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這一夜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這一夜。

    童夕再也沒有開過門,趴在床上哭累了,也睡了。

    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,此刻發現她都把傅睿君鎖在門外進不來。

    童夕連忙起床,進入衛生間簡單洗漱打扮,換套休閑衣服,便開了門。

    走出客廳,那個男人坐在沙發上,背對著她的方向,一動也不動,嚴冷的背影看起來竟然有一絲絲的落寞孤寂感。

    童夕很內疚,緩緩走過向客廳沙發,低頭淡淡的開口:“我昨晚上睡著了,忘記把門打開,你你怎么不叫醒我開門給你?”

    傅睿君抬起頭,即便是一晚上沒睡,清冷的俊臉看起來依然沒有絲毫疲憊感,深邃如同黑曜石那般迷人。

    炙熱的視線凝視著童夕的俏臉,沉默了好片刻,嘴角輕輕上揚,勾出一抹邪魅的淺笑,“哭了很久嗎?眼睛都腫了!

    童夕急忙摸上自己的眼袋,慌了神:“沒,沒有!”

    傅睿君指著他身邊的沙發,“坐這邊吧!

    “嗯?”童夕有些蒙,對著傅睿君,她完全變得無能了,她以前不相信那一句話的,現在完全相信:在深愛的男人面前,女人的智商是0。

    “哦哦!蓖ν殿>磉呑,目光定格在茶幾的文件上。深怕這個男人又要談離婚的事情,剛剛坐下來后,立刻又站起來,緊張不已:“我還是去煮早餐吧!

    她剛剛站起來,傅睿君一手握住是她的手臂,把她拖下來坐到沙發上:“我們結婚!

    “嗯?”童夕錯愕的看著傅睿君,以為自己聽錯了一個字,是結婚還是離婚?

    傅睿君拿起桌面的資料放到童夕手中:“這是我跟你的結婚申請書,我們在國內登記,但卡冥國的結婚證書必須毀掉!

    童夕諾諾的低頭著手中的資料,而這一次,是她看得懂的國語文字,珉唇苦澀一笑,并沒有太高興。

    因為傅睿君這是在妥協。

    即便這樣,她還是很認真的把資料申請看完,拿起筆,絲毫沒有猶豫,在上面簽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傅睿君珉唇淺笑,心里絲絲甜,輕佻的問道:“你有這么愛我嗎?非得要跟我結婚不可?”

    童夕猛地一頓,握筆的手僵住,頓了幾秒仰頭看著這個男人,臉蛋微微泛紅,“我是個傳統的女人,我不想做離婚的女人,我才20就要成為二婚,我以后還能嫁出去嗎?”

    傅睿君單手靠在沙發椅背上,托著頭一臉邪魅的笑意,眉目間帶著讓人猜不透的輕佻和雅痞,“你這種身材的女人,一般男人都搶著要!

    童夕低頭瞄了一下自己的胸脯,緊張得又縮了背,不知道這個男人怎么這么矛盾,以前就一直拿她的胸來說事,不是畸形就是激素吃多了,現在又暗指她身材好,啥意思?能不能不那么矛盾,行不行?

    “所以說,你不是一般的男人就對了,你喜歡平乳?還是喜歡飛機場?超級小杯?作為你老婆,那我有必要去縮胸,縮成a如何?”

    傅睿君臉色一沉,嚴厲的目光凝視著她的眼眸,冷冷的噴出一句:“你敢?”

    帶著警告的語氣,讓童夕蒙了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童夕深呼吸一口氣,把桌面的紙推給他,“你也來簽字,如果我們在國內結婚了,其他我都聽你的!

    這個女人這么想嫁給他,傅睿君覺得后面的路再難走,他也要扛下來。童夕昨天流的淚,到現在還疼在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傅睿君也拿起筆,在上面一欄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童夕久違的笑容終于露了出來,但還是讓自己保持矜持,畢竟她是個女生,再愛這個男人,也不能這么廉價。

    別人都說,太容易到手的,男人往往不會珍惜,她沒有辦法放棄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她的愛情觀,就是喜歡了就拼盡自己的努力去爭取,不嘗試過又怎么知道不會成功呢?

    傅睿君放下筆,童夕溫聲細語問道:“那我們接下來該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先把這份表格上交,領導審批同意我結婚,才可以!

    童夕眉頭緊皺,錯愕的看著傅睿君:“為什么要你領導同意?”

    傅睿君拿著資料站起來,深呼吸一口氣,“我是軍人!

    “那如果你的領導不同意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一般情況都會同意的!敝幌抻谝话闱闆r,而他們剛好是不一般的情況,所以,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進入房間,傅睿君把文件放好,然后進去衛生間洗漱。

    童夕連忙跟上他的腳步進入房間,“睿君,我們什么時候回部隊?”

