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我想要自由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甜甜頓然不知所措,愣愣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,他臉色看起來十分不好。

    頓了好幾秒鐘,甜甜才反應過來,解開耳垂的耳環,緩緩走向梳妝臺,把手中的耳環放下,“我跟朋友出去了!

    “跟我參加活動,覺得很無聊?”梁天辰的語氣冷厲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不是!碧鹛鹈谑釆y臺面上的指尖微微顫抖,低著頭不敢轉身看那個生氣的男人。

    自己有錯在先,一聲不吭突然離開的確不對,沒有任何理由狡辯。

    甜甜緊張地低下頭,一動不動站著,等了好片刻梁天辰也沒有出聲,甜甜感覺背后被他凌厲的目光盯著,背脊骨都在滲汗。

    整個房間的氣壓因為梁天辰的存在而變得壓迫。

    靜謐的房間里,甜甜感覺就要窒息,沒有想到這個男人會過來找她追究這件事。

    “跟什么朋友出去?”梁天辰站了起來,單手兜袋緩緩走向甜甜。

    甜甜聽到他的腳步聲,心臟不由得一緊,快速轉身走向衣櫥間,害怕他的接近,想逃避。因為心慌一時間忽略了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而她的動作落入梁天辰眼里,男人眸色一沉,立刻上前快速追上她的腳步,一手扯住她的手臂,狠狠一拽。

    “!”甜甜感覺手臂被握得疼痛,一陣勁力把她整個人甩到了墻壁上。

    背部被摔得生疼,腦袋眩暈,還沒有反應過來,梁天辰已經欺壓過來,單手一把撐住墻壁,壁咚式的禁錮她在墻壁上。

    男人陰冷的臉色,絕情寡淡的語氣,咬著狠字低吼一句,“我問你跟誰出去了?”

    梁天辰平時對她還算相敬如賓,冷淡歸冷淡,但從來沒有這么兇過她,突如其來的怒吼,把她嚇得愣住。

    身體在顫抖,連指尖都抖得掐住衣角,驚慌的目光瞪大,水汪汪帶著無辜的光芒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心臟像是被炸開似的慌張,甜甜還沒有開口說話,男人的目光變得陰冷,劍眉一蹙。

    甜甜被他一個眼神嚇得立刻解釋,“我跟小夕出去的!

    語氣是顫抖的,連肩膀都在顫抖,看在男人的眼里,這個女人到底在害怕什么?他是生氣,但有這么恐怖嗎?

    梁天辰知道剛剛怒氣把甜甜嚇到,不由得隱忍著憤怒,壓低聲音一字一句,“你說的小夕是傅睿君的前妻?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甜甜立刻點頭,背部緊緊貼著墻壁,感覺男人靠得太近,他陽剛之氣籠罩在她周身,讓她全身細胞都在顫抖,連呼吸都是男人清冽好聞的氣息。

    梁天辰深呼吸一口氣,蘊含著絲絲憤怒,壓低聲音責怪,“即便是你閨蜜,但你要走也必須告訴我一聲,你這樣一走了之,你知道我會”

    說著,男人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甜甜抬頭很是認真的聽著他說話,像個做錯事一樣的孩子,愧疚的臉色,無辜的眼神,等了片刻男人還沒有說出最后一句話,甜甜猜測他想說的話,“對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你會生氣,我下次不會這樣做了。如果出席活動,我一定等到最后才走的!

    梁天辰不想承認:不是生氣,是擔心。

    看著甜甜俏麗的臉蛋,這張面對了兩年的臉蛋,他從一開始就想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有多重的心機,目的有多強。

    可是他用了兩年,看到的是她乖巧可愛,她清純文靜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的厭惡慢慢到現在的迷茫,他覺得要被這個女人弄瘋了。

    梁天辰苦惱又痛苦地低下頭,呼吸變得粗糙。

    甜甜僵得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心想這次死定了,第一次看到梁天辰那么生氣,怎么辦?

    想了想,甜甜只好再道歉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“對不起,我是不是影響到你的工作了?我我對不起,下次不會了!

    “你跟傅睿君的前妻什么時候認識的?”梁天辰低聲呢喃了一句,像是聊天似的緩和。

    甜甜腳跟往墻壁縮,可是已經貼得很近了,無法可退,認真的回答,“讀書的時候就認識了!

