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愛的保護傘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警察局內。

    甜甜由警察帶到醫院進行簡單的包扎,很快就帶回到警察局。

    三個女人分開而坐,有不同警察給對方錄口供。

    各自的家人都一一被警察通知。

    首先趕到警察局的是路安安的父母,一進來就沖著路安安疾步走去,路安安見到父母出現,不由得哭喪似的臉,喊著:“爸,媽”

    路夫人驚慌而心疼叫喊,“天呀天呀!到底是誰把我女兒打成這樣的?”

    “媽,我要起訴她們”路安安指著童夕和甜甜的位置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面的人都看著路安安的方向,路夫人和路老爺轉頭,看到童夕和甜甜的那一刻,臉色驟變。

    特別是路夫人,臉色異常難看,瞇著危險的眼眸,狠狠瞪著甜甜。

    見到這兩個人,甜甜刻意回避眼神,轉身面對警察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白眼狼,連自己的姐姐都打,也不想想現在的好生活是誰給她的!甭贩蛉说穆曇糇I諷而尖酸,聲調比較大,所有人都聽得見。

    有些人可能不懂,但是甜甜和童夕是秒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媽,你看我的頭,都淤青了!甭钒舶舶杨~頭的發絲撩起來,嘟著嘴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天呀,這個女人真狠,必須得起訴!甭贩蛉宿D身,趾高氣揚的氣勢,對著警察道:“是誰打我女兒的,你給我立刻起訴她!

    警察指了指童夕:“你女兒的傷是輕傷。但是你女兒把哪位打成重傷了,是不是也要起訴你女兒?”

    路夫人歪頭瞄了一眼甜甜,語氣低沉下來,“那個也是我女兒,兩姐妹打架沒有說起不起訴的,你就幫我起訴那個女的,至于”

    路夫人的話還沒有說完,錄口供的警察猛地站起來,肅立敬禮。

    路家夫婦被所有警察的反應嚇蒙,回頭看向后面。

    進來的是韓向和傅睿君,兩人邊聊著邊走進來,笑容可掬,客氣而從容,完全沒有因為里面的人而受影響。

    童夕回頭,發現是傅睿君來了,不由得淺笑,心里暖暖的。珉唇看著他俊逸臉龐,高大的身軀,有種熠熠生輝的感覺。

    韓向也跟敬禮的警官回禮,然后淡淡的說,“你們繼續吧!

    警官們坐下來,繼續看口供,完善資料。

    路夫人見到韓向是上司,立刻走到他面前,指著童夕,面色嚴峻認真,對著韓向頤指氣使:“長官,你立刻給我起訴這個女人,竟然連我路家的女兒也敢打,真的不知道死活!

    韓向的目光順著路夫人的手指看向童夕,含著淺笑走向童夕,十分客氣的點了點頭:“嫂子,好久不見!

    一聲嫂子,所有人都蒙了,還有韓向的態度很是尊重,路家人看得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,路夫人握著拳頭,緊緊皺眉瞪著。

    童夕覺得很不好意思,但還是客氣的回了他一句:“好久不見!

    說完,她抬頭看向傅睿君,傅睿君一臉從容不迫,目光高深莫測,童夕看不懂這個男人此刻是生氣還是開心,那雙黑眸像萬丈深淵,看不到底,臉上沒有太多表情,很是平靜。

    招呼過后,韓向轉身看向路夫人道:“我們會按流程走,絕對不會偏私!

    韓向目光看向了甜甜。邁開沉穩的腳步走到甜甜面前,溫柔地手摸上甜甜那包扎的傷口處,低聲呢喃:“甜甜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甜甜珉笑,搖搖頭,“韓大哥,我沒事!

    一句韓大哥,路安安徹底蒙了,這關系怎么都比她厲害?路夫人覺得不對勁,立刻拿出手機,低聲道:“這些警察靠不住的了,我還是找律師比較好!

    五年前,甜甜失蹤那段時間,是韓向負責她的案件,甜甜在獲救后,一直跟韓向保持聯系,配合調查尋找兇手,所以很早就認識。

    “都傷成這樣了,還說沒事?”韓向心疼的語氣,目光定格在她的衣領上,上面都是血跡點點,應該流了不少血。

    而此刻,帶著助理快步走進警察局的梁天辰,剛好看到這一幕,腳步頓停,沉著臉望向甜甜的背影,韓向摸了摸甜甜傷口上的紗布,便放下手,壓低頭靠近甜甜,很是寵溺的口吻,細聲說道:“不要害怕,有大哥在呢!

