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跟毛毛蟲吃醋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甜甜感覺到梁天辰已經從浴室里面出來,他緊張的連指尖都在顫抖,呼吸變得急促。

    聽到男人的腳步聲很輕盈的走來,甜甜立刻轉身拿起床上的衣服,把頭低下來立刻轉身走向浴室。

    繞過梁天辰的身邊,腳步十分急促。

    她的臉都快要埋在胸前了。

    梁天辰皺眉看著甜甜,根本看不到她的臉,但從她的氣場上可以看到她此刻有多么的緊張。

    聽到浴室的門關上,梁天辰一邊擦拭著頭發,一邊回頭看著甜甜消失在浴室里的身影,不由得揚起絲絲淡笑。

    梁天辰圍著浴巾回到衣櫥間,換上自己的睡衣,然后來到床上躺著,拿著手機刷網頁,看看新聞。

    讓梁天辰覺得無奈的是,他根本也沒有想過讓甜甜一般進來,就要迫不及待睡了她,他會給她適應的時間。

    可是甜甜這個澡,從晚上十點,洗到了凌晨。

    足足在浴室里面呆了兩個多小時,梁天辰根本沒有去打擾她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假寐著,甜甜出來的時候,可以聽到腳步聲鬼鬼祟祟,像是做賊。

    甜甜的動靜很小很輕盈。

    感覺房間的燈光被關上,大床的邊上躺上一個女子,梁天辰才緩緩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暗黃的暖光之下,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房間的場景。

    兩米寬的大床,甜甜離開他一米遠的地方,背對著她躺倒了邊上,身上還抱著一個毛毛蟲。

    那條黃色的毛毛蟲是個抱枕,被她夾在雙-腿之間,抱在懷抱之間。。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間,梁天辰恨不得自己是那條毛毛蟲公仔,有那么一瞬間,覺得她抱住的那條毛毛頭公仔特別的討厭,更有那么一瞬間,對著那條想把那條毛毛蟲甩出陽臺,丟到垃圾桶里面去。

    梁天辰嘆息一聲,轉了身側躺著,看著甜甜的背影,相隔一米實在是太遠了,他緩緩地挪了一下身體往中間靠攏。

    然后閉上眼睛,安靜的入眠。

    這一夜,甜甜都沒有睡好,因為一動不動的,所以身體特別的累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甜甜很早就醒來,洗漱干凈后,把睡衣換下來,穿著居家休閑服,整個人趴在房間的沙發上看ipad。

    梁天辰轉身之際,發現床上的甜甜不見了,立刻坐起來,掃看了四周,發現她趴在沙發上,雙腳挑起來,一甩一甩的很是悠閑。

    其實大床趴在更加舒服,可是那個女子竟然跑到沙發上。

    這種疏離感,梁天辰完全可以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甜甜看著上面的信息,入了神。

    梁天辰下了床,進入衛生間,十幾分鐘出來后,甜甜還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在看網絡信息,梁天辰好奇的走過去,在她身側瞄了一眼她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招聘網?

    甜甜看著上面的招聘信息,感覺這個不好,伸出手指劃掉,看了看下一個,思考了很久,覺得自己跟社會脫軌太久了,多看幾眼上面的信息,那些寫著豐富的待遇都能吸引到她,例如同事聚會,經常培訓,組織旅游等豐富娛樂節目的。

    她畢業后也曾經工作過,最大的樂趣的是每天過的很充實,同事之間相處得很融洽,而且很豐富的業余活動,會認識好多的朋友。

    又一輪感嘆,劃出另一條信息。

    酒店管理?

    甜甜看了很久,覺得很是吸引人,特別是那個工資待遇,挺高的。

    她想著一分錢都不拿梁家的,因為之前隱瞞了養父母的事情,所以這兩年來一分錢都沒有給到養父母,她心里挺愧疚的,想靠自己雙手賺點錢孝敬養父母。

    又是一聲重重的嘆息,甜甜又滑了一條,看了好幾條新增的信息后,甜甜退出網頁,又看起新聞。

    正當很沉迷的情況之下,頭頂突然傳來梁天辰磁性好聽的聲音:“起缺錢還是想工作?”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聲音,把甜甜嚇得一怔,從沙發上爬了起來,坐到上面錯愕的仰頭看著梁天辰。

    梁天辰已經穿好西裝領帶,一副風華絕代的樣貌出現在她的面前,這個男人醒來她竟然不知道,見到他此刻俊逸清爽的模樣,甜甜顯得有些呆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是穿衣顯瘦,脫衣有肉的好身材,昨天晚上她已經驗證過了,眼神的對視讓甜甜白皙的小臉逐漸變得緋紅,慢慢的變得通紅。

    看著甜甜突然臉紅,梁天辰覺得特別有意思,揚起淡淡的淺笑:“在想些什么把臉給想紅了?”