    梁天辰不由得苦澀一笑,深邃如同黑潭似的,抬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甜甜慌張得咽下口水,緊張地對視他。

    男人嘴角輕輕上揚,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,一字一句絕冷地問道,“最近跟我說離婚,也是她慫恿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不是”甜甜立刻搖頭,緊張不已,童夕是說過,但這是她很早就想要的結果,現在梁天辰突然說起這件事,她害怕連累童夕,解釋道:“跟小夕沒有關系,是我自己想離婚的!

    梁天辰精明睿智的目光看向甜甜,不由得冷笑,輕蔑的語氣很是看輕,“你不敢想離婚!

    “我”甜甜頓時語塞。

    梁天辰突然松開了手,退后一步,伸手兜入褲袋,拿出皮夾,打開拿出一張黑卡,頗為輕挑地遞到甜甜面前,“拿著!

    甜甜秀麗的眉心蹙起,男人終于遠離她一步,讓她有呼吸的空氣,可是遞來的卡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甜甜看著他手中的卡。

    梁天辰頗為自信的說,“以后不要提離婚的事情,這個卡一個月有五百萬額度,想買什么就盡情買!

    聽到這些話,估計很多女人會很開心,很興奮,可是聽在甜甜的心里是多么諷刺。

    天下人都說她玥甜拋棄養父母,回到親生父母家里攀龍附鳳,還不惜陷害姐姐,搶走準姐夫,耍手段進入豪門,成為別人眼中的婊子。

    就連梁家所有人都這樣看待她,這兩年來不讓她出去工作,梁家也從來不給她一毛錢的零用,包她吃住,什么衣服包包飾品和生活必需品都有專人打理,出入專車接送。

    她自己有存款,但也用不上錢,所以她覺得在梁家像在監獄里面,大家都把她看成貪慕虛榮的女人,更別提會給她零用錢或者奢侈禮物。

    而此時,她說離婚,梁天辰遞來卡,以為她是因為謀不到錢而想離婚嗎?

    兩年了,這個男人還覺得她是這種女人?

    甜甜很是諷刺地笑了笑,眼眶莫名的紅潤,泛起霧氣,委屈地看著他,“你真大方,你不怕我每個月都刷爆嗎?”

    梁天辰眉頭都不皺一下,“我負擔得起!

    甜甜輕聲苦笑,呢喃道,“我負擔不起。請你把你的卡收好吧,這么貴重的東西,我無福消受!

    聽到這話,梁天辰臉色不由得沉下來,瞇著深邃的墨瞳,想了想,又把卡放回去,重新拿了一張出來,“最多兩千萬!

    最多兩千萬?

    甜甜真沒有想到自己還這么值錢,一個月兩千萬?臉上是諷刺的笑容,心里卻是滴著血,低頭看著男人手里的卡,心里一股壓抑了兩年的憤怒在慢慢凝聚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一個多讓人看不起且貪慕虛榮的女人?

    甜甜忍下氣,一言不發的轉身,走向衣櫥間。

    梁天辰沉下眸色,盯著甜甜消沉下來的背影。

    覺得莫名其妙,他憤怒地上前,一把拉住甜甜的手臂拽回來,面向自己,怒斥一句,“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被拽回來的甜甜,殊不知一句也沒有說便淚流滿面,兩行清淚悄然而來,梨花帶雨,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含著淚水,甜甜仰頭那一刻,對著梁天辰大聲喊了一句,“我多少都不要,我要自由!

    自由兩個字在甜甜的心里是錐心的痛。

    梁天辰被她突如其來的淚水震懾住,一時間沒有辦法說出話來,顯得慌張急促,慢慢松開她的手臂,顫抖著指尖緩緩抬起來,想去摸她的淚水,可是剛剛抬起手,不由得又握緊拳頭,臉色異常難看。

    甜甜咬著下唇,忍不住淚水,將兩年來的委屈都發泄出來,“我就是一個貪慕虛榮的女人,多少錢我都嫌不夠,你永遠滿足不了我,跟我離婚就一了百了!

    梁天辰低下頭,緩緩把卡裝回錢包,聲音異常的溫柔,像是哄人似的,低聲下氣:“我們不談離婚,這婚姻不是你我兩人的私事,是兩家”

    甜甜生氣地抹掉眼淚,打斷他的話,“那你娶我姐姐就好了,她不是已經回來了嗎?”