    甜甜知道韓向是十分正義的男人,而且把她當成妹妹一樣看待,她會心淺笑,點點頭。

    韓向看到甜甜的微笑,立刻直起身,伸手摸了摸她沒有受傷的腦袋,安慰地揚起微笑,聲音放大,“起訴路安安故意傷人,暫時扣押!

    “是”一名警官立刻回話。

    路安安頓時慌了,緊張得跑到路夫人身邊挽著她的手,“媽,怎么辦?”

    路夫人對著韓向怒吼一句:“你敢”

    韓向揚起嘴角嗤笑一聲,緩緩走到安夫人面前,“我是秉公辦事,你女兒都把人傷成這樣”

    路夫人臉色怒黑,立刻打斷韓向的話:“路甜甜也是我女兒,姐姐打妹妹,哪有起訴的道理,再說,路甜甜她本人不會同意起訴的!

    韓向歪頭看向甜甜,溫柔的問:“甜甜,要起訴嗎?”

    甜甜看向這位所謂的親生母親,沒有絲毫的親切感,從路夫人眼里,她看到的是赤,裸,裸的威脅,完全沒有半絲感情。

    童夕也正為甜甜擔憂,這樣的情況之下,甜甜肯定不會告的,因為她養父母有把柄握在路夫人手中,她這一輩子都要受到這樣的威脅。

    換成她童夕,也不敢拿養父母的安全開玩笑,童夕無奈,轉臉看向后面的傅睿君,可傅睿君身后卻站著另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梁天辰?

    這一刻,童夕也慌了,梁天辰臉色難看到極致,目光銳利陰冷,緊緊盯著甜甜,蹙起的劍眉像帶著隱隱的憤怒,從籠罩在他周身的氣場來看,不像是來救甜甜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起訴!碧鹛饒远ǖ恼Z氣,剛剛說出來,韓向臉色便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路安安和路氏夫婦笑了笑,很是滿意,路夫人嗤之以鼻:“警官,我都說了,妹妹又怎么會起訴自己姐姐呢?”

    韓向無奈的看著甜甜,搖搖頭嘆息一聲,低聲呢喃一句:“傻丫頭!

    站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,梁天辰眸子微瞇,拳頭不由自主地握緊。

    甜甜無奈的低下頭。

    童夕此刻不知所措,緩緩退到傅睿君身邊,拉了拉的衣袖,指了指他后面,傅睿君回頭看向后面,發現是梁天辰,但他覺得很正常,又看向童夕,低聲問道:“嗯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甜甜的老公來了,你快想方法救救甜甜!

    “嗯?”傅睿君一頭霧水,“我救甜甜?那她老公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童夕氣惱得語氣重了幾分,“他不會救甜甜的,他會把甜甜”后果是怎樣,童夕也沒有辦法想象,所以一時間頓停下來,不知道該如何表達。

    傅睿君立刻幫她補充上,“他會把甜甜怎樣?吃掉?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還好不正經,童夕苦惱得握拳,生氣得往他胸膛一擊,跺腳都無奈了,呢喃:“我是認真的!。

    傅睿君淡定從容,不緊不慢的拉來椅子,將童夕壓下來坐到椅子上,帶著責怪的口吻,“早上還說不舒服呢,中午就跑出來跟人家打架,你這個精力還真夠旺盛!

    “我”童夕剛想反駁,便聽到安夫人尖酸刻薄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兩個女兒的事情,就不用韓警官你管了,警察不起訴,我會請律師起訴那個打我女兒的壞女人!

    說著,路夫人氣惱得沖上甜甜面前,伸長手指著甜甜的腦袋,用力戳著,戳到甜甜的頭一甩一甩的,咬牙切齒道:“你這個白眼狼,以后見到你姐姐客氣一點,如果不是我們路家給你創造,你現在還不如乞丐。你竟然還有種跟你的朋友一起欺負你姐,你別忘記你的一切都是我給你的,沒有我”

    韓向看不下去,準備上前幫忙,可突然一道身影沖上來,往甜甜身側一站,一把握住安夫人的手腕,狠狠一掰,安夫人頓時痛得大叫:“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當所有人都看清對方的時候,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路安安捂著嘴巴,錯愕不已,顯得驚慌失措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甜甜看著男人熟悉的背影,身子猛地僵住,心臟一點一點被恐慌充斥,呼吸都變得急促,手心冒汗,目光游離,有想逃跑的沖動。

    路夫人痛得哇哇大叫,路老爺沖上來,怒斥一句:“女婿,你這是干什么?還不快放開你岳母?”

