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多愁善感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夜深人靜。

    曾憶雅睡夢朦朧中感覺到一雙大手在她的身體上游走。

    眉頭一皺,她立刻睜開眼眸,淡淡的昏暗光線里,一個熟悉的俊臉在她身體之上。

    曾憶雅嚇得一驚,錯愕的看著對方。

    “傅靖澤?”

    傅靖澤帶著邪魅的笑意,欺身而上,雙手握住她的手腕壓在床頭上。

    曾憶雅緊張得全身冒冷汗,身體卻在發熱,熱的難受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雅”男人沙啞的聲音十分動聽。

    曾憶雅深呼吸,心臟起伏顫抖著,緊張得不知所措,傅靖澤怎么在她房間的?為什么要這樣壓著她?為什么要這樣看著她?

    “你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曾憶雅緊張得口吃。

    傅靖澤的頭緩緩壓來,曾憶雅抿著唇,緊張不已。

    “嫁給我好嗎?”

    突然的求婚,讓她慌了,諾諾的點點頭,“嗯!

    “好嗎?”

    “好!彼穆曇艏毸檩p盈,唇瓣微微動了動。

    “我想睡你!彼质侨绱说拇竽懻f出來。

    曾憶雅臉色驟變,生氣的問:“你是因為想睡我才跟我結婚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根本就是同一件事,不分先后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傅靖澤的臉慢慢靠近,性感薄涼的唇瓣想要吻來,曾憶雅此刻心臟快要跳到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!

    曾憶雅想要推開他,可是心里卻期待著,他要吻自己嗎?

    好像期待了好多好多年的吻,今天要來了嗎?

    要不要給他?要還是不要?他說要娶自己,嫁還是不嫁?

    曾憶雅緊張得閉上眼睛,害怕卻又期待

    可是等來很久都沒有感覺到傅靖澤的唇吻來,她忍不住輕輕撅起嘴巴

    等了又等

    “小雅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,曾憶雅猛地睜開眼睛,突然發現眼前的并不是晚上,而是白天。

    她也不是在床上,而是在花園外面的休閑榻榻米上坐著,手中的書掉到草地上。

    聲音是她媽媽穆紛飛的。

    小雅立刻打起精神,擠著笑容把尷尬和羞澀掩飾住,該死的她是有多渴望才會做這種夢?

    這是夢嗎?

    好像就是了。

    穆紛飛手中帶著除草的小鏟,穿著準備種花的園林衣服,帶著漂亮的草帽子,從曾憶雅身邊經過,便停下腳步,蹙眉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媽,我沒事!

    穆紛飛淺笑著問:“你在大樹下乘涼,怎么臉蛋這么紅?很熱嗎?”

    曾憶雅立刻捂住臉頰,搖搖頭:“沒沒有很熱,我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剛剛睡著了說要”穆紛飛秀麗的眉頭輕輕皺起:“你要什么?”

    曾憶雅頓時目瞪口呆,臉紅心跳。

    要?

    她說了要嗎?天啊

    “我我我說要要吃大餐,剛剛做夢夢見吃大餐了。你問我要不要吃螃蟹,我說要!

    穆紛飛寵溺的笑了笑,“就知道吃”說完就繼續往前走,走向她的小菜田。

    看著穆紛飛走遠了,曾憶雅才用手捂住心房,虛脫似的靠在椅背上,感覺心臟里面在打鼓,全身都沸騰了。

    她諾諾的把目光描向了旁邊的別墅。

    曾憶雅抱著膝蓋窩在榻榻米上面,呆滯的目光入了神,看著旁邊別墅,頭慢慢靠在榻榻米上,想著:傅靖澤現在在干什么?

    周末,他有什么消遣?

    曾憶雅記得以前的周末,都是兩人一起過,一起出去吃喝玩樂,開著車子周邊游玩,整個國家的旅游景點他們都去過,有時候即便沒有節目,也是兩個人,兩杯花茶,兩本書,看著看著或是睡著了,或是讀了一個下午。

    一場電影也能找到很多共同的話題。

    那時候,曾憶雅覺得自己的三觀就和價值觀跟這個男人都很相像。

    可能跟得他多了,很多時候會模仿他。

    像性格,像飲食習慣,像品味,都有意無意的跟著他的腳步走。

    如果時光可以倒流,她愿意永遠都停留在十八歲之前,那時候的生活真的很快樂。

    雖然傅靖澤把她當成妹妹一樣寵愛,可是做他寵愛的女人,無論是妹妹還是朋友,都會很幸福。

    因為那個男人真的很溫暖。

    至于后來他為什么會變,是她這些年來的一個心結。

    因為一個人性情突變,態度突變,來得太快,讓她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記得剛開始的那些日子,總是偷偷的躲到房間里面,委屈得哭泣,回頭去討好這個男人,給他賣萌,給他買乖,卻讓他越來越梳理。

