他們也復制了一份!

    影佐裕樹點了點頭,接著問道:“審訊工作進行的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審訊工作進行的很順利,付勝遠出面策反,現在所有人員都愿意投誠,等回到上海,我立刻補辦手續!

    “他們還有沒有什么情報價值?”

    “青島站早就沒有了情報能力,他們長期潛伏在北郊地區,說好聽點,是潛伏待起,說不好聽,就是茍延殘喘,勉強維持,除了付勝遠,都沒有什么情報價值!

    影佐裕樹對這個結果還是滿意的,他開口說道:“有一個付勝遠就足夠了!用好了,就又是一個王漢民,你打算怎么安置他?”

    李志群自然也是一個想法,他趕緊回答道:“仿效王漢民的例子,給他一個特工總部副主任的職位,他的原班人馬歸他調動,哦,對了,還有之前答應他的一筆錢!”

    影佐裕樹想了想,點頭說道:“很好,就按你說的辦,對了,他的傷勢怎么樣?可以移動嗎?”

    李志群有些不確定的問道:“傷勢是有些重,您的意思…?”

    “再讓他休養兩天,就盡快啟程回上海,這個人有很重要的情報價值,特高課那邊不想放人,不過人畢竟我們抓的,他們也不好硬來,這樣吧,三天,最多三天,我安排專機送你們先回上海!

    土原敬二對付勝遠也很有興趣,他在影佐裕樹面前提出,留下付勝遠在華北,結果被影佐裕樹當場拒絕,現在雙方正因為會談之事爭執不下,關系一度再次降溫,影佐裕樹又怎么能夠讓土原敬二如意。

    “是!我做好準備工作!只是人員太多,一時不好安排!

    影佐裕樹不以為意地說道:“其他無關緊要的人,明天先坐船回上海,留下一些人員,三天后再回去,另外還有一件事情!”

    李志群趕緊立正身形,躬身聽命。

    “我們抓捕的可疑分子蘇家祥開口了,這個人承認曾經泄露過三方會談的事情,不過他說只是為了錢,抵死不認和軍統局有關系!

    影佐裕樹派人抓捕了梁安宏的機要秘書蘇家祥,在嚴刑拷打之下,很快就開了口。

    原來蘇家祥在擔任梁安宏的機要秘書之后,因為他的特殊身份,很快被有心人看中,在重金誘惑之下,蘇家祥成為了這個人的下線,也就是所謂的“鼴鼠”!

    至于三方會談的消息,在三十天前,是屬于極為機密的情報,蘇家祥雖然是梁安宏的機要秘書,但也是沒有權限接觸到,只是在偷聽到梁安宏和心腹的一次談話,他才得到了這個絕密情報。

    于是很快就把情報傳遞給了自己的上線,獲得了一筆可觀的報酬,可是這個上線到底是什么身份,蘇家祥確實不知道,他堅持說只是為了錢財,并且愿意上交自己的財產,只求放他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影佐裕樹接著說道:“蘇家祥堅持不承認自己是軍統人員,至于為什么會在會議召開的當天離開會場?梁安宏為他證明了行蹤,文件是梁安宏遺落在臥室,后來才讓蘇家祥回去取文件,這樣一來就錯過了軍統安排爆破的時間!

    李志群一聽,略微思量了一下,說出了自己的判斷:“有梁安宏為他作證,情況應該是屬實的,也就是說,蘇家祥離開會場這個舉動是沒有問題的!

    “對,情況就是這樣!”影佐裕樹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李志群趕緊說道:“這樣一來情況也就對上了,蘇家祥應該沒有說謊,他是一個情報販子,將三方會議的情報出售了之后,這份情報落到了軍統的手里,軍統局派別動隊潛入青島布置爆破任務,蘇家祥是不知情的,他只是因為梁安宏的一個疏忽,而錯過了爆破時間,最后反而因為這個情況,落入了我們的手中,找出了消息泄露的源頭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樣分析的,不過,真實的情況還是要抓到這個上線,審訊之后就知道了,這個任務也要交給你了!

    影佐裕樹之前就很欣賞李志群的才能,現在又因為青島行動的成功,對李志群更是滿意之極,認為此人精明強干,思維機敏,即便是在自己的影佐機關里,也沒有多少能夠與之相比的,所以決定把這件案子交給李志群處理。

    李志群當然是受寵若驚,他趕緊立正挺身,高聲說道:“請機關長放心,卑職一定將此事追查到底,找出軍統潛伏人員!”

    影佐裕樹哈哈一笑,揮手示意李志群坐下說道:“這個上線是在南京和蘇家祥接觸,具體的身份蘇家祥也不清楚,這倒頗像是情報販子的作風。

    不過據我所知,華中地區的所有情報販子,最后都會匯集到上海出售手中的情報,而上海情報科就是這個情報網里最大的買家,這可是一次很好的機會,也許我們可以借這次機會進入情報市場,追查到上海情報科的行蹤,你可要把握住!

    影佐裕樹的目標還是上海情報科,日本人其實也很清楚,上海情報市場就存在于上海租界,在這個市場上可以購買到很多價值極高的情報,可是因為各種原因,日本人一直被排斥在外,無法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而上海情報科正是利用這個市場,源源不斷地重慶政府輸送有價值的情報,影佐裕樹早就有心插手其中,現在有了蘇家祥這只“鼴鼠”,他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。

    上海租界一向是日本人的禁區,情報部門多次插手都鎩羽而歸,倒是李志群和特工總部的特工,這樣有青幫背景的中國人,反而更方便進入調查,這也是他把案子交給李志群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會順著這條線找出上海情報科的蹤跡!崩钪救汗暬卮鸬。
閱讀諜影風云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