    梁天辰沉冷的目光帶著一道憤怒的火焰,冷若冰霜的氣場所有人都屏息以待,他語氣低沉卻絕冷,“白眼狼?你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!

    路夫人頓時慌了,不知道梁天辰什么時候冒出來的,顫抖著身子,望向她丈夫求助。

    梁天辰不屑對這個女人動手,生氣的甩掉她的手腕,此刻的目光陰沉得像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對于路家,他一向都沒有什么好感,自從把他的婚禮弄成全城笑柄,梁家和路家除了生意上的往來,利益上的互助互利,感情生活上并沒有往來。

    “天辰哥”路安安撒嬌的語氣,嗲嗲的往前一步,濕噠噠的眼眸含著淚光,她仰頭,一雙楚楚可憐的清眸,“你怎么也來了?”

    梁天辰眼眸的余光微微掃向路安安,見他額頭上淤青,被打得也不輕。

    對于路安安,他之前的印象一直很好,雖然沒有深交,但在很多豪門宴會的場合都能碰到她,算是認識,印象分比較高。

    后來聯婚一事,他當時也十分期待能和路安安有緣分的交叉點。

    可是陰差陽錯娶了甜甜。

    對于安路路,他除了普通印象之外,根本完全不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已經相處了兩年的甜甜,他絕對不相信她甜甜會惹出打架的事情來。

    梁天辰很客氣的問了一句:“你的頭沒事吧?”

    聽到梁天辰對路安安關心的問候,甜甜心臟像被粗繩子困起來似的難受,心臟悶著一口氣出不來。

    路安安委屈地嘟嘴,輕聲細語地回話:“頭有點暈,臉蛋才是最疼的,你都不知道甜甜她有多潑辣,上來就給我兩巴掌,我躲都躲不了,臉蛋現在還辣辣的疼!

    梁天辰臉色沉了下來,高深莫測的目光盯著路安安,視線變得危險。

    頓了片刻,他歪頭看向甜甜。

    甜甜緊張得把頭低得更加下,白皙的手指緊緊揪著衣角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不敢正眼看梁天辰,她側腦上的紗布還隱隱帶著血跡,粉淺色襯衫上觸目的猩紅血液,斑斑點點。

    梁天辰再望向路安安,嘴角輕輕勾出一抹冷笑,語氣如清風般溫和:“甜甜打了你兩巴掌?”

    “嗯嗯!甭钒舶裁偷攸c頭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也打破她的頭?”

    路安安賣乖的搖頭,楚楚可憐,“我是自衛的,她這么兇,我都嚇死了,手里拿著瓶子就摔過去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梁天辰嗤笑,冷哼出單音。

    “嗯!睉艘宦,梁天辰轉身,從韓向身邊走過,再韓向身邊突然停下來與他并肩,臉色略沉,冷冷道:“起訴路安安!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甜甜驚訝!

    路安安緊張的往前一步,心慌意亂,錯愕而驚慌,剛剛的溫柔詢問不是關心她嗎?怎么轉過身就如此冷漠?

    “天辰哥,我才是受害者!甭钒舶簿o張得不已。

    路夫人上前一步,好聲好氣說話:“梁女婿,安安的妹妹都說不起訴她姐姐了,你這是又何必呢,她們兩姐妹的事情,讓她們私下解決就好!

    梁天辰毫不理會路夫人,歪頭對上韓向,堅決的態度,語氣絕冷:“用路甜甜的丈夫名義以及司法名義起訴!

    韓向不由得露出一抹淺笑,很少欣慰:“好的!

    “這”甜甜準備開口,梁天辰瞇著危險的目光看向甜甜,甜甜的聲音一瞬間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如果起訴罪名成立,是要扣押一個月并交賠償款,故意傷害罪因為受傷程度不大,所以處罰不會很重,但是也算對路安安的警告。

    梁天辰走到甜甜面前,目光定格在她頭上的傷口處,臉色愈發難看。

    甜甜依舊緊張,低著頭不敢看他,他說起訴也不敢再反駁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矚目下,梁天辰突然伸手牽住甜甜的手,甜甜不由得微微一顫,指尖顫抖,心臟也跟著狂跳,抬頭看向梁天辰,抬眸瞬間看到他臉色異常難看。

    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有多生氣,但是在眾人面前,甜甜知道他這是做出來的關懷。

    男人的掌心很暖和,牽上她的手緊緊握著,拉著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一句話也沒有說,牽住她的手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韓向見甜甜要走,連忙喊。骸斑@我都沒說能”

    助理突然上前,給韓向遞上名片,“我是梁天辰的助理,此刻也是路甜甜的代表律師,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對接就好!