    記憶中的那半年,那段時間都是黑暗的。

    后來,他的所有網絡賬號把她都拉黑了,以至于他每次都借梁亦朝的賬號去查看他的動態。

    偶爾看到有美女的合照發在空間里,會傷心難過,很久很久都不能釋懷。

    沒有他的日子,渾渾噩噩的,就這么過了六年。

    突然回來,這個男人性情大變,第一次見到這么直接粗暴的男人,開口就說大家成年了,想睡她?

    開玩笑的撮合成一對,他直接當成真的?

    是不是外國文化灌輸太多,所以變得另類了?

    曾憶雅看著那邊的屋,長長的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多愁善感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清晨一大早,曾憶雅就早早起床,突然不賴床的反常把曾丹和穆紛飛嚇一跳。

    曾憶雅穿著休閑運動套裝,清爽宜人,滿滿的元氣少女能量。跟父母打了招呼,就小跑著出去。

    曾丹愣著神問,“小雅你今天怎這么早起床了?”

    “爸,我到花園鍛煉去!痹鴳浹耪f著,已經小跑出去。

    初夏的清晨,空氣清新,陽光暖和,空氣中都是淡淡的花香,大地都像剛剛蘇醒過來那般清爽。

    曾憶雅跑向傅家別墅的那邊大花園,在傅靖澤陽臺下面的草地上小跑著,目光時不時抬頭看上去,瞄向陽臺。

    小跑著,瞄著,心跳加速著

    心里在想,他醒來沒有?時是不是還像以前那樣作息習慣跟鬧鐘似的,固定點睡覺,固定點起床,固定點做有氧運動呢?

    曾憶雅圍著小花園跑了一圈,回來仰望陽臺,還是沒有半點動靜,心情顯得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腳步也滿滿停下來了,雙手撐著膝蓋,彎下腰微微喘氣。

    平靜下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的舉動也太幼稚了,這是干什么?就算他出來陽臺看到她在外面晨練又怎么?

    難不成還約她一起晨練,或者一起吃個早餐?

    曾憶雅喘著氣息,靜下來后,過了片刻便直起腰,有些小失落的走回家。

    經過傅家門口,剛好見到春姨在門口叮囑傭人清理門前的雜物。

    “春姨早”曾憶雅沖著春姨露出燦爛的微笑。

    春姨回頭,發現是曾憶雅,憨笑著熱情招呼,“雅小姐,今天好早!”

    “嗯嗯,晨練呢!”

    “雅小姐吃早餐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!痹鴳浹啪碗S口一說。

    春姨便更加客氣,“雅小姐到家里來吃早餐吧,我今天讓人做了冰城最有特色的美食小吃哦,有你最愛吃的果子薄餅!

    曾憶雅一怔,頓停下來,沉思了片刻,說:“好!”

    說著便走向春姨,一同進入傅家。

    因為時間尚早,大家都還沒有起床。

    曾憶雅跑到廚房看傭人阿姨做果子薄餅,便看便試吃,還跟廚房里的阿姨打成一片,聊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傅靖澤一身白色襯衫配搭西裝褲,手中還拿著西裝外套,爽朗帥氣地下樓。

    充滿的步伐顯得他有些急。

    春姨在客廳里安排傭人搞衛生,聽到腳步上,仰頭看向樓梯,淺笑著說,“大少,早上好!

    “春姨早!备稻笣蛇B語氣都匆忙。

    “大少,我給你安排早餐去吧”

    傅靖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,站在春姨面前,溫和的說,“不用了,我有點急事要出去一下!

    春姨皺眉,臉色沉了下來,“不吃早餐怎么行?這胃餓壞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不餓!备稻笣烧f著,往門口走去,邊穿著外套邊整理。

    春姨心疼傅靖澤不吃早餐,生怕餓壞了她似的,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急忙喊道,“大少,你再急也先吃點早餐吧,要不我給你帶點路上吃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春姨”傅靖澤拉開大門,準備出去,而這時候聽到屋里面出現一道溫柔而悅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春姨,果子薄餅好好吃哦!