    梁天辰臉色驟變,陰冷憤怒的眸色射向甜甜,忍不住冷怒一句,“是你千方百計嫁進來的,想離婚?不可能”

    甜甜緊緊握拳,指甲深陷,咬著下唇隱忍著,淚水繼續往下滴,而她一句話也不想說,憤怒地轉身,沖到浴室里面,砰的一聲巨響,把門給甩上。

    梁天辰單手叉腰,仰頭看著天花板深呼吸,再深呼吸,覺得心臟悶得難受,呼吸不了似的。

    頓了片刻,他伸手劃過短發,梳理一下后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蹲在浴室里面靠著門偷偷哭泣的甜甜,此刻十分無助。

    這兩年來,親生父母那邊一直用養父母來給她施加壓力,要她討好梁天辰,勸梁天辰再注資資金幫助路家企業,還不讓她說出姐姐逃婚的理由。

    而她姐姐因為被渣男甩了,傷心過后一段時間,現在又覺得梁家這樣顯赫的家庭比較合適她,想著讓她讓位。

    接二連三的煩惱已經讓她支撐不住了,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崩潰。

    現在除了童夕懂她,沒有人了解她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這個夜晚,一樣生氣的男人,還有傅睿君。

    童夕已經在電話里面說了是跟甜甜出去,他打來兩個電話,童夕都顯得不耐煩。

    回家后,男人就黑著臉。

    童夕疲憊地拖著身子上樓,傅睿君穿著居家服,早已經洗澡的他顯得清爽宜人。

    雙手兜著褲袋,悠哉悠哉地跟著童夕身后,臉色暗沉,顯得不悅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到了活動現場,還能自己走開?你知道我找不到你會著急嗎?這么大的人也不懂的離開要說一聲嗎?”

    童夕不耐煩,“我怕你在活動現場不方便接電話!

    推開門,走進房間,童夕把包包甩在邊上,轉身想關門,傅睿君跟在后面要進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這么著急,還把梁天辰的老婆都拐跑了?”傅睿君進來,自己關上門。

    童夕想趕他出去,但想想還是算了,畢竟這個男人如果想進來,趕都趕不走的。

    “我無聊,就找甜甜了,沒有想到她剛好也在!蓖呑哌吷焓质崂碜约旱拈L發,走到梳妝臺拿起橡皮筋綁著發絲,“這么巧,我就把甜甜叫出來了!

    傅睿君冷笑一聲,靠在墻壁上,悠哉悠哉的看著她,責怪的語氣,“你跟你閨蜜都是一路貨色!

    童夕蹙眉,怒瞪傅睿君,“貨色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離開也不說一聲,簽約儀式都開始了,你閨蜜說走就走,梁天辰整個活動都不在狀態,連簽名位置都搞錯,重新弄了一份新合同!

    童夕詫異不已,瞪著大眼睛看著傅睿君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蓖︻D了片刻,憂心忡忡的抬眸看著傅睿君,往前兩步靠近他,想了想問道:“是不是梁天辰他生氣了?”

    生氣?

    傅睿君覺得童夕的想法很奇怪,他說的意思是梁天辰擔心。

    童夕變的慌張,他還沒有說什么,童夕就立刻轉身去拿手機,剛走幾步,傅睿君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童夕被拉著頓停下來,疑惑的看著他,“怎么了!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去拿手機給甜甜打個電話,我怕她出事!

    傅睿君不解,“她不會有什么事情的,她老公不會吃了她!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先處理好你自己的事情!

    “我的?”童夕蹙眉,眨眨眼看著傅睿君。

    傅睿君伸手從褲袋里面掏出一根驗孕棒的小包裝晾在她的面前,嘴角輕輕上揚,勾出一抹溫和的笑容,溫聲細語呢喃道:“你好像說你的月事遲到了一個星期!

    “這”童夕看到眼前的驗孕棒整個人都蒙了,這個東西怎么會在他的手上?

    “要怎么弄?”傅睿君對這個東西不是很懂,但是今天見童夕在傅家試驗過,所以大致明白應該用尿液來做。

    童夕伸手拿過他手中的驗孕棒,“你怎么會有這個?”

    傅睿君嘴角噙笑,雙手兜袋,帶著絲絲興奮的目光凝望著童夕,一字一句輕聲細語:“別的女人有沒有孩子都跟我傅睿君沒有任何關系,但是你的孩子,我必須要確定下來!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