    這提醒讓甜甜抽回理智,立刻捂住臉蛋,垂下眼眸,“沒,沒什么!

    好燙,好燙

    甜甜覺得臉蛋燙的可以煎雞蛋了。都隔了一夜,還是那么窘迫,尷尬又羞澀得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梁天辰放下手中的西裝外套,坐在干凈的茶幾上,跟甜甜面對面坐著,男人的強大的氣場讓甜甜感到壓迫,往沙發縮了縮身子。

    梁天辰拿出錢包,打開抽出一張附屬卡遞給甜甜:“拿著!

    甜甜看著面前遞來的卡,還是那一句:“我不要!

    梁天辰不由得嗤笑一聲,淡淡的語氣說:“我發現你這個女人真的挺倔強的,老公給錢老婆花不是天經地義嗎?”

    這句話讓甜甜心臟微微的一顫,都以老公老婆自稱,看來梁天辰這心態進入的也太快了,可是甜甜還是覺得別扭,心里有那么一個坎過不去。

    這兩年被所有人當成貪慕虛榮的女人,她就已經很憋屈,而這事情一澄清,她又伸手拿梁天辰的錢,這種委屈的心情沒有能理解她,她說過不要就是不要。

    她甜甜雖然不強大,能力不高,但是骨氣和尊嚴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甜甜依然垂著眼眸,看著地板,細聲說:“我不要!

    “那你看招聘信息是有什么想法嗎?”

    甜甜仰頭,小心翼翼的問:“我能不能去工作?”

    這話讓梁天辰眉頭輕輕皺起,臉色沉了些許:“我能養活你,你也不用擔心你娘家,我已經安置好你父母了!

    “?”甜甜頓時蒙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碧水花園給他們買下了一棟別墅,等他們旅游回來就可以入住,內個月的開支我都有派管家去幫忙打理,傭人什么的也配齊,之前給多少禮金路家,現在就給回多少禮金你的養父母!

    禮金好像是好幾千萬呢,甜甜愣是傻眼的看著梁天辰,一時間錯愕的無法說話,這男人有錢,慷慨一點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“拿著吧,上班累呢!绷禾斐接职芽ㄟf給甜甜。

    甜甜反應過來,搖搖頭:“我不是想要錢,我是覺得我跟社會脫節了,我這么年輕不工作,像個廢人似的!

    梁天辰這時候才意識到甜甜的想法,拿卡的手僵住了,看著甜甜沉下來的小臉好片刻,他深邃內閃過欣賞的光芒。

    緩了片刻,把卡收入錢包里,低頭想了想,覺得甜甜的想法挺好,他們現在也沒有小孩,甜甜也不用干家務活,不用照顧小孩,的確很無聊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工作就去找吧!绷禾斐郊毬暬貞。

    甜甜錯愕,仰頭看著他,大眼睛很是詫異: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嗯!绷禾斐娇粗欠N興奮的眼神,小臉蛋激動得泛起暈紅,每一寸肌膚都在綻放光彩似的開心,他不由得會心一笑:“真的,需要我幫忙嗎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!碧鹛鸺拥靡话盐兆×禾斐降氖终,雙手柔柔的軟軟的,很是舒服的感覺,讓梁天辰一怔,目光定格在雙手上。

    白皙的小手柔若無骨,握著他緊的不想放開,語氣異常激動:“謝謝你,謝謝你,天辰!

    結婚兩年,每次跟甜甜出去,都是甜甜挽著他的手臂,很有禮節的那種接觸,這種親密的握手姿勢很少,上次在甜甜養父母家里的那一次,是他強制性地握著她的手,跟這一次的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忍不住的想握緊,他剛剛動了一下,甜甜立刻反應過來,把小手給縮了回去,尷尬的道歉:“不好意思,我激動過頭了!

