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打探消息(求月票)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看書神站 www.kanshushenzhan.com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良弼,這里沒有外人,你在電文里也督促一下志恒,青島的事情讓他多下些功夫,破壞行動已經失敗了,那就試一試能不能獲取會談的重要情報,比如三方的秘密協議之類的。

    日本人和偽政府召開這么重要的會議,我們總要搞出一些東西來,不然委座詢問起來,我們不好交差。”

    局座和衛良弼之間是不用遮掩的,他們都知道寧志恒的真身此時就在上海主持工作,衛良弼急忙挺身立正,回答道:“是,我馬上通知志恒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衛良弼語氣一轉,再次低聲說道:“局座,這個任務難度有些大,我看短期內難以完成。”

    衛良弼也不知道寧志恒此時就在青島,并且早就安排了后手,現在聽到局座催促,忍不住為寧志恒辯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局座也知道這樣的任務有些難為寧志恒了,不過他知道上海情報科在上海的情報市場投入極大,這一類的情報,只要肯花大價錢,還是可以買到的。

    他溫言說道:“這個我知道,不過志恒他會有辦法的,你只管通知他就是了,沒有時效的要求,讓他盡力而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衛良弼領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當天下午三時,青島特高課一處辦公室里,何思明正在和佐川太郎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手中端著茶杯,喝了一口茶水,笑著對何思明問道:“今天下午暫停會談,你正好可以在賓館休息一下,沒事又跑到這里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這兩天一直跟在土原敬二的身邊,協助處理關于華中和華北方面的一些事務,也全程參與三方會談。

    結果今天中午發生的事情,讓各方勢力都措手不及,偽政府疲于應付,只好單方面宣布暫停會談,所以今天下午佐川太郎也沒有去會迎賓館,就在青島特高課駐地處理一些事務,沒想到何思明也跟著找上門來。

    何思明嘿嘿一笑,不失親近地說道:“高陶事件讓新政府的這些人都慌了神,現在正關著門商量如何應對,我一個外人留在那里不合適,就跑來找課長您了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之前接受寧志恒的指示,命令他設法多接觸青島特高課,從特高課這里,搞清楚李志群和王漢民,提前進入青島的一個多星期里,到底做了什么工作?

    所以他一抽出時間來,就馬上以尋找佐川太郎為借口,來到了青島特高課打聽消息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知道自己的這個聯絡官性子活脫,一刻也坐不住,喜歡到處找人聊天,在上海的時候,在各處部門里人緣極好,他也很喜歡何思明的脾氣秉性,再加上其身后大谷家的背景,就是佐川太郎也很少拿長官的架子,兩個人平時相處的很是隨意。

    佐川太郎看著桌上的一堆文件,雙手一攤,說道:“你倒是清閑,可惜我這里工作太多,沒時間陪你,你要是無聊,正好可以出去游玩一番,青島這里的景色還是不錯的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一聽,卻做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,撓了撓頭,說道:“我去轉了一圈,可是一個人逛街看海實在沒有什么意思,我在這里,也沒有相熟的人。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突然想起了什么,開口說道:“藤原會長不是也來青島了嗎?你和他相熟,正好可以拜見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之前在南屋書館和寧志恒見面比較頻繁,所以他并不沒有遮掩自己和寧志恒相識的事實,佐川太郎是知道的,當然他也愿意讓何思明多和寧志恒接觸,以拉近相互之間的關系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上海,能夠跟藤原會長相熟,就已經說明了一個人的身份和地位。

    何思明苦笑道:“我昨天中午已經拜見過了,我和藤原會長相識,但也談不上親近,還是識趣些,不要去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也是會心的點了點頭,他知道以何思明的地位,當然和藤原智仁相差甚遠,要不是身后有大谷家的背景,兩個人只怕也很難產生交集。

    看著何思明興致不錯,佐川太郎也樂的輕松一會,便和他閑聊了幾句。

    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,就聽見外面車輛剎車的聲音,何思明心思機敏,借勢站起身來,來到窗口處,一臉好奇地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樓下的大院里開進來兩輛卡車,特高課的特工們從車上押下來幾名男子,推推搡搡地帶向東側的院落。

    何思明轉頭向佐川太郎問道:“課長,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此時也來到窗口,只略微一看,便沒了興致,不以為意地說道:“這是軍統青島站的人員,這已經是第三批人員了,一會還會有幾批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心頭大震,青島站的人員?還有幾批?青島站出事了,而且是大事!

