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你這是什么邏輯?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還差一個小時才能下班,童夕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,找了借口說家里面出事情,直接狂奔著回家。

    下了出租車,飛奔沖向家門。

    氣喘吁吁跑回家,喘著氣從包包里面掏出鑰匙,顫抖著指尖往門孔里面插,額頭上滲透著汗氣,心臟起伏不定,氣息繚亂。

    可是鑰匙還沒有插進門孔,門突然打開了。

    扯開門,童夕仰頭,面前出現的是傅睿君冷冽的俊臉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淡淡的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,兩人都僵站著看著對方。

    而童夕從男人的目光中看到了絲絲憤怒,似乎知道點什么似的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心虛,所以慌張,是錯覺還是這個男人真的知道什么?

    傅睿君不是一般的男人,他的智商可不是她童夕能估量的。

    “你”童夕開口,本來是自己的家,感覺像個外人那么拘束,連進去都不敢,聲音到唇齒間又發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進來吧!蹦腥说恼Z氣生硬,冰冷。

    童夕蒙了,這怎么像這個男人的家了?

    傅睿君拉開門,童夕只好諾諾的走進去,在玄關處換下鞋子,目光掃視客廳,邊換鞋子邊叫,“春姨”

    第一次回來這么緊張的在叫春姨,而不是叫果果。

    聽到聲音,果果和春姨都跑來。

    “媽媽,你回來啦”果果跑過來,張開雙手撲上。

    童夕沒有蹲下身去抱他,目光定格在春姨的眼睛上,隱晦地用眼神交流,果果抱上她的大腿,她只是安慰性的摸摸果果的頭,聲音顯得有些急,“果果乖,媽媽等會找你玩,你讓媽媽進去!

    “好!惫⒖谭砰_童夕。

    童夕沒有理會傅睿君和果果,立刻走向春姨,春姨瞥著眼睛看向廚房,意思是東西藏到廚房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陪我玩吧!惫麃淼礁殿>媲,仰頭溫聲細語。

    童夕剛走幾步,突然聽到果果喊爸爸,嚇得心臟砰的一跳,差點心臟病發,驚慌得猛然轉身,臉色瞬間煞白,瞪大眼睛,聲音也極度響亮,錯愕不已:“果果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果果被媽媽突如其來的驚訝聲嚇得蒙了,縮了縮肩膀,緊張的看著童夕,在看看傅睿君。

    傅睿君看到童夕此刻的反應,不由得勾起嘴角,邪魅嗤笑,從鼻腔發出的冷哼,心情很是不爽,一想到這個女人愚弄他,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叫誰爸爸呢?”童夕生氣的上前,低頭俯視著果果,慌張的神色無法抑制。

    “叫他爸爸!惫掏痰纳焓,指著傅睿君。

    童夕當然知道果果在叫他,男人就站在她身邊,冰冷的氣場壓迫而來,讓她緊張得連目光都不敢看向他,對著果果問:“誰叫你的?”

    果果委屈地嘟著小嘴,“爸爸教的,他說先叫著,如果不是后面再改叫叔叔!

    童夕被氣得肺都炸開,歪頭看向陽臺外面,單手叉腰深呼吸著,對著陽臺外面的天空平靜了些許,緩過氣后又歪頭看向傅睿君。

    男人這時候雙手插袋,后背靠著墻壁,悠哉淡雅的姿態,休閑而隨性,這么大的事情,他像一點感覺也沒有似的,不痛不癢看著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教我兒子這樣稱呼你?”童夕握拳,氣惱不已:“你這么什么邏輯?”

    傅睿君擠著邪魅的冷笑,看著童夕那緋紅氣惱的臉蛋,像個熟透的紅蘋果,他聲音疏離清冷,“我不允許我兒子叫我叔叔,如果不是我兒子,我可以接受他叫我爸爸!

    童夕冷哼一聲,感覺心底涼涼的,“呵呵!”假笑兩聲,繼續:“你還真的不吃虧呢?讓別人的兒子叫你爸爸!

    傅睿君站直身體,走向童夕。

    健碩的身軀,挺拔如松,像一座大山壓來,童夕咽下口水,緊張得緊緊掐著拳頭,目光定格在他冷魅的眼眸上,弱弱的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別人的兒子?”傅睿君冷著零下幾十度的語氣,“如果是別人的兒子,他爸爸是誰?”

    童夕慌得無法回答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別人的兒子,為什么要故意騙我說三歲?”

    “我”童夕頓時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傅睿君雙手從褲袋里面掏出來,繼續往前逼近,“如果是別人的兒子,為什么要跟我一個姓?”