    這

    一陣失落感洋溢在梁天辰的心頭上,手也不自覺的伸出來,想把她的手重新握回來,可是晾在半空中片刻,他立刻縮回手,擺出清冷的表情站起來:“嗯,不用謝,如果找不到好的工作,記得告訴我!

    “嗯嗯!碧鹛鸷χc頭。

    梁天辰居高臨下的看著甜甜的俏臉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她的笑容真的很甜很甜,看到她笑容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被感染到。

    難怪她父母給她起著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性格也甜美。

    梁天辰凝望著她片刻,立刻轉身往門口走去,留下甜甜一個人在房間。

    甜甜又趴到沙發上,這一次是帶著目的性的去看招聘信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如盤龍般圍繞山邊的高速公路上,車輛稀少,路況險要,兜兜轉轉,彎彎曲曲的道路上,兩輛漂移般飛速的車輛在公路上狂奔。

    開在前頭的是一輛黑色跑車,速度相當驚人,車技也讓人嘆為觀止,但還是被后面的車子緊跟著。

    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,傅睿君拿起藍牙帶上,聚精會神的漂移在馬路上,只要他一個不留神,旁邊的萬丈懸崖就是他的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喂!彼Z氣嚴峻簡潔。

    “三少,你竟然一個人跑出國了,不是要帶上我嗎?”

    傅睿君快速打著方向盤,嚴肅道:“什么事快說!

    曾丹:“你之前給我留了童夕的dna樣本,我也從卡夢雅哪里拿到了樣本,結果出來了,不是母女!

    傅睿君不由得揚起絲絲冷笑,像是預料之內,沒有太大的反應,“嗯嗯,知道了,查一下她身邊的男人到底什么身份!

    “她的資料我都查出來了。她的確是童夕爸爸的老婆,但也是因為童夕的爸爸跟別人生下了童夕,才導致感情破裂的,但沒有辦離婚手續?▔粞鸥鷦e的男人生一個女兒,有一個男朋友!

    “是不是叫易天?”

    “對,你怎么知道?”曾丹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傅睿君緊張的叮囑:“聽好了,那個男人原名叫李樂,是童夕她爸爸那件案的兇手之一,你告訴韓向,讓他暗中監視著他,但不要打草驚蛇,要不然大蛇沒有捉住,弄死條小蛇,以后會很麻煩!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這邊的事情你就交給我吧,你那邊怎樣?”

    曾丹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傅睿君也跟著很是輕松的說:“還好,就是被穆紀元發現了我進入卡冥國的信息,派人盯上了我,現在在馬路上生死追逐呢!

    他說得很是輕佻,讓曾丹不由得擦一把冷汗,緊張不已:“既然這么險要的關頭,你還跟我聊電話?你也是夠拽的,如果等會沒有被干掉記得聯系我,我好放心!

    “嗯,被干掉了,也會有人通知你過來收尸的!备殿>ふf起了玩笑話,目光卻異常凌厲的望著前面的道路,一刻也不敢分神,油門踩盡的感覺如同在道路上開了一道地獄的門。

    曾丹一句話也不想多說,立刻中斷電話,讓傅睿君有足夠的精神對付危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傅睿君拉下耳塞,蹙眉看著倒后鏡,那輛車上的男人并不是簡單的人物,能在他高超的車技之下,還能緊追不舍,而且看樣子不是跟蹤這么簡單,是自己上來就要來一場硬仗。

    而吃虧的是,他不是這里的公民,沒有配槍的資格,而卡冥國的公民都有資格配槍。

    他拳頭再硬,手腳再快,也比不上子彈快。

    傅睿君一個快速轉彎,兜入了一個90度角的公路,在那一刻把身后的車子給拋下,他把車子?吭诼愤,等了十秒,身后的車子跟著一個急轉彎,越過傅睿君的車開向前方。

    傅睿君立刻掉轉頭,越過旁邊的道路往回走。

    等那輛車反應過來,傅睿君的車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車子轉頭,開到旁邊的車道,追上前,卻完全看不到傅睿君的車,急忙拿起手機給穆紀元打電話。

    “boss,對不起,跟丟了!

    “廢物!蹦录o元一句怒吼,緊接著說:“確定是傅睿君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已經確定!

    穆紀元笑了笑,語氣冷淡邪惡:“很好,地獄無門他闖進來,我就讓他出不去,阿姆,找到他后直接干掉!

    “是!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