    他的目光隨著這些人員看過去,突然,他看見熟悉的身影,忍不住詫異地說道:“課長,你看,那不是特工總部的李志群嗎?還有王漢民?他們怎么會在青島?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順著何思明目光看去,只見李志群和王漢民兩個人,在一位軍官的陪同下,也跟著進入了那個院落。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奇怪的?他們來到青島,還是你辦理的接洽手續,你忘了!”佐川太郎笑道,然后就不再留意,轉身回到了座位上,拿起茶水在嘴邊吹了吹,根本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辦理的手續?”何思明也跟著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,想了想,終于恍然,“對,來青島之前,確實有這么回事,有一批特工總部的特工前來青島,不過我不知道是李志群,他們怎么和軍統青島站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毫不意外,點頭說道:“他要負責對這些青島站人員的審訊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他來負責審訊?”何思明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的樣子,“這里是特高課!輪得到他來審訊人犯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是他查出來的,特高課只是協助抓捕!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搖了搖頭,頗有些玩味地說道:“這些中國人,確實不可小覷,他們來到青島不到十天,就抓捕了青島站站長付勝遠,不僅查出青島站全部成員,還把執行破壞任務的軍統行動隊給挖了出來,將青島的軍統力量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這一次影佐裕樹長了威風,土原課長的面上無光,還要給別人打下手,呵呵…!”

    之前土原敬二還在封鎖消息,可是上午的會議結束后,甄別行動已經完成,就沒有必要再保密了,再說抓捕青島站這么大的動作,對內也無法隱瞞,所以佐川太郎很快就知道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不過佐川太郎卻是并不在意這兩位大佬之間的明爭暗斗,他對影佐機關沒有好感,同時對上司土原敬二也不是一條心,誰勝誰負,對他來說都沒有什么關系,他樂得看好戲。

    果然是大事不好!

    此時何思明的心頭不禁驚恐難言,思潮起伏不定,他萬萬沒有想到,竟然會出了這么大的紕漏,怪不得處座擔心,讓他盡早查明李志群等人的動向,看來還是晚了一步,現在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,不知道會不會危及到處座的安全,自己必須盡快匯報這個重要情報。

    何思明心中起伏不安,但面上不露半點聲色,也是順著佐川太郎的口吻,說道:“青島這里不是一直自吹治安狀況良好,說什么北地第一,呵呵…原來都是假的,這特工總部一來,就抓出了這么多潛伏人員,土原課長臉上自然無光啊!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心中也是有些不甘,這么大的功勞,竟然被特工總部那些中國特工獨得,著實令人羨慕,聞言點頭說道:“據說都是那個王漢民的原因,這個人是軍統的老牌特工,之前是和付勝遠是舊識,這才順藤摸瓜,挖出了其他人員,不得不說,這些中國特工如果用的好,是能發揮極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佐川太郎只是簡單的了解一些情況,并不知道具體的行動細節,但透漏出來的消息,已經足夠讓何思明推敲出一個大致。

    他和佐川太郎在屋子里閑聊了幾句,佐川太郎手中的事務太多,不多時就打發他回去,何思明這才起身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不過他沒有打算就此離去,而是邁步向審訊室的方向走去,很快來到門口,正要向里面走,卻被迎面而來的一個人堵住了。

    何思明抬頭一看,此人也正是相識,原來是土原敬二身邊的聯絡官笠原少佐。

    笠原少佐抬頭一看是何思明,也是詫異,首先開口笑道:“竹下君?你怎么會來這里?你不是應該在賓館嗎?”

    笠原少佐雖然是土原敬二的聯絡官,在特高課的地位在何思明之上,但卻對何思明的態度親切,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    原因很簡單,他從土原課長的口中知道,這位上海特高課的聯絡官來頭不小,靠山竟然是國內頂級貴族大谷家族,甚至就在昨天,藤原家的那位嫡系,也說與這位竹下君相熟,還特意讓他傳話,請竹下聯絡官前去敘話,可以想見,這位竹下君身后的背景,絕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何思明一看是笠原少佐,只好點頭說道:“今天下午會談暫停,我也沒有什么事,就來找佐川課長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笠原少佐一聽,趕緊指著佐川太郎辦公室的方向說道,“佐川課長就在之前的那間辦公室,我領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多謝了,我剛去過了,正要離開!”何思明趕緊擺手說道,隨后眼珠一轉,“我剛才好像看到了上海特工總部的主任李志群,我和他關系不錯,就想過來和他打個招呼。”

    笠原少佐一聽,恍然說道:“原來是這樣,不過李主任他們正在審訊人犯,這個時候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一怔,只好聳了聳肩,遺憾的說道:“那好吧,確實不太方便,對了,他們住在哪里,我有時間直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笠原少佐回憶了一下,說道:“就安排在東面不遠的云來賓館。”

    何思明點了點頭,和笠原少佐又聊了幾句,這才告辭離去,他轉身出了大門,駕車向會迎賓館駛去。
閱讀諜影風云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