    童夕臉色霎時間又抹上一層灰,驚愕的看著傅睿君,再看向傅睿君身后的果果,心臟像是跳到了嗓子眼,此刻六神無主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!备殿>蝗簧鷼獾拿俺鋈齻字。

    嚇得童夕往后一大步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急促,后面已經是茶幾。

    她的小腿碰到茶幾,失去重心的往茶幾上坐下來,身體慣性的往后倒,她快速用手肘撐著茶幾。

    茶幾上除了果果的畫紙和彩筆,并沒有東西。

    童夕還真沒有反應過來,男人突然壓來,雙手撐到她的頭兩邊壁咚在茶幾上。

    嚇得她立刻松開手肘往后倒,整個人上半身平躺在茶幾上,緊張得雙手緊緊捂住胸前,驚慌失措地看著禁錮她在茶幾上的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果果見到爸爸突然把媽媽禁在茶幾上,以為要發生電視劇里面的羞澀畫面,立刻用手捂著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三秒,果果的小手指便緩緩打開,露出好幾條縫隙,看著前面的兩人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走走開”

    童夕的心臟起伏不定,男人的身體雖然離她還有一點距離,可是這樣雙手壁咚著她,讓她無處可逃,姿勢太曖昧,讓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空氣中都盈滿了男人身上的陽剛氣息,清冽好聞,迷惑人心。

    特別是他那冷魅邪惡的眼神,讓她無時無刻都緊張得要捉狂。

    傅睿君俯視著身下的女子,臉蛋緋紅,緊張得身子微微顫動,目光閃爍,滿是心虛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果果是我兒子對不對?”傅睿君聲音壓低,極致磁性的問。

    童夕不知所措,此刻還隱瞞,似乎已經無法讓這個男人再相信了,如果告訴他,那她兒子就不保了。單憑他那一句,寧愿別人家的兒子叫他爸爸也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叫他叔叔,這么霸道的家伙,絕對會把兒子搶走的。

    不敢作聲,童夕緊張得搖頭。

    “知道欺騙我的后果是什么嗎?”傅睿君一字一句冷冷問道。

    童夕不敢想,此刻,這個男人已經這么確定了,還這樣威脅她,一想到兒子快要被搶走,淚花莫名奇妙的就來了,蒙上眼眶,視線模糊了。

    一直凝視著童夕的眼眸,傅睿君突然看到她眼眶的霧氣朦朧,楚楚可憐又委屈不已的在扁嘴,隱忍著。

    剛剛的憤怒被瞬間刷新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春姨在廚房煮晚餐,本來想出來瞄一眼,看到茶幾上的一幕,嚇得立刻沖到果果面前,捂著他的眼往廚房里面扯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準看!贝阂痰吐暷剜。

    果果嘟嚷嚷,“他們還沒親親呢!

    “等會就親了,不要看!贝阂贪压M廚房,立刻關上門。

    春姨繼續在里面煮晚餐,果果無所事事的在廚房轉了一圈,跑到冰箱里面找吃的。

    拿了一個盒裝酸奶出來,突然發現里面的酸奶下面壓著一個錢包。

    誰把錢包反正冰箱里面冰著?

    果果疑惑地抽出錢包,轉身往廚房走去,春姨忙碌起來,沒有理會果果,果果開門出去。

    客廳的兩人還保持這個姿勢,果果走過去,搖著手中的錢包,“媽媽,我在冰箱里面發現”

    果果的話還沒有說完,童夕歪臉看到果果張揚的拿著錢包過來,臉色驟變,驚叫到:“果果,快拿走!

    果果愣下來,錯愕不已。

    童夕緊張地看著傅睿君,發現他要轉頭去看果果,千鈞一發之時,童夕不顧一切的將身子往里面滑,猛地一撞,額頭碰上了傅睿君下身的位置。

    身體最脆弱的地方被重擊,傅睿君痛得“嗯”的悶出一聲,立刻站起來往后退,痛得額頭冒冷汗,俊眉緊蹙。

    童夕也知道自己撞的不該撞的地方,再羞澀也來不及跟傅睿君糾纏。

    得到自由的童夕立刻沖向果果,搶過他手中的錢包,馬不停蹄沖進房間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快速舉動,在關上房門以為塵埃落定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童夕用力推著門,卻發現關不上了。

    她雙手撐著門,用力推,發現怎么也關不上。

    無奈她伸出頭從縫隙瞄了出來,傅睿君就站在門口,一只手撐著門,從容淡定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“你放手,放”童夕用肩膀頂住門,拿著錢包的手藏在身后面。

    傅睿君稍微用力,童夕被門撞的彈開,差點跌倒。

    男人推開門,緩緩走進去,一步一步往童夕靠近。

    童夕緊張得咽著口水,呼吸不順暢,雙手都放在身后,掐著錢包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不想讓局面變成這樣的,如果傅睿君發現了這個錢包,一定會認為她之前說的都是謊話,只為了貪圖他錢包里面的錢財。

    “手后面拿著什么?”

    童夕緊張得脫口而出:“姨媽巾!

    “給我看看!备殿>滟恼Z氣,嚴肅道。

    “姨媽巾有什么好看的?這是女人的東西!

    傅睿君譏笑,嘴角邪魅勾起,目光清冷,“為了包紙巾你也夠拼的,我都被你撞廢了!

    廢了?童夕立刻垂下眼眸,目光定格在他的某褲位置,邊后退邊問:“真的廢了?”

