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這個男人帥呆了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傅睿君來了又走,童夕為了掩護他離開,一大早的就起床,找到門口去對著天大喊,嚇得好些保鏢沖過來,問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童夕的喊叫聲把穆紀元也驚動,快速起來,跟著沖出來。

    好幾名保鏢面面相覷,葉敏雙手叉腰,對著童夕怒斥,“你瘋了嗎?”

    童夕一陣又一陣的飚高音,直到穆紀元走出來,緊張的走過去,一把握住童夕的手臂,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童夕蹙眉看著一群圍觀她的人,冷冷一笑,反問道:“你們怎么了?我就是練習下高音,準備晚上獻唱一首!

    “噗嗤”葉敏忍不住諷刺一笑。

    穆紀元臉色暗沉,蹙眉看著童夕,顯得十分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獻唱?”葉敏雙手抱臂,很是諷刺:“你鄉下出來的嗎?去到那種高級的宴會,會讓你獻唱?別丟人現眼了!

    童夕迷茫的目光看向穆紀元:“紀元哥,沒有獻唱環節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的,大小姐,你不用做什么表演,就跟在我身邊,認識一下我們國家的高級領導人和各大財團的領袖就好!蹦录o元很無奈的松開童夕的手,雙手放到袋子里面。

    他轉身對著身后的保鏢說,“你們都回到崗位上吧,沒事了!

    “是!贝蠹耶惪谕。

    童夕這回才偷偷珉笑。

    吃過早餐,童夕在葉敏的陪同之下,帶著好幾個保鏢跟隨著,到外面的美容院做臉,做頭發和買衣服。

    童夕拿著穆紀元給她的卡,在最高級的購物城去購物,像為了國家做貢獻似的,隨便一眼,就說:“買買買”

    一大堆東西都在保鏢手中拿著,童夕把剛剛買下來的十幾雙鞋子甩到葉敏手中,“你拿著!

    葉敏很不情愿的接過她的東西,淡淡道:“這么多保鏢,干嘛讓我來拿!

    童夕雙手抱臂,站在葉敏面前,從容不迫的說,“保鏢是給我挽衣服的,你是給我挽鞋的!

    “你!比~敏聽到童夕的意思,氣得五官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童夕瞇著眼眸,對視著葉敏,腦海里閃過傅睿君的話:下一個是葉敏。

    傅睿君把阿蘭給設計弄死,下一個是葉敏,那她更加不用客氣了。

    發揮她童夕的惡劣性子,好好幫幫傅睿君,雖然她沒有本領弄死這個女人,但是也得好好出口氣。

    童夕轉身走出奢侈品牌點,走累了又來到一家甜品店。

    進去后,葉敏也走累似的,在童夕坐下來后,她也把東西放到邊上,拉開椅子想坐下來,童夕瞥了冷眼,問道:“我有叫你坐下來嗎?”

    葉敏不由得一頓,看向童夕,冷著臉怒斥:“你別以為你是大小姐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,我葉敏是什么人,竟然要受你的氣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爽你可以走啊,別整天像個哈巴狗似的跟在我后面!

    “你”葉敏氣得臉色發紫發青,咬著下唇隱忍著。

    童夕伸手招來服務員,點了自己的一份餐點,然后那些跟在她身后的保鏢和葉敏,她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這群穆紀元的爪牙,不知道平時干了多少壞事,童夕覺得不弄死他們真的不心甘。

    甜品和咖啡送到,童夕自己一個人喝著,因為身邊站著太多人,整個餐廳的人都看向了這邊,好奇的探望著。

    葉敏雙手抱臂,很不爽地背對著童夕,看向外頭,周身散發著一股無法消散的殺氣。

    童夕知道如果不是穆紀元罩著她,她相信葉敏此刻會拿搶殺了她。

    在這個舒服的餐廳里面,童夕足足坐了一個小時,其他人已經走了一天,又在這里站了這么久,顯得很是疲憊。

    但訓練有素的保鏢是不會表現出來的。

    餐廳出來后,童夕緊接著去了正規的器械辦理地點。

    在槍店門口,葉敏立刻把童夕攔住,“你想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卡冥國的公民,雖然我是雙戶籍,但我在這里也有資格配槍!

    “你不可以!比~敏蹙眉,在童夕面前張開雙手擋住,對童夕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耐心。

    “滾開!

    童夕怒斥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配槍,必須經過boss同意!

    童夕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,狠狠的打在葉敏臉頰上,啪的一聲,葉敏傻眼了。

    葉敏緊握拳頭,咬著下唇,陰冷的目光帶著殺氣射向童夕,像魔鬼一樣的聲音一字一句:“你敢打我?你是吃了豹子膽?,一次又一次的,你以為我會忍你?”

    “你活該被打!蓖φ{皮的冷笑,轉身對著后面的保鏢說,“立刻給我把這個女人拉走!

