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好大一個坑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好大一個坑,童夕覺得自己怎么就掉進去了呢?

    他爸爸被黑成特務這件事情,連傅睿君都不知道,她當年以為傅睿君的上司知道很正常,畢竟那都是國家重要領導人。

    可是傅睿君的姑父是空軍官員,很普通的一種軍隊官員,不可能涉及到國家安防這種重要機密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顧強跟老爺子有關聯,是私下關系知道這件事情的,而不是國家知會他的。

    童夕心里懷恨之余,又看向了顧強,現在又多了一個關鍵人物,那就是這個男人可能知道他爸爸當年是被誰陷害的,又是怎么死去的,事情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傅睿君發現童夕的目光不太友好的瞪著顧強,他伸手摸上童夕的手背,握緊,低聲呢喃了一句:“姑父是我很敬佩尊重的人!

    他的聲音很低沉,但童夕聽得清楚,知道傅睿君的意思,是想讓她也學會尊敬,不要帶著惡意的目光去對待他。

    可是傅睿君根本不知道她當年的離開,一大半原因就是因為這個男人威逼和恐嚇,她根本沒有辦法對這種男人做到尊敬。

    童夕收回眼眸,看向傅睿君,微微張開口,卻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睿君臉色稍微有了變化,深邃帶著疑惑。

    頓了片刻,童夕立刻搖搖頭,揚起淡淡笑意:“沒事!

    現在不是說這件事的時候,她要查清楚這個男人的用意,要不然貿貿然的說出來,只會讓事情更加麻煩。

    片刻后,傅紅和顧小雪從里面出來,顧小雪此刻注意到童夕了,目光定格在她側臉上,定定的看著,腳步突然變得滯停,緩慢走過來,臉色難看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靠近后,傅紅往顧強身邊坐下,拍了拍身邊的位置,看向顧小雪,見顧小雪的眼神不對勁,而且一直盯著童夕和傅睿君看,傅紅不爽,低聲喊了一句:“小雪,過來坐著!

    顧小雪立刻反應過來,走到傅紅身邊,往沙發坐下,端莊地雙手放在膝蓋上,直起腰版,對著童夕揚起一絲絲笑意,“小夕,你怎么也在這?”

    童夕比顧小雪要小兩歲,所以顧小雪直接叫她的名字,這讓童夕仰了頭,看向傅睿君這個表妹。

    顧小雪這些年依然沒有變,小家碧玉的溫婉,柔柔弱弱的,一副嬌滴滴被護在溫室里面的花朵似的。

    她臉色顯得有些白,一點一點的在變化。

    傅紅見到顧小雪的反應,很不爽的將顧小雪拉到身邊,為了讓女兒死心,還撇了撇嘴,白了童夕一眼,緩緩道:“她當然在這里,都住進你表哥家,孩子都4歲了!

    那一刻,顧小雪的臉色霎時間慘白,目光瞬間沉了下來,氣息變得繚亂,有些無法接受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立刻低下頭,掩飾自己的表情,緩緩閉上眼睛深呼吸。

    此刻沒有什么人注意她,倒是童夕,瞇著眼眸一直盯著她臉色看,她反應過分強烈的變化讓她有些蒙。

    小雪低聲呢喃了一句:“表哥要復婚嗎?”

    她聲音很小,小到只有坐在她身邊的傅紅聽到,直接來了一句:“復什么婚?要是他爺爺這幾天走了,至少也得守三年的孝,要不然怎么對得起爺爺把傅氏集團全權托給他?”

    傅紅的話讓全場人都愣住,有人臉色歡愉,偷偷竊喜,有人臉色陰沉難看。

    傅睿君冷著眼眸,看向傅紅,嘴角上揚勾出一抹冷笑,被氣得連話都不想說,懶得開口,也懶得爭執。

    三年?

    要是童夕答應,他三小時內就想把結婚證給領了。

    此刻,傅睿君和童夕不接話,所有人都沒有出聲,整個客廳變得沉默,傭人上點心,送來鮮榨果汁。

    大家也沒有心情吃東西,都在家里守著,畢竟醫生都給老爺子判了死刑,按照他們傅家的良好傳統觀念,在老爺子最后的時間里,不管大家多忙,都要在家里陪伴他最后的時光。

    就這樣坐了一個下午,偶爾聊聊天,到了晚餐時間,大家聚在一起吃晚餐。

    作為傅家的子孫,這兩天是哪里也不能去,連傅紅都要留下來過夜,顧強帶著顧小雪離開。

    傅紅倒是留意起童夕,大家都準備回房之際,傅紅對著童夕問道:“你怎么不回去?”