    “傅睿君從衛生間里面傳來刷牙那種含糊的聲音:“明天!

    好快

    童夕嘆息一聲,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,房間里面的手機響起來,童夕走到桌面上,拿起手機放在耳邊,“喂?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傳來她公公的聲音,“小夕,你趕緊跟睿智回家,你爺爺他中毒進醫院了!

    童夕猛地一怔,立刻拿著手機沖向傅睿君,“睿君,爸爸來電話,說爺爺他中毒進醫院了!

    傅睿君剛剛洗臉,把毛巾往洗臉盤一甩,轉身走向門口的童夕,立刻接過童夕手中的手機,對著電話喊了一句:“爸”

    聽著電話,臉色驟變。

    中斷電話后,傅睿君扯上童夕的手,急忙拖著往外走。

    醫院。

    重病vip監控室外,傅家一整家人都到齊了。

    眾人都面色沉重,而醫生給出他們的消息更加讓人心慌。

    老爺子是金屬汞中毒,就是名字叫水銀的一種化學物品,而老爺子體內的毒性已經超出正常值的幾百倍,懷疑是被注射進去的。

    急性中毒搶救過后,也出現嚴重器官衰竭,解毒治療療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,要長期進行解毒,身體支撐不住,會隨時沒命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讓傅家晴天霹靂。

    更為可怕的是,老爺子體內的毒是被注射進去的,而老爺子此刻還在半昏迷狀態,根本不能清晰的講述到底發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傅睿君不敢相信,昨天,他爺爺還好端端的跟傅家的人在一起,見傅二少的女朋友,只是相隔一天,他就已經急性中毒入了醫院。

    這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這讓傅家陷入了沉重的氛圍,各種猜測。

    在醫院守了一會,老爺子的病情穩定下來,大家都回了傅家。

    豪華奢靡的水晶燈之下,絨毛歐式沙發上坐滿了傅家的人。

    眾人臉色異常沉重,也同時報了警,讓警察介入調查,警方過來,帶走家里的監控攝像后,簡單盤問后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傅睿君的父親傅功顯得十分悲傷,托著額頭在一旁低著頭,肩膀沉重得像要無法支撐。

    老爺子已經八十有余,一向硬朗,如今病如山倒,家大業大,總有那么一些人特別關注。

    大伯傅成推了推老花鏡,五十來睡,還顯得很年輕,但他已經很多年不管傅氏集團了,早早退休在家里養著,可這一次就特別熱心的問道:“爸這次出事了,公司多多少少會受到影響的!

    傅功一怔,從悲痛中抬頭,看向他大哥,“能有什么影響,爸他除了擁有公司最多股份之外,也從來不會參與公司的運作!

    “那爸出事了,外界也會猜測公司股份變更的事情,還有我們這么大一個集團,在冰城的影響力可謂數一數二,股市一定會受到波動著,這個時候,我們應該想想如何穩住局面!

    “那大哥你想如何?”傅功不悅的問道。

    傅成在一次推推老花眼鏡,低下頭想了想,還是沉默了,估計是沒有什么好辦法或者根本沒有想法,只是想煽動大家去分割老爺子手中的財產。

    傅家三位少爺就這樣安靜得坐在沙發上,看著這兩位年過半百的男人在討論這件事。

    讓他們覺得可笑的是,這兩位年過半百的老男人已經退休了好多年,而現在代理總裁是老爺子的親信,而三位少爺都沒有在傅氏集團上班。

    這是傅老爺子鍛煉他們的手段。

    傅大少憑著自己的能力,開了一家物流公司,雖然小公司,但還有些小成就。

    傅二少在私企上班,職位ceo,雖然幫別人打工,但還是能力強悍,在圈內小有名氣。

    傅三少,國家一級特種兵,對經商完全沒有興趣,從小的愿望就是維護世界和平,保衛國土,成為英雄。

    而傅三少是最不切實際的人,但是他是唯一一個能追求自己夢想的傅家人。

    傅家三位少爺也只有傅睿君曾經登記結婚,可以說是隱婚,在外界所有人都認為傅家三位少爺都是鉆石單身漢。

    童夕打量著這一家人,蹙眉沉思,爺爺到底是被誰注射了水銀毒液,這樣做對誰最有利?

