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男人如同邪魅的撒旦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路甜甜想走向童夕,突然,她身邊的男人伸手一把摟住她的腰,路甜甜被男人摟到身側。

    路甜甜臉色略變,眼神帶著絲絲畏懼,望著男人的俊臉,再望向童夕,擠出一絲僵硬的微笑,是強顏歡笑,眉頭輕輕皺了皺。

    童夕覺得這樣的路甜甜不太正常,她身邊的男人優雅溫和,可他放在甜甜腰上的手似乎用了力道,讓甜甜痛得不敢動。

    童夕松開李總監,主動上前,“甜甜!

    甜甜緊張得立刻說道,“小夕,我有空再聯系你!

    話音剛落,她身邊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帶著她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看著甜甜的背影,童夕心情無法言語的疼。

    那個是她老公嗎?

    沒有看出男人一絲絲的寵溺,甜甜的眼神充滿了恐懼,她好像在害怕什么,逃避什么。

    甜甜她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認識我嫂子?”梁靜蘭冷冷問道。

    童夕轉回身,梁靜蘭那強勢質問的口吻讓她有些納悶,留了個心眼,淡漠的語氣回了一句,“不太熟!

    畢竟這個女人對她有意見,要是知道她跟甜甜是閨蜜,說不準回家拿甜甜出氣呢。

    梁家在冰城的財力勢力也不容小覷,也是赫赫有名的酒店龍頭企業。

    一入豪門深似海,她想甜甜一定過得很不好。對自己的老公如此驚慌,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服務員從梁靜蘭身邊走過,梁靜蘭立刻拿了一杯酒,靠到鼻子下聞了聞,優雅地抿上一口,緩緩靠近童夕。

    童夕緊盯著這個女人手中的酒杯,緊張得往后退一步,要是這個女人發瘋把酒灑在她身上,她買身都還不起這件衣服。

    李總監在一旁顧著跟別人聊得甚歡,完全沒有發覺什么不對勁。

    梁靜蘭壓低聲音問道,“聽說,你是他前妻!

    這個他,童夕知道是誰。

    童夕此刻明白到梁靜蘭為什么充滿敵意,原來她知道了。

    童夕沒有回答她的話,瞇著危險的眼眸瞪著梁靜蘭,而她手中的酒杯搖搖晃晃轉悠著,邊幅超大。

    似乎要把酒又搖晃出來似的。

    童夕斷定這個女人在使壞心眼,畢竟她身上穿的這件衣服是最新款的奢侈品牌,一件要幾十萬。

    而這價格要她童夕幾年的工資呢,梁靜蘭這種走在時尚高端的女人當然知道這衣服的價格。

    梁靜蘭溫婉的笑容跟她陰冷的目光反差很大,看得讓人心里發毛。

    “聽說”梁靜蘭頓了頓,沉默了,姑姑說傅睿君不愛這個女人,曾經鬧離婚的是傅睿君,而顧小雪卻說傅睿君很愛這個女人。

    她此刻也知道相信誰的。

    梁靜蘭停頓片刻,接著靠近,低聲呢喃,“聽說,你對他死纏爛打不放手?”

    童夕覺得這個女人真的煩人,她都不理睬了還步步逼近,手中的紅酒直接威脅到她,讓她連大氣都不敢用力,更別說反駁她了。

    童夕完全不理會梁靜蘭,對于她的話完全當作沒有聽到。

    本來想轉身離開的,梁靜蘭突然反應快速,從她身邊越過,拿酒的手直接碰到她的身側。

    “!”童夕連忙后退,可是還躲避不了她故意的碰撞。

    米白色的鏤空蕾沙群子瞬間染上一片猩紅,觸目驚心的紅,一片狼狽。

    童夕的聲音引來了大家的注目,梁靜蘭無辜的眼眸看著童夕,“不小心碰到你了,真的很抱歉!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看著這一幕疑似鬧劇的戲碼,童夕低頭瞪向梁靜蘭,再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,咬著牙,憤怒得臉蛋都變黑,緊握拳頭。

    突然身側沖來一道身影,把童夕拉到身邊,童夕嚇得一頓,仰頭,看著男人熟悉的臉龐,不由得緊蹙眉頭。

    穆紀元?