    那一刻,傅靖澤身體僵硬住,像被點了穴似的站著不動,春姨見傅靖澤都開門要走了,也沒有再挽留,轉身走向廚房,見曾憶雅拖著一份早餐出來。

    春姨迎面而上,“雅小姐,這些事情讓傭人來做吧,你就在餐桌等著就行!

    “沒事。我喜歡自己動手!痹鴳浹虐言绮头诺讲妥郎,然后坐下來,激動的看著面前的美食小吃,拿去刀叉就開始用餐。

    吃了兩口,突然聽到面前位置有拉椅子的聲音,曾憶雅抬眸,輕輕掀了一下眼皮,瞄到了一個俊逸不凡的男人。

    簡單的白襯衫搭配西褲,健碩偉岸的身軀顯得無可挑剔的好看比例,簡單一個拉椅子坐下來的動作,都有種風華絕代的高貴感。

    曾憶雅一怔,動作定住,眼神閃爍而緊張,心臟開始顫動,氣息開始不正常。

    緊張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,直到男人磁性的嗓音緩緩說了一句,“早”

    就一個字,很溫柔的語氣。

    男人垂下眼眸,并沒有直視她,望著他俊逸的五官,曾憶雅都能覺得空氣缺氧了。

    慢半拍的,曾憶雅吞下口中的食物,保持口齒清晰的情況下,說:“早上好!

    見傅靖澤坐在餐桌上,春姨不由得偷偷竊笑,吩咐傭人送份早餐上去。

    曾憶雅垂下眼眸,看著盤子里面的食物,變切邊緩緩問道:“今天周日,你還要忙嗎?”

    傭人送來早餐,傅靖澤拿起餐巾擦擦手,說:“不是很忙”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曾憶雅張開嘴想說問點什么,但覺得好像問得太多了,像個八卦的女人。

    說不定又遭討厭了。

    她立刻控制自己的行為,低頭默默吃著早餐。

    傅靖澤拿起面前的牛奶,緩緩放到嘴邊,揚起牛奶的剎那,不留痕跡的掀了掀眼簾,炙熱的視線望向曾憶雅粉嫩的俏容。

    傅靖澤并不口渴,可是邊揚杯子邊凝望著眼前的女子,這不知不覺的,一杯牛奶就慢慢的被喝完。

    曾憶雅抬眸瞬間,碰觸到男人的眼神,心臟微微顫抖了一下,發現他一杯牛奶快要喝完,那眼神太灼人,讓她很是緊張。

    但還是處于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“一早空腹喝牛奶傷胃!痹鴳浹叛凵癫恢婪旁谀睦锊藕线m,就是不敢碰到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傅靖澤放下空杯,拿起餐巾輕輕擦拭了一下嘴巴。

    他拿起刀叉,垂下眼眸看著餐盤上的美食,興趣乏乏,磁性的聲音至極魅惑,低聲細語,“想要要什么婚禮了嗎?”

    曾憶雅一怔,錯愕的抬眸看向傅靖澤,“?”

    蒙了,昨天才開的玩笑話,她都不敢相信有幾分是真,幾分是假,他怎么會如此認真?

    傅靖澤停下動作,抬眸,對視上曾憶雅錯愕的眼神,語氣變得沉了幾分,帶著不悅,“你還想等他?”

    “等誰?”曾憶雅疑惑,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“女人太老,很難嫁得出去!备稻笣珊苁钦J真的語氣說。

    曾憶雅此刻一頭霧水中,突然被說:女人太老?

    她老了嗎?

    一陣無法控制的氣惱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“我才25歲,哪里老了?”曾憶雅沖沖的語氣,手中的刀叉也完全放下來,沒了食欲,被自己喜歡的男人說老了,多傷心!

    “25歲可以結婚了!

    “哪里老了?”

    “不老!

    曾憶雅雙手搭在桌面上,跟傅靖澤據理力爭,“我也沒有很難嫁出去,只是我”

    傅靖澤立刻打斷,“小時候你說想在城堡里結婚,有一個童話般的浪漫婚禮,我們就在古堡舉行吧!”

    “?”曾憶雅被這個男人弄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爸媽不選日子,就我來選吧!

    曾憶雅緊張得握住刀叉,低下頭,“你會選良辰吉日?”

    傅靖澤不知道什么叫良辰吉日,也不在乎,拿起手機瞄了一眼拼命的日期,“下星期天吧!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這是有多趕?七天就結婚?太兒戲了吧?