    童夕本來就打算回去看看兒子,畢竟春姨帶著果果在家,她還是有點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傅睿君牽著童夕的手,對著傅紅嚴肅的開口:“我覺得她有必要留下來!

    傅紅冷笑了一聲,雙手抱胸,冷冷道:“你爺爺根本不需要她在這里守著!

    “可我晚上需要她!备殿>敛患芍M的說出讓人臉紅心跳的話。

    傅紅頓時啞口無言,傅賢華倒是笑笑,覺得很有趣,牽著薛曼麗的手,“老婆,我們回房吧,不要管他們!

    薛曼麗被牽著離開,上樓梯的時候,她回了頭,深沉的目光看向了傅睿君,定格在他身上的目光變得炙熱,他剛剛那句話讓她心神不寧。

    童夕不想傅睿君難做,推開了傅睿君的手,擠著僵硬的微笑:“我放心不下果果,我還是回去吧!

    推開傅睿君,童夕就轉身往門口走去,傅睿君剛想追,傅紅一把扯住他的手臂,把他拉回來,帶著嚴肅的口吻:“睿君,好了別鬧。她又不是我們傅家的女人,干嘛要留她下來守著?你要考慮一下你爺爺的心情,你們都已經離婚,你爺爺他都快不行了,你還一意孤行,完全”

    一大堆廢話,差點把傅睿君憋死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害怕這個姑姑的嘴巴,從她嘴里說出來的事情,完全沒有道理,可是她什么都愛管,什么事情都八卦,還愛嘮叨。

    傅睿君舉起雙手投降,無奈的開口:“好了,別說了,我知道怎么做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傅睿君不耐煩的轉身,往樓梯走去,扯著領帶上樓,脫下外套,回到房間的時候,立刻甩上門。

    煩躁地脫掉束縛,傅睿君走到衣柜里面,拿出一套睡衣。

    他已經五年沒有回來這里住了,但房間的東西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傅睿君進入衛生間,關上門,里面傳來嘩啦啦的水聲。

    寂寥的夜,靜謐的房間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門咔嚓一聲,被緩緩推開。

    輕盈的腳步走進來后,快速關上。

    進來的人小心翼翼的來到茶幾上,茶幾的每個杯子里面倒入幾滴白色液體,又在水壺里面放入同樣的白色液體,然后穿過房間,來到陽臺,輕輕關上一邊陽臺的窗簾,把身子擋住。

    傅睿君從衛生間出來,清爽怡人,身上穿著格子睡衣,邊擦著短發,走到床沿邊上坐下來,拿起床頭柜桌面上的手機,調出童夕的號碼播打。

    片刻,童夕接通電話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童夕無奈:“在樓下等車呢!

    “回來,別回去了,這附近不好打車!

    “沒有關系,我等等吧,再不行我就上網打車!

    “我讓司機送你”

    “不用,有車來了,不跟你說了,拜拜!闭f著,童夕立刻中斷電話。

    傅睿君看著手機屏幕,通話已經中斷,讓他心情更加煩躁郁悶。

    其實回去也不一定能跟童夕睡同一個房間,可是她這么晚一個人回去,他真的不放心。

    有一個多事的姑姑,還有童夕的倔強,他又不能貿貿然離開,如果爺爺去世那一刻,他不在身邊,視為最大的不孝,左右為難之中。

    甩下手機,傅睿君站起來,走到茶幾邊上,倒了一杯水,一口喝完。

    直到喝完一杯水后,才發現水的味道怪怪的,有種檸檬的清香,可是口感又咸咸的。

    這種味道很淡,傅睿君本來還想再倒一杯喝,但還是很警惕的放下杯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躺著,拿起手機給童夕發信息。

    “夕夕,回家小心一點,到家了給我電話!

    童夕回了他兩個字:“嗯嗯!

    傅睿君又打上一句:“變高冷了?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高冷!

    傅睿君扶額,有點暈,全身開始無力,而且身體燥熱不安,他對著手機打了一行字:“身體不太對勁,好暈,我先睡會!

    發送后,傅睿君放下手機,整個人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身體的變化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,越來越不安。

    頭暈,發熱,還有性沖動?

    這時候,才該死的想到水有問題。

    全身無力的時候隱隱聽到有人關上陽臺玻璃門,拉上窗簾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想睜開眼睛,可暈得眼前景物在旋轉,無法睜開眼,更加無法看清情況,理智一點一點被抽離。

    欲望越來越強,越來越猛烈。

    像火燒一樣難受。

    傅睿君感覺呼吸變得急促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他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人解開他睡衣的扣子,扒開后,軟軟的身子貼上他,冰涼的感覺讓他燥熱的身體得到舒緩。

    他口干舌燥,突然被人吻上,溫溫的感覺,讓他有些陌生,身體癱軟,他把頭甩到一邊,避開對方的吻低聲呢喃:“夕夕是你嗎?”