    答案顯而易見,對她也很有利,因為她和傅睿君的結婚協議書上面是有一條很特別的條例,老爺子出事了,估計再也沒有人知道這條例,也不會有人再動歪腦筋,打她那個繼承財產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那她和傅睿君可以用這么糾結,連卡冥國的婚姻也不需要離了。

    童夕很不道德地心里一樂。

    在老爺子還在醫院的這一刻,她也覺得自己不應該開心,但是自從看清老爺子的真面目,她對那個老人沒有半點好感了。

    因為老爺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,只為謀取她另一個身份的繼承財產而已。

    童夕還發現了另一個比她更不道德的女人,那就是她后婆婆何茜。

    她竟然在這么沉重的時刻,低著頭修指甲。拿著那磨指甲的認真不已,也不管她老公跟大伯掙得火燎火急的。

    傅大少沉冷的目光看向傅睿君,“三弟,爺爺出事,你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治好爺爺,找到兇手!备殿>苷J真的回答了傅大少的問題。

    傅二少不由得嗤笑,“三弟除了懂得警惡除奸以為,還懂得了什么?”說著,傅二少把頭探向傅睿君,問道:“三弟,我想你對傅氏集團也沒有興趣的了,你就幫忙查到陷害爺爺的兇手就行,企業的事情你不用管!

    這時候,大伯傅成突然插上一句:“我記得爸好像說過,睿君他已經不是我們傅家的子孫。企業當然沒有他的份!

    何茜猛地一頓,磨指甲的動作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傅功臉色驟變,他就傅睿君這一個親生兒子,現在被排除在外,他急躁地站起來,“大哥,你這話什么意思,爸爸他說的是氣話,你也信!

    大伯也氣惱得站起來,掐著拳頭,“什么氣話,這明明就是當著大伙的面很認真說的,這是口頭遺囑,是具備一定的法律責任的!

    “你這是想把我們家排除在外,不要分割傅家財產而已?”

    大伯氣惱上前,咬牙切齒狠狠道:“不是我排除你們,是爸的意愿!

    火藥味逐漸上升,整個客廳走一股化不開的壓抑籠罩,童夕看著這兩個年過半百的老男人,就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老爺子不是還沒有死嗎?這兩兄弟平時看起來和和睦睦,一道這個時候就狗咬狗骨了?

    真可怕,童夕歪頭看了看傅睿君,發現他依舊淡漠從容,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,而兩男人快要打起了,這三位少爺卻以看戲的心態對待。

    這爭執一直持續到傅管家進來,“老爺的律師來了!

    律師?

    兩位年過半百的老男人頓時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管家把律師領進來,因為是老爺子的負責律師,所以傅家的人都認識他。

    招呼坐下,大家疑惑,老爺子還沒有死,律師過來是要做什么的?

    律師從文件夾里面拿出一份資料遞給大家。

    “這是老爺子很久前就分配好的一份遺囑,大家過目一下!

    拿過遺囑的副本,大家都認真看著,所有人的臉色驟變。傅睿君看完這份遺囑,往桌面甩去,冷冷道:“爺爺還沒死,你拿遺囑過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律師猛地一怔,錯愕的看著傅成,“傅先生打電話給我說,老先生已經過世了,我才拿過來的!

    眾人大怒,臉色陰沉難看,瞪向了大伯傅成。就連大伯的兩個兒子也不行袒護他,這做法太過分。

    傅成尷尬的握著拳頭放到嘴邊,輕輕咳嗽了一下,“我以為爸他救不活了!

    這話一出,連大少二少都來氣了,深呼吸一口氣把憤怒隱隱壓下。

    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,這份遺囑分配傅氏集團的股份,傅睿君占老爺子所有股份的三分之二,而剩下的三分之一由家里其他幾口人平均分配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,連傅睿君都黑了臉。

    他爺爺這是有多恨他,明知道他討厭經商,還把企業交給他?

    提前知道遺囑分配,此刻整個客廳陷入了死寂的氛圍。

    沒有人再說話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童夕一直在追問傅睿君,這個害爺爺的兇手到底是誰?

    傅睿君一路上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得不到傅睿君的回應,童夕顯得落寞,一個人像被孤立起來似的,慢慢跟著這個男人身后,回家。

    回了公寓,傅睿君連晚飯也沒有吃,倒床就睡。

    童夕坐在梳妝臺前面,看著她和傅睿君簽下的那份結婚申請書,期待傅睿君趕緊交上部隊,讓他們可以在本國登記結婚。

    童夕轉過頭,看向大床上的傅睿君。

    他睡姿正規正矩,躺了半邊床,估計是昨晚一夜未眠,又為老爺子的事情心煩了一天,所以才會這么疲憊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真的可以管理好傅氏集團嗎?他會放棄他的使命回家嗎?童夕此刻開始期待這個男人的未來,會是繼續當兵還是會改變回家繼承家業?