    保鏢糾結著,很是為難。

    不敢得罪大小姐,可葉敏他們也不敢動一下,深怕會遭殃。

    童夕回頭,對著保鏢怒問:“你們今天沒有聽到你們的boss是怎么說的嗎?無論我想買什么,都可以,出來后除了保護我的安全以外,其他什么都聽我的,聽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是”幾名保鏢立刻應答,上前二話不說就把葉敏給拉開。葉敏被拉到邊上,她很不爽到把保鏢的手甩開。

    童夕大步走入辦理點。

    在這里辦理這些東西需要的資格是,沒有犯罪記錄,沒有精神問題,是卡冥國的公民,而且有一定的財產。

    因為這種小國家,配槍的最重要因素是這里戰爭經常發生,國家比較落后,人身安全很多時候需要自己去保護,所以給一般富人家用來自衛的。

    童夕在正規商店里面寫了申請表,登記了自己的資產和資料,錄入指紋,一切辦理還之后,就離開了商店,等待相關部門審核,到時候會上門審查,這樣的流程才能拿到手槍。

    葉敏在外面給穆紀元打了電話通知他,童夕要配槍。

    穆紀元只是說了一句不用管她,隨她的意。

    葉敏被氣得要瘋的節奏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童夕經過化妝師的精心打扮,像個墜入凡間的仙子似的,從二樓下來。

    站在樓下等著童夕的人看到面前的一幕,連保鏢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葉敏目光噴火,童夕越美,她便是越妒忌。

    無論她用多少錢,她都無法做到童夕身上這種恰到好處的美,靜謐中帶著靈動,美得清新脫俗,自然不造作。

    身段玲瓏別致,均勻優美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鏤空長裙子,抹胸露著白皙的玉肩,豐盈隱隱約約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是男人看到都會欲火焚身。

    葉敏咬牙切齒的,別開眼不想看童夕。

    心里一萬點傷害。

    人工打造和純自然的東西,怎么看,都覺得看純自然的好看。

    穆紀元兩眼發亮,唇角珉笑,他覺得童夕無論打不打扮,在他眼里都是最美的,那種美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,也從來不敢動她一絲一毫,覺得那是對童夕的褻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現在有多愛童夕,就有多狠傅睿君。

    他把童夕當成生命中的女神,那個男人竟然這樣玷污了童夕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走下來,穆紀元迎面而上,站在樓梯下仰頭看著童夕,靠近后,他溫柔得淺笑:“大小姐,你好美!

    “謝謝!蓖χ,勉強得擠出淺笑。

    心里是一萬個咒罵。

    裙子是設計師給她挑的,無可奈何的也就穿上了,可是這裙子讓她想吐血,鏤空白色蕾紗裙子,很有仙氣,但也十分性感,不光光是露出雙肩,除了重要部位下面有塊紗布擋著,其他地方都是鏤空的,隱隱約約的像個賣肉似的,深怕別人不知道她身材如何。

    這裙子要是讓傅睿君見到,那個占有欲強悍的男人一定會瘋掉的。

    童夕看到眼前這群男人貪婪的目光,內心一陣惡心,就連那幾個保鏢也垂涎欲滴似的惡心。

    “走吧!蹦录o元伸手手臂,童夕珉笑,很淑女的挽住他的手臂,跟他并肩離開家門。

    所有保鏢,包括葉敏都隨身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卡冥國,最豪華氣派的大酒店內。

    這里屬于政客經常來的地方,這個酒店的保安是軍人系統,剛好這個酒店也是傅睿君居住的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三樓大堂。

    穆紀元挽著童夕出現在奢靡氣派的會場那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兩人給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穆紀元身為一夕集團的首席出現在這里已經很厲害,而身邊的女子美得如同森林里的精靈,白云間的仙女,讓人移不開眼睛,那身材更是讓好多的男士當成精蟲上腦,恨不得撲過去。

    杯影交錯,人潮熙攘,悠揚的音樂縹緲在空中,每個角落都充滿了奢華的氣息,那些男人迫不及待的上前跟穆紀元打招呼,順便認識她身邊的女人。

    葉敏拿著酒杯,站在角落里頭,冷冷清清的,目光狠狠地瞪著童夕的身影,如果眼神能殺人,葉敏可能已經殺了童夕好幾百遍。

    所有保鏢把會場的好幾個門都守著。

    童夕擠著僵硬的笑容,陪著穆紀元在會場里面應酬各國的所謂高級人物,她一個也不認識,有些什么政客之類的,她倒是在新聞上見到過。

    這種宴會很讓她心煩,可還是擠著微笑對著每一個惡心的男人笑。走了一圈之后,突然,一道身影從他們身側走出來,低著頭側身對著她和穆紀元。

    男人高大健碩的身影,一身淡藍色的西裝,十分優雅帥氣,器宇軒昂。

    男人在童夕和穆紀元的面前停下來,然后不緊不慢的轉身面對兩人,抬頭抬眸瞬間,童夕整個人傻了。

    穆紀元臉色驟變,猛地握緊拳頭,目光警惕起來,很是驚訝又帶著絲絲慌張。

    童夕錯愕的張開嘴巴,哦著唇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站在他們面前的竟然是傅睿君。

    他這樣光明正大的出現,雙手兜著褲袋,俊逸的臉上是輕佻邪魅的笑意,沒有半點害怕,慢條斯理的姿態,從容不迫。

    傅睿君勾起邪冷的笑意,氣場強悍而無懼,目光清冷對視穆紀元,從強大的氣場上就把穆紀元壓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穆紀元顯得有些緊張,回頭看向附近,發現葉敏就在邊上,而且也已經發現傅睿君了,葉敏十分警惕的一步一步走來。

    穆紀元這回才安心了些許,回頭看向傅睿君。

    傅睿君把目光移到童夕身上,那英氣逼人的眉頭緊緊皺著,上下打量著童夕這一身打扮,越來越不滿,臉色開始變得難看。

    醇厚磁性的聲音從他薄涼性感的唇齒噴出來:“夕夕,穆紀元平時就是這樣虐待你的?把這些破洞的爛衣服拿給你穿,你不冷嗎?”

    童夕見到傅睿君如此氣定神閑,她對這個男人有足夠的信心,如果他沒有計劃和十足的把握,是不會貿貿然出現在這里的。

    這時,童夕在會場這里第一次露出真心真意的笑容,為這個如此棒的男人感到光榮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帥呆了,童夕很是開心的回應著他:“嗯,冷呢!

    穆紀元臉色驟變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