    這個男人怎么會在這里?

    “梁小姐,這故意把酒潑到別人身上是不是太不道德了?”穆紀元冷冷的怒斥。

    梁靜蘭早已經預備好說辭,無辜的臉,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是童小姐不了心碰上我的!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李總監看到童夕的衣服,嚇得臉色煞白,上前緊緊盯著童夕的衣服,下巴都掉下來似的,哭喪著臉,“童夕呀,我千叮萬囑,你還是把衣服弄臟了?這這”

    總監氣得快要斷氣。

    童夕深知大禍臨頭,這讓她一個剛剛入職沒有多久的新人主持如何還得起?

    看到童夕愁眉苦臉,梁靜蘭笑意更濃,心情無比雀躍。

    穆紀元伸手握住童夕的手臂,扯到胸前護住,低聲細語呢喃,“走,別在這里”

    童夕沒有等她的話說完,伸手用力推開他,往后推了一步,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穆紀元低聲細語,“別擔心了,你不是還有我嗎?我可以幫你還的!

    童夕瞇著眼眸,抬起來看了他一眼,不悅地臉色十分陰沉,淡漠的語氣說了一句,“謝謝你的好意,我不需要!

    說完,童夕歪頭,瞪著罪魁禍首,這個女人一副嘚瑟的模樣,看著童夕心頭一把火,恨不得撕了她。

    可是這種場合,她沒身份沒有地位的,只會丟臉。

    梁靜蘭不但沒有半點悔意,還故意說,“哎呀!這衣服對我來說不貴,對童小姐來說那就”

    女人露出狡黠的笑。

    氣得童夕心臟起伏,準備上前,穆紀元又一次拖著她的手,“跟我走吧!

    童夕懊惱,穆紀元一定覺得她在這里丟人現眼了,才迫不及待讓她離開。

    “放手”童夕低聲怒斥一句,狠狠甩開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肩膀突然披來一件黑色外套,童夕一怔,錯愕不已。

    直到外套完全套上她的身體,偌大的外套包住她整個身子,她才愣愣的仰頭。

    映入眼簾的是傅睿君疏離寡淡的俊臉,男人沉著眼眸,垂下來盯著她的胸前,認真的為她扣上扣子。

    心臟微微顫抖,童夕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在這里見到傅睿君的了,可是見到他的這一刻,心臟還是莫名其妙的顫抖,慌張,不知所措的慌。

    她以為這個男人把她想成貪小便宜那種不道德的女人,見到她會蔑視,會不屑一顧的。

    男人溫柔的動作落入外人的眼里,讓人不得不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這里的人都知道梁靜蘭是傅睿君的未婚妻,這一出無疑讓梁靜蘭臉面盡失,梁靜蘭黑著臉怒瞪著前面兩人。

    穆紀元眸色微微一沉,直接上前準備將童夕拉回來帶走,傅睿君眼疾手快,伸手一把將童夕帶入懷抱。

    童夕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一跳,整個身子緊緊貼在傅睿君身上。傅睿君的手摟著她的肩膀,平視著穆紀元,露出一抹邪魅的淺笑。

    穆紀元臉色越發沉冷,被傅睿君挑釁的目光惹得憤怒不已。

    梁靜蘭怒氣沖天,為了顧及大局,不由得冷冷道,“睿君,你這是什么意思,放開這個女人!

    梁靜蘭帶著濃濃的醋意命令。

    傅睿君余光瞥了一眼梁靜蘭,冷得滲人的語氣,對上李總監,吩咐,“李總監,這衣服的錢這位梁小姐會加倍賠償,你問她要就可以了!

