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梁靜蘭的下場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梁靜蘭在所有人的錯愕注目之下才發現,自己露陷了。

    甜甜挑眉看著梁靜蘭的臉色慢慢的變得尷尬,再變得窘迫。那臉色比天氣的變化還快,心里覺得涼涼的,很是開心。

    此刻,甜甜一點也不會同情這種小姑子了,接下來有什么懲罰,她也不會管。

    梁天辰似乎也看出什么端倪,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似的,冷冷笑了笑,甩開了梁靜蘭的手腕,后退一步雙手抱臂,挑眉看著她的腿。

    梁父氣得臉色驟變,一陣青一陣白的,緊握拳頭,身體顫抖著。

    梁母仰頭深呼吸,再深呼吸,被氣得連話都活不此出口。

    這一下,無論梁靜蘭說什么,也沒有人再相信她說的話。

    “怎么腳突然腳沒事了?”梁天辰故意的問道,“一下子好了還是從來就沒有受傷過?”

    “我”梁靜蘭百口莫辯。

    “別說話了,你覺得你現在說的話,還有可信度嗎?”梁天辰諷刺地淺笑,走到甜甜身邊,牽起甜甜的手,一副什么事情都與自己無關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甜甜,我們去吃飯吧!”

    “噢!”甜甜愣愣的應答一句,被梁天辰拖著往客廳走去。

    經過梁母身邊的時候,梁母低聲問了一句,“天辰,你不管管你妹妹嗎?”

    梁天辰把甜甜安置下來吃飯后,自己也坐到甜甜旁邊,說了一句,“管不了,也不想管了!

    作為夫人父母,見到自己的女兒這么奸詐狡猾,用這種手段欺騙父母,簡直就是過分至極。

    此刻連梁天辰都不想再管她,有種放任自流的感覺。

    梁父怒不可遏,沖著梁母說了一句,“老婆,過來吃飯!

    梁母也是無話可說了。

    結果,梁父梁母也回到餐桌上,大家都默默地吃起飯來,而此刻的梁靜蘭被冷落在邊上,父母連一句責備的話也沒有,哥哥也不罵她了,也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感覺被遺棄似的,梁靜蘭把腳上的石膏快速脫下來,往地上狠狠一甩,砰的一聲響亮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憤怒也幼稚根本無法引起家里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傭人上前把輪椅推起來,撿起地上的石膏,在邊上等著吩咐。

    梁靜蘭厚著臉皮說:“阿姨,把晚上送我房間里面!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傭人應答一句后,梁父放下碗,威嚴的語氣冷冷的說道:“要吃飯自己動手,還沒有殘廢的人不要裝作殘廢在家里騙吃騙喝的!

    “爸,你這話這怎么說得這么過分,什么叫騙吃騙喝呢,我”

    梁父拿起碗繼續吃飯,不敢梁靜蘭什么臉色,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大家對她已經失去了耐性。

    梁靜蘭握著拳頭,咬牙切齒的地瞪著甜甜,如果不是甜甜,她不會被戳穿的,現在梁天辰已經斷掉她的經濟來源,而她也沒有錢可以出去瀟灑,以為在家里可以過得舒服一點,誰知的現在連父母都不幫她了。

    憤恨之下,梁靜蘭轉身沖向房間。

    關上房門,梁靜蘭在床上思前想后,發現現在最麻煩的事情就是,一旦父母跟她哥哥不在理會她,她就根本沒有收入。

    而如果他們要教訓她,那一定是把她送到更加嚴峻的地方,去接受訓練和磨難。

    梁靜蘭走投無路之際,給若琳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她把事情給若琳從頭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若琳知道事情后,說了一句:“你先來我這里避避難吧,要多少錢,我借給你吧!

    梁靜蘭對若琳了是深信不疑的,覺得好閨蜜是不會害自己的,現在還能借錢給她,還能收留她,不用在家里看大家的臉色,她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就因為這一句話,梁靜蘭立刻收拾東西,晚上夜深無人的時候偷偷的離家出走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夕陽西下,陰暗的房間內沒有開燈,淡淡的紅霞還能照耀著房間里的人,讓整個房間森冷而暗沉。

    房間內并排站著兩列保鏢,嚴肅威武,筆直的站姿,冷漠的面容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都有十個保鏢之多。

    而雙手撐著書桌的穆紀元此刻周身散發著陰冷冷的氣場,憤怒的氣場籠罩在他的天空之上,單單從他落寞的背影可以看出來他此刻的無助。

    阿蘭和葉敏雙雙被殺,阿姆被捉,穆紛飛此刻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得力助手,一個一個的被鏟除,就了最忠心不二的穆紛飛此刻也突然間消失,這讓本來就痛苦的穆紀元此刻更加悲慘。

    心里的憤恨愈發的深,累積的恨也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他讓穆紛飛去殺曾丹,結果卻被曾丹給拐跑了,他現在命人在曾丹的公寓一天24小時守著,竟然也沒有見到穆紛飛的蹤影。

    他讓阿姆去殺傅睿君和梁天辰,可事情都還沒有開始,一個國際赫赫有名的殺手,給兩個小女人制服了?