    因為傅靖澤這句話,曾憶雅都嚇噴了,錯愕的抬眸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七七天后?”曾憶雅下巴都嚇掉,低聲呢喃著,“這么快啊,雙方父母都沒有好好談過,我們什么也沒有準備,還有就是童阿姨和傅叔叔他們在旅游”

    “今天民政局還上班!

    曾憶雅再一次被刷新了自己的錯愕程度,無法理解的愣看著他。

    傅靖澤邊吃早餐,邊等著曾憶雅的回答。

    而這時候,傅靖澤的手機響起來,傅靖澤拿出來瞄了一眼屏幕,立刻掛掉鈴聲,把手機放到桌面上,若無其事的繼續吃早餐。

    曾憶雅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,有些時候,幸福來得太快,都覺得不那么真實。

    兩人沉默下來后,氣氛變得有些尷尬,安靜得出奇。

    “嘟嘟”

    繼手機鈴聲被掛后,手機屏幕再一次出現短信,傅靖澤拿起來打開一看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十分鐘就趕到機場接我嗎?怎么還沒有來?騙子!”

    發送人:白莎

    曾憶雅偷偷抬眸,瞄了一眼傅靖澤,好像挺忙的,電話和信息都來催他了,怎么感覺還不緊不慢的呢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急事要出去?”曾憶雅小心翼翼的問。

    傅靖澤立刻放下手機,若無其事,“沒事”

    “哦!”曾憶雅應答一聲,然后繼續吃早餐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傭人都收拾好餐具,傅靖澤就在邊上靜靜等著曾憶雅。

    曾憶雅站起來,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傅靖澤,諾諾的說,“我先回家!

    傅靖澤也跟著站起來,并肩曾憶雅走向客廳,一手拿著西裝外套,一手插著褲袋,姿態淡雅。

    “我在車上等你!

    曾憶雅抬頭瞄他一眼,“等等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民政局!

    曾憶雅的腳步頓停下來,愣愣的不知所措,有種被趕鴨子上架的急促。

    好像一切都背道而馳了。

    沒有戀愛,沒有求婚,沒有她曾經所想的初吻或者鮮花。

    什么也沒有,連愛情都沒有,怎么可以說登記就登記呢?

    傅靖澤走向樓梯,背對著曾憶雅說,“回去換件衣服,把證件帶上!

    最終,她也還是回了一句:“哦!”

    雖然什么也沒有,可是跟他結婚,是由心而發的念想,是一直以來的憧憬。

    曾憶雅回了家,上了二樓房間洗澡換衣服,甚至還給自己化了一個精致的妝容,急忙拿出自己的證件,最后好像還差一個戶口本。

    這個證件在她爸爸手里。

    曾憶雅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從未如此正式過的妝容打扮,很不錯的感覺。

    至少對著鏡子深呼吸了好幾分鐘,才轉身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來到客廳,曾憶雅走到沙發邊上站著,曾丹放下手中的報紙,抬頭看著曾憶雅,被她今天的打扮驚訝到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穆紛飛含著淺笑,很是驚訝,“哇,我們的小雅今天好美!要去哪里玩?約會還是相親?”

    曾憶雅看看自己的爸爸,再看看媽媽,深呼吸一口氣,鼓起勇氣說:“爸,媽,傅靖澤說要跟我登記結婚!

    曾丹臉容歡愉,一點一點的裂開嘴,激動的淺笑著,期待的目光已經允許。

    而穆紛飛的臉色沉了下來,望著曾憶雅,不悅的問:“為什么突然說登記?”

    曾丹回頭,“老婆,你難倒忘記了昨天說的話嗎?”

    穆紛飛當然沒有忘記,沖著曾丹低聲怒斥,“我當然沒有忘記,但是我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,婚姻是兒戲嗎?開個玩笑而已,說結婚就結婚了嗎?隨便說句想要多少聘金就想娶我女兒”

    “你這話說得”曾丹無奈,忍著脾氣,“我們看著倆孩子從小到大都感情好,這結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穆紛飛靠在沙發上,臉色愈發沉冷,“是,我不否認小時候的感情很好,情同兄妹,傅靖澤也很疼我們小雅,可是這是愛情嗎?如果是,為什么一聲不吭離開六年,也不聯系我女兒,丟下這個人,你知道她這些年”

    “媽,別說了!痹鴳浹诺穆曇敉蝗贿煅柿,雙手緊緊掐住包包,垂下頭不敢看自己的媽媽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想念而偷偷哭泣的時候,因為太過傷心傻傻發呆的時候,都是她媽媽在一邊開導她。

    甚至自己打電話過去找傅靖澤,雖然傅靖澤的態度恭敬,但一說到:小雅想跟你通個電話。

    他就直接以忙為理由把電話中斷。

    這些穆紛飛都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心疼自己的女兒,只想為女兒找一個深愛她的男人,而不是這么隨意的就把女兒給嫁人了。

    曾丹覺得傅靖澤就是喜歡小雅才娶她,男人對男人的自覺,會比較準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靖澤是真心想娶小雅的,你看他多著急,昨天才這么隨便一提,今天就急著去登記了!