    “這?”李總監糾結的看向梁靜蘭。

    發現女人的臉色像摸了屎一樣臭,那道目光疑似要殺人似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指指點點,梁家的臉面盡失。

    傅睿瞇著危險的目光,一字一句,“把別人的衣服弄臟,難道梁家連賠償的小事都做不到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!绷红o蘭被傅睿君激怒,雖然不甘心,但還是妥協。

    這點小錢對傅睿君來說根本不算錢,他這樣做無疑是讓她徹底承認錯誤,加倍賠償還丟盡臉。

    而且,她自己的未婚夫摟著別的女人,這是一種羞辱。

    李總監大喜,立刻跟梁靜蘭道謝,“謝謝梁小姐的慷慨!

    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場鬧劇,男人銳利的目光如炬,深沉而神秘,路甜甜看著男人那高深莫測的眼,再看看童夕和傅睿君,心情異常壓抑,乖乖的站在男人身邊,不敢作聲。

    傅睿君完全無視身后的穆紀元,摟著童夕的肩膀轉身,強行帶走。

    宴會不會因為沒有了誰而停止。

    帶著童夕走到大酒店大堂,穆紀元快步追上,沖到傅睿君和童夕面前,擋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傅睿君冷冽的眼眸盯著眼前的男人,冷冷的語氣噴出一句,“別擋路!

    穆紀元握著拳,“放開小夕,這個女人不是你能帶走的!

    傅睿君單手插袋,俊逸的臉上揚起一抹冷笑,傲視著穆紀元,很不屑的來了一句,“我今天一定要帶走她!

    “你沒有資格!蹦录o元冷著臉,憤怒不已。

    傅睿君毫不客氣,“我沒有,你也沒有!

    下一秒,穆紀元立刻沖上去,強行去搶童夕,可他剛剛靠近,傅睿君突然一腳踢來。

    砰~的一聲,穆紀元被踢得后退幾步,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傅睿君的這一腳的力量十分強悍,倒地的穆紀元胸膛悶痛了一下,趴地后,輕咳一聲立刻噴出一口血,立馬內傷。

    童夕驚慌不已,雙手捂著嘴,看到這一幕,嚇得慌了,反應過來轉身對著傅睿君雙手一推,怒斥,“你瘋了嗎?為什么要打人?”

    童夕的力量根本推不動傅睿君,可她的態度卻像一把利劍,狠狠刺傷他的心。

    他狠抓住她的手腕,一把將她扯到胸前,俯視著童夕憤怒的臉,怒紅了眼,冷得滲人的語氣一字一句,“怎么?看到喜歡的男人被打,所以心疼了?”

    “瘋子!蓖]有想到這個男人如此暴戾,只是簡單的爭執還想把人一腳致命似的。

    甩下這一句話,童夕立刻轉身,想去扶穆紀元去看醫生。

    單憑穆紀元曾經為她擋過一槍,救過她一命,她對穆紀元再怨恨也無法不顧及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童夕走到穆紀元身邊,蹲身扶著他,低聲問候,“紀元哥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穆紀元一邊手捂著胸口,會心一笑,另一邊手搭在童夕的肩膀上,慢慢站起來。

    男人虛弱得半個身體的重量壓在童夕身上,緊緊搭摟著不放。

    童夕捉著他的手臂,扶著他的腰,歪頭看向他伸手摸住的位置,剛好是他曾經中槍的地方。

    童夕此刻的心情異常難受,每次想到這個男人曾經為她去過地獄,再討厭,再恨,也無法消除對他的感恩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一幕,傅睿君緊握著拳頭,恨不得立刻轉身離開,心如刀割,仰頭對著天花板深呼吸,痛得眼眶都紅潤了。

    呼吸急促而繚亂。

    他勾起唇角冷笑,還在部隊的時候曾經跟穆紀元在一場跨境違法交易中交手過,當時沒有捉到他的罪證,可兩人對弈打過一架,戰斗力根本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一腳可以讓穆紀元內傷,但這個男人絕對不會這么弱得倒地不起的,真會裝!