    說起來也是貽笑大方!

    越想越憤恨。

    “啊”穆紀元一聲怒吼,雙手用力的把桌面上的東西一把掃過去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乓”的響聲在房間內回蕩,書桌上面的東西,連同昂貴的筆記本,也一起甩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穆紀元喘著氣息,狠狠的咬著牙,怒吼:“傅睿君,我要殺了你!

    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,其他保鏢連大氣都不敢用力呼吸,屏息以待等著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可是穆紀元根本不相信這些保鏢,不是不相信他們的能力,而是不相信他們的忠誠,如果此刻給他們任務,一旦失敗,這些人是經不起警察的逼供,會把他也逼出來,這樣只能把自己往死里送。

    他是個正經的商人,至少在現在來說,能查到他做的事情,都是白道上的生意,沒有半點逾越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一次,只能找穆紛飛。

    穆紛飛只有兩個下場,要么死,要么繼續為他做事。

    頓了好片刻,穆紀元轉身看著保鏢,平靜下來,冷冷的道:“給我聽好了,從現在起,給我找到穆紛飛,生要見人死要見尸,把曾丹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遍它!

    “是”保鏢異口同聲的回答。

    穆紀元想了想,壓低聲音呢喃道:“順便給我調查一下穆紛飛和曾丹有沒有結婚的記錄,如果沒有結婚,給我直接把人給綁回來!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穆紀元只能吩咐他們做這些不違法的事情,吩咐完來之后,無奈的低下頭,甩甩手:“你們都出去吧!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再三應答,保鏢們都轉身離開書房。

    穆紀元雙手叉腰,仰頭深呼吸,再深呼吸

    慢慢的走向陽臺,陰冷的目光瞭望天邊的紅霞,陽臺外面,霞光如火,照耀在穆紀元冷冷沉沉的臉頰上,那股化不開的霧霾一直籠罩在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現在別說要對付傅睿君,竟然連對付曾丹都這么難,他也不知道從而下手。

    他把一夕的企業差不多全部挖空,官司開庭之際,傅睿君很童夕竟然臨時改變主意,放棄爭奪財產,看來傅睿君已經才猜測到他在背后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阿姆即便被捉,也不會供出他來,這點他不會擔心。

    現在讓他擔心的是,傅睿君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他不會放過傅睿君,同樣,傅睿君也不會放過他的。

    他現在無法出手,可不代表傅睿君不會主動反擊,這場較量和戰斗從來就沒有停歇過,從很多很多年前開始。

    穆紀元在陽臺外面想了很久,突然想到了一個點子,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,對著里面的人說:“通知警方,一個月后在冰城碼頭有一批走私軍火要運進來,讓警察查封掉,然后讓被捉的人員說幕后主謀從傅睿君!

    “以后,所有生意一旦失敗被捉,所有人都必須要說主謀從傅睿君!

    “好的,boss”

    穆紀元放下手機,雙手緩緩兜入褲袋里面。

    有得必有失,對付傅睿君的辦法

    -

    梁靜蘭離家出走的第十八天。

    梁家父母早已經知道她在若琳的家里面住下來。

    不想再縱容梁靜蘭,也不想再過多的幫助她,想讓她早點獨立,早點懂事,就不過多插手梁靜蘭的事情,而梁天辰已經對這個妹妹徹底的無語,也是徹底的放棄,訓練營都不想讓她去了。

    而梁靜蘭在若琳的家里面住下來,不但沒有學到是好事,反而跟著若琳過上的糜爛的生活。

    白天睡覺,玩網游,晚上等若琳下班了,兩人就去酒吧喝酒唱歌跳舞,跟一群上流社會的富二代明星嫩模這類的人物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梁靜蘭花錢如流水,可是她沒有收入,全部都在若琳手中借錢揮霍。

    最近還被若琳帶到賭場上,因為欠了若琳很多錢,就想在賭場上贏回來,結果賭上癮了,現在若琳上班,她就到賭場上混日子。

    梁家,徹底的放棄她似的,不聞不問。

    手氣差的時候,梁靜蘭一晚上輸掉幾百萬,沒錢了就問賭場老板借高利貸。

    梁靜蘭借錢根本不用抵押,因為大家都知道她是梁氏集團的千金小姐。就憑她這個身份,大家都爭先恐后的借錢給她。

    現在的梁靜蘭,一旦進了賭場,拿著那些籌碼,就在里面暗無天日的賭博,賭得昏天暗地,忘記所有。

    越是輸錢越是頹廢。

    這一天,又向賭場老板借來一百萬,在賭場內奮戰了兩天一夜,中間就在休息廳睡著了幾個小時。

    在撲克牌的桌子前面,梁靜蘭眼睛都冒出黑眼圈了,手中拿著籌碼,憑感覺的甩上去。

    很奇怪,大家見她買什么,所有人就按照反方向的思維投注。

    興旺的低下賭場,人潮涌動,熱鬧非凡。

    梁靜蘭的手機響了起來,她無力的拿出手機,幽幽的說了一句:“若琳,你有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靜蘭,你現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老地方。正輸錢呢!