    但是她肯定一點,無論他如果改變,她童夕都要一輩子跟隨身邊。

    看著床上的男人,童夕沉默了良久,突然站起來,走向傅睿君。在他床邊坐下來,雙手撐著床慢慢靠近他。

    癡迷的目光看著男人的五官,像個小迷妹似的,嘴角噙笑,目不轉睛。

    男人的五官棱角分明,剛毅俊朗,劍眉英氣逼人,鼻梁高挺,淡色的薄唇性感魅惑,讓人一種無法抵御的俊氣。

    越看越忍不住靠近,童夕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,就這樣慢慢貼近,然后眼眸緊閉。紅唇貼上了傅睿君的薄唇。

    那一刻,心臟抖了抖,她無法形容此刻偷吻的刺激和悸動,心情異常激動,心臟跳得快要爆炸,而貼上他的唇后,溫溫的潤潤的感覺讓她覺得很滿足,很想繼續,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傅睿君猛地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是童夕放大的臉蛋,白皙粉嫩,紅暈布滿了整個臉蛋。

    她眼睛靜靜閉上,長長的睫毛一抽一抽的微微在動。

    傅睿君深呼吸,繼續深呼吸,瞇著迷離的眼眸在等待,童夕身上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,氣息繚亂了他的心,甜甜潤潤的唇吻上了他之后竟然不動了。

    心里特著急的想自己張開嘴攻城掠奪,傅睿君還是忍下了這種沖動,等待她的主動。

    這個女子,有種敢偷吻睡著的他,怎么就不繼續下去,只是舌頭應該伸出來,是不是手也改摸上他才對?

    見童夕羽翼般的睫毛閃撲兩下,傅睿君立刻閉上眼睛,假裝繼續睡覺。

    期待的心在顫抖,傅睿君忍不住輕輕啟開唇,可剛剛才想動,下一秒,童夕慢慢離開他的唇,珉唇憨笑,低著頭羞澀不已,連睡著的傅睿君都不敢正眼看一下,甜甜的滋味在心底蔓延,站起來轉身。

    傅睿君眉頭緊蹙,一個親吻就滿足了?

    傅睿君本來就不想去惹她的,可是這個女子竟敢先來惹他?

    偷東西是要付出代價的,偷吻也是同樣道理。

    童夕剛剛轉身,傅睿君突然從床上坐起來,伸手從童夕身后抱住她,嚇得童夕驚叫一聲:“啊”

    下一秒,身子被身后的男人抱住,緊接著抱著她往后倒,整個人倒在床上,而傅睿君立刻翻身壓上。

    二話不說,狂熱的吻直接攻來。

    嗯?童夕驚慌失措,雙手抵住傅睿君的肩膀,大眼睛眨了眨,此刻臉蛋像紅蘋果似的,因為她知道剛剛的偷吻被發現了。

    而且很不幸運的引起了男人雄性荷爾蒙的強勁欲望。

    在童夕不知所措之時,男人的吻狂野。

    直至到不讓她呼吸似的,把她的空氣都吸干,唇舌微微脹疼,心臟顫抖得快要病發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才依依不舍的放開她。

    像攻城勝利似的,傅睿君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粉嫩的紅唇,邪魅的一字一句:“小偷,下次偷東西,請專業一點!

    童夕珉唇,臉紅耳熱,羞澀得無地自容,但又氣憤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這樣說她呢,童夕不忿:“我自己的老公,吻一下怎么就叫偷呢?”

    傅睿君喉嚨上下滾動,一股莫名的火焰在小腹燃燒,看著童夕此刻嬌俏的模樣,一種難以壓制的情愫滾動。

    傅睿君不知道該如何跟自己的老婆順其自然的展開第一次。

    吸取上次的教訓,傅睿君掀開被子,捉住童夕的手,拖著往衛生間走去,“走,我們去洗澡去!

    以免童夕又像上次那樣,要找洗澡的借口,這一次他主動提出,該不會有錯了吧。

    童夕猛地一震,嚇得那臉一陣紅一陣白的,推著他的手掙扎,“你干嘛?為什么要一起洗澡!

    “一起洗澡比較快!备殿>久嫁D身看著她,口干舌燥,異常難受,“還是可以不洗澡,反正我不覺得你臟!

    童夕此刻徹底明白到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心臟劇烈起伏,她真的是服了這個男人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這么直接?

    一次都沒有坦誠相待過,就要一起洗澡,除非她瘋了。

    再不知害羞,她也下不了這個臉,放不開這個結,她沒有這么開放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不要”童夕慌張地掙扎。

    傅睿君轉身,捉住她兩只手腕,蹙眉問道:“洗還是不洗?”

    “那有你這樣的男人的!蓖鈵啦灰。

    傅睿君此刻也急了,深呼吸一口氣,直接來了一句:“我現在想跟做那種事情,你要怎樣才愿意?”

    童夕臉蛋刷的一下,從頭皮爆紅到腳趾頭,心臟砰砰砰的跳炸開了煱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