    女人嬌柔的聲音回了一句:“是!

    感覺女人的身體一絲不掛,在他身體上肆意撩撥。

    今天的夕夕,好熱情。

    他的夕夕即便個性再大咧咧,性格再開朗,在床上都是帶著含羞和怯懦,從來不敢如此大膽。

    更不會如此主動。

    即便是勾-引他,頂多也是拋個媚眼,伸跟手指撩撩他胸膛的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的大膽主動強攻他身體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傅睿君被藥物所控制著,緩緩睜開眼睛,天花板在旋轉,難受得立刻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女人吻過他的身體往下,繼續往下

    -

    看著傅睿君發來的信息,童夕站在夜幕下,心情糾結不已。

    她并沒有等到出租車,不想傅睿君擔心,所以就說出租車來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這個男人發來奇怪的信息,心情突然落空,像掉進了深淵似的,沒有了著落。

    那個男人身體一向健壯,想他生病比登天還難,可他不像亂說話的人,突然說頭暈?

    剛好這時,出租車開來,童夕見到機會難得,立刻伸手出來,截停司機。

    司機停下來,童夕拉開車門,準備上車。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那種擔心的心情越來越烈,家里有春姨看著果果,她反而沒有那么擔心,倒是傅睿君,一個人在傅家,雖然說他是大人,可是大老粗的,頭暈也不尋思吃藥,那如何是好?

    童夕甩上車門,跟司機道歉:“對不起,司機大哥,我好像落下東西在家里面忘記拿了!

    司機瞪了童夕一眼,立刻開著車離開。

    童夕轉身,望入傅家大宅里面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立刻轉身走進去。

    管家開了門,她直奔二樓。

    來到房間,她敲著門:“睿君,開門”

    里面沒有反應,她又敲了兩下,還沒有反應,她不由得蹙眉。

    心里疑惑,更是擔心,不過這里是她以前的房間,密碼如果沒有更改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按了密碼,果然咔嚓一聲打開了。

    推開門的那一刻,陽臺忽然出現一閃過去的影子,頓時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而床上,傅睿君睡衣被打開,睡褲被脫到大腿位置,那條黑色小褲子還安然無恙,但情況很不雅,單單從男人的身體反應來看,不容樂觀。

    童夕反應過來,立刻甩上門,沖向陽臺,出到陽臺的時候,什么也沒有發發現,靜謐的夜四處空寥,并沒有人影。

    童夕緊握拳頭,咬著下唇,氣憤得轉身,進到房間把陽臺的門關上。

    把窗簾拉好后,童夕放下自己的包包,沖向床上,跪在傅睿君身邊,上下打量著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傅睿君呼吸十分急促,緊閉著眼睛心臟劇烈起伏,嘴里呢喃著:“夕夕,繼續夕夕”

    童夕臉色鐵青,該死的,她再回來晚一步,傅睿君就要被人強上了,該死的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?

    真他媽混蛋,她的男人也敢垂涎?

    童夕一肚子火氣,沒法發泄,很想捉著傅睿君來打,平時這么厲害,回到家里就這么松懈,被人下藥了竟然不知道?

    嘴里還敢喊她的名字?

    童夕氣歸氣,但緩緩附身,靠近傅睿君的脖子,在上面嗅了嗅。

    她極其認真的一路往下聞,嗅到他的胸膛還能聞到那種屬于女人專用的面霜氣味。

    而且味道濃郁,是精華晚霜的香氣,來到他腹部味道才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童夕直起身子,緩緩仰頭深呼吸,拳頭緊握。

    是女人,絕對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賤人,要是讓我知道你是誰,我一定扒了你的皮,拆了你的骨!蓖χ諝鈶嵟煤,然后拉起傅睿君的臂,將他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睿君,起來,我扶你去衛生間洗個澡!

    傅睿君全身無力,但還是很配合地被她帶下床,不斷呢喃:“夕夕”

    廢了九牛之力,童夕才把傅睿君挪著走進浴室。

    浴室里面傳來嘩啦啦的水聲。

    片刻后,緊接著就是童夕的喊叫聲:“啊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住手”

    “不要這樣住手,睿君,你”

    “喂,這是浴室,你別!”

    “嗯啊”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