    韓向拿著名片,一句話也沒說。

    看著甜甜被梁天辰帶走,童夕緊張的看向傅睿君,“甜甜會不會有事?”

    傅睿君帶上絲絲笑意,“你朋友有老公保護著,能有什么事?現在管好你自己,似乎有事的是你!

    “我?”童夕這時候才想起來,路家要起訴她打人。

    這時候,路夫人在一邊怒罵著:“梁天辰實在太過分了,好歹我們路家也是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我們也是他老婆的娘家,怎么可以這樣做?”

    路安安此刻煩躁不安,雙手牽著路夫人的手臂,一直搖晃著撒嬌,“媽媽,你快去找他,怎么辦?該怎么辦,我不要坐牢,我一天都不要進去!

    韓向笑意正濃,“根據對方的傷勢來看,你可以也就蹲個三十幾天,教育好就會放出來了,路大小姐就當做人生體驗吧!

    韓向的話嚇得路安安哇的一聲,哭了出來,更加害怕地搖著母親的手臂:“媽媽,我不要坐牢,我不要,你去找甜甜,這個女人一定不敢違抗你的命令的,你去找她,你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去找她!甭贩蛉税矒嶂钒舶,“我就不信她不撤銷起訴!

    童夕聽到她們母女的話,不由得搖頭嘆息,為甜甜感到心寒,這對母女,哪里有她甜甜當成親人了,即便是親生的,因為從小就沒有感情,除了利用,再也看不到任何一絲絲的情感。

    她正為甜甜感到可悲。

    一名警官地上資料,客氣道:“你在這里簽個名字,可以回去了!

    童夕回過神,立刻接過筆,在警察遞來的口供上簽名,低聲呢喃:“謝謝,我真的可以走?”

    “是的!

    簽完名字,傅睿君立刻拖上她的手,往外面走去,童夕還愣著神,有些迷茫,畢竟事情太簡單,對方還說要起訴她呢,這真的能走嗎?

    路安安惱怒的聲音從身后面傳來,“你們怎么把那個女人給放了?我也起訴,她打得我重傷,還”

    “閉嘴吧,坐下!本旌浅庖痪洌骸翱诠┲匦伦鲆淮!

    “太過分了,我起訴你們整個警察局,敢把打我的人放了?”路安安氣焰囂張,雙手叉腰怒吼著,“我要讓你們知道我路安安不是好惹的!

    “坐下!本煲宦暳钕,怒斥一句:“別嘰歪了,別人都有保護傘,你還是找好你的保護傘吧,要不然就到監獄里面蹲一個月再出來!

    “媽媽”

    “女兒別急,媽媽會想辦法的!

    “爸爸嗚嗚,我不要坐牢”

    “女兒放心,爸絕對不會放過梁天辰這個家伙的,實在過分!

    “為什么會這樣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傅睿君帶著童夕離開警察局,將她帶上車,伸頭進去為她系好安全帶,將她妥妥安置好后,轉身走到駕駛位。

    上車后,歪頭看著童夕,此刻的目光變得嚴肅,溫柔的聲音低聲喃喃:“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身體沒有不舒服!蓖u搖頭,從褲帶里面掏出手機,低頭玩著,呢喃道,“我現在心不舒服!

    傅睿君極其認真的傾身而來,一邊走握著她的肩膀往他這邊轉,“來,過來我幫你揉揉!

    她心不舒服要揉哪里?童夕秀眉蹙起,羞澀得淺淺一笑,握拳往他肩膀上一擊,氣惱道,“真壞!

    傅睿君見她還活力十足,不像不舒服的樣子,調戲一番,“真的不用揉揉嗎?會舒服點!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。童夕顯得無語,低著頭玩手機。

    突然刷新到一個娛樂新聞的網頁,她臉色頓時一沉,黑了。

    傅睿君正在開車,童夕立即喊停住,“這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傅睿君歪頭,童夕那手機屏幕晾在傅睿君的臉上。

    男人臉色驟變,立刻打轉方向盤,就車子停但路邊,快說拿過童夕遞來但手機。

    “我們婚都沒有結,網上這么快就登出來了?”童夕緩緩挑眉,很是不悅,也不滿意傅睿君這種做法。

    傅睿君握著手機,手背青筋暴露,隱隱用力,一股危險的氣息籠罩在他周身,眸色冷沉。

    該死的,竟然敢提前公布他的秘密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