    傅睿君深呼吸著,僵在原地看著童夕扶著穆紀元往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憤怒通紅的眼眶含著火焰,眼底閃過一抹無法消失的悲涼,無論五年前還是五年后,這個女人的心永遠放不下那個男人。

    以為心如死灰,復燃后的結果是更加的痛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感覺讓他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驀地,傅睿君邁開腿,沖上去,扯著童夕的手臂,二話不說,拖著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穆紀元反應過來,轉身怒斥,“放開小夕!

    傅睿君完全沒有理會穆紀元的話,讓他繼續裝虛弱,童夕嚇得猛拍打著他的手,被拖著小跑似的,踉踉蹌蹌跟著。

    “放手,傅睿君,你放開我!

    傅睿君氣勢磅礴,根本沒有半點松開她的痕跡,走到電梯旁按了電梯,這一刻,穆紀元才知道大事不妙,不再裝虛弱,立刻沖上去救童夕。

    可當他跑到電梯門前的時候,傅睿君已經把童夕拽進電梯里面。門關上。

    看著電梯一路上升,停停走走,他無法確定是那一層。

    去到柜臺詢問,這種大酒店的保密是十分嚴謹的,絲毫不透露vip客戶的信息。

    童夕被一路拽到總統套房。

    男人像地獄的使者,那冷冽的氣場足矣將她凍死。

    被狠狠地甩到大床上,男人上來就粗魯的地扒開那件外套。童夕驚慌失措,緊緊護著衣服大喊大叫,“放開我,放手,不要”

    滿身戾氣的男人像是被激怒的野獸,兇狠地將她撕碎。

    童夕掙扎著,哭喊著救命。

    掙扎中,她捂著衣服逃跑,傅睿君幾步就追上,握住她的手臂狠狠甩到墻壁上。

    背部被摔得生疼生疼,男人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感覺。

    那道目光恨不得生吞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童夕咬著下唇,驚恐不已,眼眶含淚,楚楚可憐的望著眼前瘋了的男人,他恐怖得如同撒旦,莫名其妙攻擊她。

    在他靠近來的那一刻,童夕嚇得手一抖,驚慌過度狠狠地一巴掌甩過去。

    “啪!钡囊宦暻宕嗟穆曇艋厥幵诜块g里,嚇得得她怒喊,“瘋子,你不要過來!

    童夕害怕,身子顫抖著,雙腳在發軟,全身無力地靠在墻壁上,無處可逃。她知道在這個男人憤怒的情況下被折磨是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她指尖顫抖,緊緊揪著衣服,淚水迷糊了她的視線,搖著頭,連聲音都哆嗦了,“求求你,不不要過來不要”

    男人冷魅的目光定格在童夕驚恐的眼眸上,看著她閃爍的淚光,男人心底是揪著痛,可他不甘,憑什么只有他一個人痛?

    他寧愿被砍幾十刀也不愿意受到這種心痛的折磨。比殺了他更受折磨。

    臉上被甩的一巴掌對傅睿君來說不痛不癢,可還是像用刀子插進心臟似的。

    他不顧一切撲上,將童夕雙手手腕掐緊壓在墻壁上,健碩的身體緊緊壓上她。

    炙熱滾燙的呼吸在她耳邊吹入,一字一句,“明天,dna結果出來,我會把果果直接搶回來,我不會再阻礙你跟那個男人天長地久的!

    童夕只聽到dna幾個字,臉色霎時間蒼白,無力的哭了出來,無論何時,她還是斗不過這個惡魔。

    為什么要愛上這樣一個男人?

    男人如同邪魅的撒旦,聽著她的哭泣,聽著她的求饒,卻無動于衷,在墻壁上,大床上,再一次讓她留下恐懼的陰影。

    滿地支離破碎的衣物。

    連同支離破碎的心,嚶嚶旎旎的哭泣聲伴隨著隱忍的喊叫。

    是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這個夜漫長而冰冷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