    穆紛飛氣呼呼的雙手搭在沙發上,“我不覺得,我只看到了沒有誠意,沒有用心,可能在國外兜兜轉轉這么多年玩夠了,,年紀到就想娶個好女人,來回還是覺得我們小雅合適,就說結婚而已!

    曾丹也靠在沙發上,別過臉,帶著絲絲怒氣,“靖澤不是這種人,我相信他!

    穆紛飛語氣愈發冷怒,“我也從來不會懷疑他的為人,可是一個人的道德再好,跟愛情是兩回事,他再如何優秀,如何不愛我們小雅,結婚了也只是害了我們小雅一輩子!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知道他愛呢?”曾丹氣得大聲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些年,第一次被曾丹這么大聲的吼,穆紛飛委屈了,她不都是為了自己女兒嘛,淚水泛濫了,生氣的說:“我看不到哪里有愛情,如果換成你,你會把自己深愛的女人丟在另一個國度不聞不問嗎?聯系方式全部中斷,感覺從來沒有認識這個人似的,這像話嗎?像話嗎?”

    曾丹雙手撐著額頭,煩躁得低下頭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,曾憶雅第一次看到爸媽吵架,第一次竟然是為了她而吵架。

    淚水悄然而來,滑落在曾憶雅的臉頰上,她低著頭,喉嚨辣辣的,心里很難受,像被大石頭壓著,喘不過氣。

    “爸,媽,你們別吵了,都是我不好!痹鴳浹胚煅实穆曇羯成车,聽得讓人心疼,“我不結就是了!

    說完,曾憶雅轉身走向門口。

    客廳里的氣氛相當嚴峻,空氣中蔓延著淡淡的火藥味。

    曾憶雅離開后,曾丹諾諾的抬頭,看向穆紛飛,低聲下氣的喊,“老婆”

    穆紛飛生氣的站起來,走向房間,曾丹急忙追上去,慌張急促,“老婆,對不起老婆你別生氣!是我不對,老婆”

    早晨的陽光暖暖的,嬌柔而溫和,天蔚藍清晰,云朵飄飄,就像傅靖澤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飄飄然的有些緊張,有些期待,有些憧憬。

    手中的戶口本放到褲袋里,耐心的靠在車門前,雙手插袋,低頭看向地面,即便心急如焚,也靜靜等候。

    突然聽到腳步聲,他抬了頭。

    曾憶雅從里面走出來,一身輕盈飄逸的淺綠色連衣長裙,俏麗的容顏美得讓人窒息。

    像驕陽下燦爛的花朵,又像叢林里不吃人間煙火的精靈。

    傅靖澤深邃如墨,凝望著曾憶雅,俊逸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淺笑,可越是靠近越發現不對勁。

    她眼眶紅了,水汪汪的像哭過。

    傅靖澤緊張得往前兩步,“小雅,怎么了?證件帶了沒有!

    曾憶雅含著淚仰頭,沖著傅靖澤憤怒的問,“為什么要跟我結婚?為什么突然離開了六年,又突然回來?為什么”

    “小雅”傅靖澤伸出手,修長的指尖微微顫抖著,往她臉頰上摸,只想擦拭她那掉下來的淚珠。

    曾憶雅后退了一步,避開了他的手,而男人的身體僵硬,臉色陰沉,晾在半空的手緩緩握成拳頭。

    凝望著曾憶雅淚眼婆娑的樣子,心里揪著疼。

    曾憶雅苦澀冷笑一聲,帶著淚一字一句,“別當一回事,我爸就是開個玩笑而已,我們好像都已經陌生,也沒有愛情基礎,談結婚太兒戲了,還是算了吧!

    還是算了吧!

    這五個字如萬箭穿心,狠狠扎進傅靖澤的心。

    望著曾憶雅轉身離開,倩影優雅如故卻無情,放下傷人的說話就轉身回家。

    那一刻,男人凝望著曾憶雅的倩影,眼眶紅了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