    若琳淺笑:“哦,那你繼續吧,我沒有什么事情,就是問問你而已,輸了就要贏回來,要不然太虧了,而且一個人走霉運不是一直的,總有幸運的時候!

    梁靜蘭已經是賭徒的心態,不贏回來不甘心離開,即便贏錢了也覺得不夠多,不滿足,就繼續往里面砸錢。

    “當然,我不跟你說了,我要看著賭局!

    “好,贏多點,晚上我們一起去酒吧喝酒去!

    梁靜蘭還想說什么來的,可是服務員把牌打開之后,梁靜蘭又輸了一把,所有心情都沒有了,立刻中斷手機,咬著下唇,瞪著洗牌的服務生,氣惱不已的咒罵一句:“我草,都什么爛牌,把把都輸錢!

    因為身心疲憊,梁靜蘭有點支撐不下去了,老是張開嘴巴打哈欠,又想睡覺,又想去贏錢。

    這時候,身邊出現一個矮小的男人,一臉猥瑣樣,走到梁靜蘭身邊,輕輕的蹭了梁靜蘭一下。

    梁靜蘭嫌棄的縮了身子,瞇著眼眸輕蔑地掃視男人一番,“怎么了?不要碰我!

    男子挑眉,蛇眉鼠眼的盯著梁靜蘭,偷偷的遞出一小包東西,低聲呢喃:“美女,累了就試試這個,提神醒腦,保持清晰的思路,還可以有助你逢賭必贏!

    這么神奇?

    梁靜蘭疑惑地看著男人,此刻腦袋混混沌沌的。

    在梁靜蘭還很疑惑的情況之下,男人慫恿,“不相信我是吧?這樣把,如果沒有效果我不收錢,你試過之后有效果我再收錢,可以了吧!

    先使用,再付錢?

    貪婪的想人人都有,而男人說得這東西好像很厲害似的。梁靜蘭就接過她他手中的東西,沉思了片刻。

    此時的她真到好累,一點精神也沒有,是需要提神醒腦來幫助她。

    梁靜蘭二話不說,打開包裝,從里面拿出一片像藥片一樣的東西,往嘴巴拍去,然后拿起旁邊的水杯,一口喝完。

    然而剛剛喝完沒有多久,而她下注的這一把,又贏了。

    梁靜蘭瞬間激動得無以倫比,因為藥效的影響,情緒高漲,精神百倍,而又因為贏錢,欣喜若狂,一下子打賞了男人一小筆錢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,梁靜蘭像打了興奮劑一樣,一直保持著興奮的狀態,情緒激昂,奮戰在賭海里面,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這一天下來,梁靜蘭贏了點錢,但是還沒有辦法還清賭場老板的高利貸,而她也絲毫不感覺到擔心和害怕,因為欠著這些錢對梁家來說,小意思,根本算不上什么錢,如果實在還不起,她就回去求助家人。

    畢竟,她曾經在國外也有過一段糜爛的生活,當時揮金如土,父母也沒有拿她怎么樣,依然在金錢上支持著她。
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璀璨的霓虹燈照耀著大地,燈紅酒綠的繁華城市內。

    一所高檔酒吧內,梁靜蘭和若琳又瘋狂的扭著舞姿,在酒精的熏陶下,兩人性感的打扮,撩人的舞姿,很快就成為全場的焦點。

    因為很放得開,又那么的性感撩人,兩人很快就被人推上了舞臺,在舞廳中央有一個跳脫衣舞和光管舞的小舞臺,剛好這時沒有人表演,兩人被推上去后,就在上面跟著音樂瘋狂扭動。

    下面的“狼群”垂涎欲滴,不斷起哄,讓兩人繼續賣力脫秀性感舞姿。

    而坐在休閑區邊上優雅的喝著酒的穆紀元,看到這兩人,不由得瞇著眼眸,看了好片刻,緩緩問道:“那個女的是誰?怎么這么熟悉?”

    站在身邊的保鏢立刻上前,恭敬的說:“boss,有一個不認識,但是有一個是梁氏集團的千金,梁天辰的妹妹!

    穆紀元不由得露出一抹淺笑,邪魅的嘴角緩緩勾出讓人心里發毛的弧度,難怪熟悉,原來是之前跟傅睿君鬧得滿城風雨,被退婚的女人梁靜蘭,而且還是梁天辰的妹妹?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