    “暫時不知道!备殿>讲奖平。

    童夕一個不留神,男人突然撲上,一把抱住她的身子,伸手繞過她的后背捉住她手腕,摸到她手中的東西。

    嚇得童夕驚叫著掙扎:“啊不要”

    過度的掙扎,兩人失去重心往后倒。

    “嗯”童夕悶痛一聲,被男人緊緊壓在床上。

    還好已經退到床邊上,沒有掉到地板,要不然會疼死。

    感覺手中的東西被瞬間拔出來,傅睿君一邊手撐著上身的力量,另一邊手拿到了自己的錢包,看到錢包的那一刻,那顆懸掛的心終于松下來。

    知道傅睿君拿到錢包了,童夕這一次覺得水洗都不清,沮喪得嘆息一聲,她正想出口解釋,傅睿君先開了口:“這是姨媽巾?”

    一句話,有把童夕堵得死死的,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傅睿君下身壓著童夕,附身看向她的臉蛋,她歪著臉緊緊咬著下唇,糾結的神色異常難看。

    女人的目光不敢看他,不像心虛,而更像無奈的無辜。

    傅睿君單手甩開錢包,修長的指尖輕輕撩開皮夾,里面的紙張安然無恙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這么明顯的位置,童夕也沒有發現這章紙?

    或許像她說的那樣,她根本沒有發現錢包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說話?”傅睿君放低聲音呢喃著。

    童夕深呼吸著,心臟起伏,倔強的臉色異常難看,歪著臉,目光定格在墻壁上,堅定的語氣: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沒有拿你的錢包!

    為什么把這句話說得如此悲壯?傅睿君覺得她的情緒有些奇怪,感覺很難受似的。他也從來沒有懷疑過她要拿里面不值錢的紙幣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這個小女人太過介懷,他不想在說錢包的事情,轉移了話題。

    “好像沒廢!彼判缘纳ひ舻吐暷剜。

    童夕微微蹙眉,立刻感受到壓在她小腹上的地方在

    還是如此強悍。

    她臉蛋瞬時間通紅,可還是抿著唇,不去理睬他,不看他,悲壯的語氣呢喃,對此耿耿于懷:“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沒有拿!

    而兩人的思緒不在一個頻道上。

    傅睿君根本沒有把她想成要吞他錢包的意思,而是覺得再不從她身上起來,神仙下凡都壓制不住他的欲望了。

    傅睿君從她身子起來,將錢包放進外套里袋,看著童夕還保持著原來的動作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。

    凝望了她片刻。

    童夕把眼眸閉上,輕咬著下唇。

    傅睿君嘆息一聲,低下頭,修長的五指劃過頭上的短發。

    氣場變得沉悶,壓抑,各懷心事。

    果果在門口偷偷探頭,看向房間里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片刻后,傅睿君轉身,低沉的語氣輕聲:“我先回去!

    他只是轉了身,腳步頓停著,希望這個女人說一句:留下來吃晚飯。

    可是,并沒有。

    只好邁開沉穩的步伐離開。

    走出房間,走向大門,果果緊緊跟在傅睿君后面。

    傅睿君拉開門,突然感覺大腿的褲子被扯了扯。

    他低頭,看到果果仰頭,小臉深沉,大眼睛滿是期待的光芒看著他,鼓著腮幫子,呢喃:“你真的是我爸爸嗎?”

    傅睿君看著他那期待的目光,明明是討厭自己的,一說到爸爸這個詞,他眼神充滿了愛,那種單純的,清澈的,渴望的愛。

    暫時不能百分百肯定,傅睿君很有信心的伸手摸摸果果的頭,輕聲細語:“我是你爸爸,過幾天我就會來接你回家!

    果果珉唇淺笑,點點頭,“嗯嗯,那你要不要接媽媽一起回家?”

    摸著果果小腦袋的手頓停下來,傅睿君身體僵住,目光變得深沉,歪頭看向房間的門,氣場變得壓抑。

    那個狠心的女人,她愿意跟他回家嗎?

    傅睿君沒有說話,揉了揉果果的腦袋,給他一個溫柔的微笑,開門離開。

    果果看著被關上的門,愣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隱隱聽到房間里面傳來哭泣聲。

    果果立刻轉身,沖入他媽媽的房間。

    看到他媽媽就坐在地上,靠著床沿邊,抱著膝蓋把頭窩在膝蓋上面哭泣,肩膀一抖一抖的抽泣。

    低吟的哭泣聲讓他的心很疼很疼。

    果果立刻過去,抱住媽媽的頭,心疼不已:“媽媽別哭,媽媽別哭了,是不是爸爸欺負你了?”

    童夕哽咽著低聲呢喃:“他他一定認為我是貪小便宜的女人,他會認為我很貪婪,很沒品德。嗚嗚”

    果果不太明白媽媽的意思,安慰道:“媽媽別哭了,媽媽不是貪小便宜的人。媽媽,爸爸說過幾天要過來接我回家!

    果果以為他這樣說,媽媽會開心一點。

    可他沒有想到他媽媽會抱著他痛哭了起來,淚如雨下,緊緊抱著他哭過沒停。

    這是果果第一次見到媽媽如此傷心,小心臟受不了,也跟著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哭,只知道媽媽傷心難過,他心就更痛跟傷心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