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我也是你的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翌日清晨,童夕從被窩里面鉆出來,一夜輾轉難眠,此刻感覺到眼睛臃腫難受,哭得太多讓眼睛變得干澀。

    身邊的位置已經不見傅睿君,他的被子疊成了方塊形狀放在后面,整齊得有菱角。

    想到這個男人的可惡,童夕就氣不過去,伸腳踹了一下,方塊被子被踢散開來,她起了床垂頭喪氣的走向衛生間。

    十五分鐘洗漱干凈后出來,換上衣服,簡單的涂點面霜就出門了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面。

    童夕一五一十的跟警察說了昨天的遭遇,然后從警察哪里得知,現場并沒有發現艾米,而只剩下一灘血,而艾米卻消失了。

    得知這個消息,童夕心情相當郁悶,這兇手一天不捉住,她就一天不得安心,畢竟現在這個兇手想要害她呢。

    從警察局回到傅家,還沒有進家門,在門口就遇上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,男人手拿文件包,恭敬的上前:“童夕小姐你好!

    “你好!蓖χZ諾的看著他,禮貌地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男人從身上拿出一張名片,笑容和煦:“我是傅睿君先生的代表律師,有關于你們兩人的離婚事宜由我來辦理,你看能不能抽點時間出來把事情給辦理了!

    童夕低頭看著名片上的字體,不由得苦澀一笑,這個男人還真的是迫不及待啊,她又有什么值得留戀呢?

    “好,陳律師是吧,我們到外面咖啡廳去吧,家里不方便!

    “好的,請!”陳律師做出請走的動作,紳士地并肩童夕轉身走向大馬路。

    在咖啡廳坐下,兩人點了一杯咖啡,陳律師就從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協議遞給童夕,“童小姐,你在下面簽名,按手印就可以了,我會盡快將離婚手續辦理好!

    童夕接過文件,打開瞄了一眼,上面的文字讓她十分頭痛,眉頭不由得深深蹙起,該死的!結婚的時候也是這種她看不明白的外語文件,離婚還是這種雞腸文,連國語和英語都沒有翻譯,讓她看什么?

    “為什么又是這種我看不懂的字體?”童夕懊惱不已,這個小國家位于南非,相當小但很發達的一個國家,允許結婚年齡是偏小。

    陳律師珉唇一笑,拿出鋼筆遞給童夕:“童小姐放心簽名吧,上面的協議對你百利而無一害,我都為你看過了!

    童夕抬頭頓了幾秒,凝視著陳律師,糾結片刻立刻拿過他的筆,簽名打手印,快速而果斷的把自己的名字寫下來,從此再也不想跟傅睿君有半分關系。

    簽完名字,手印也落在紙張上,童夕顫抖著冰涼的手指,拿起咖啡,一種無法形容的痛心,隱忍著不讓自己流露出半點不舍,安靜地喝著咖啡。

    陳律師拿起已經簽好的離婚協議書查看,十分感觸:“童小姐,這份協議有點不近人道,太過狠了!

    童夕微微一頓,喝咖啡的動作僵住,抬頭看向陳律師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陳律師嘆息一聲,把文件裝入公文包,放到旁邊的椅子上,拿起咖啡,抬眸對向童夕,“我剛剛跟童小姐說,這份協議對你百利而無一害,其實里面包括了童小姐跟傅先生離婚后的財產分割!

    童夕不由得冷冷哼了一聲,嗤之以鼻:“我身無分文,哪里給他分割什么財產?”

    陳律師珉上一口香濃的咖啡,緩緩放下杯子,深沉的目光盯著童夕:“是傅先生分割給你的財產!

    童夕不以為然,聳聳肩:“他欠我的,分我一半也是應該!

    律師爽朗淺笑,“那傅先生欠你的還蠻多的!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童夕此刻開始好奇協議里面到底寫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所屬全部都分割給童小姐了!

    童夕臉色瞬時沉了下來,緊張的靠上桌面,不敢置信: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全部?”

    陳律師淺笑,“這是我做離婚律師以來,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離婚協議書,意思是:傅睿君名下的房產,車輛,存款,投資和傅氏集團股份等,全部歸童小姐所有,還包括了傅睿君先生本人!

    “包括傅睿君本人?”童夕錯愕不已,秀眉都凝成一團了,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搞什么?說她比蒼蠅還惡心,厭惡她的程度簡直讓人發指,她以為自己會被凈身出戶的,此刻又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全部財產給她已經夠不可思議了,還把自己當成物品,分割給她所有?

    實在匪夷所思,童夕搖著頭,“陳律師,你別開玩笑了。這不可能的!太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陳律師:“嗯嗯,我也覺得很匪夷所思,不過我看過你們的結婚協議書,有些條例也與眾不同!

    結婚協議?什么條例與眾不同?

    童夕微微一頓,準備開口問話,可這時候,陳律師的手機響起來,他立刻低頭拿起手機接通。

    講完話就跟童夕道別,急急忙忙的拿著公文包離開。

    留下童夕一個人傻傻的愣在咖啡廳里面。

    由此,她還是無法相信陳律師的話,如果傅睿君有點良知,知道自己對不起她在先,凈身出戶還情有可原,可是凈身還不出戶,還把他自己也分割給她什么什么意思?

    這不是變相的把離婚協議變成賣身契了嗎?

    出軌的男人,送給她,她都不稀罕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拖著疲憊的身軀,迎著太陽,童夕無精打采地從地鐵站走回家,剛剛回到家門口,一輛熟悉的車輛?吭谇懊,她停下腳步,看向車頭,隔著車玻璃可以看見車內的傅睿君。

    兩人四目相對,童夕無法動彈,緩緩握拳,輕咬下唇瞪著他。

    傅睿君下了車,走向她。

    挺拔高挑的身軀,步伐沉穩有力,氣場冷冽,走到她面前,目光顯得柔和,淡淡的問:“協議簽了嗎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問話,童夕冷冷嗤笑一下,心如死灰。仰頭望著男人的深邃,“簽了!

    像是如釋重負,傅睿君突然伸手,握住童夕的手腕,拖著往車輛走去,童夕驚慌掙扎:“你干什么?傅睿君,你放開我!

    “跟我去一下現場!备殿>J真的語氣十分嚴峻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現場?”童夕用力甩著自己的手腕,可依然抵不過男人的力氣,正確來說,這個男人還沒有發力,就輕易的把她給扯到副駕駛邊上,扯開門,硬把她塞進去,“傅睿君,你到底想怎樣?”

    傅睿君甩上車門,快速轉過車頭,在駕駛位上拉開門,上了車后扯著安全帶,不同以往的溫和:“把安全帶系上!

    童夕氣惱地扯了一下門,發現被鎖死,深吸一口氣,歪頭瞪向他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放我下車!

    “別鬧了!备殿>犷^看向她,瞇著邪魅的眼神,嘴角輕輕上揚:“是你自己系,還是我幫你!

    被男人帶著威脅的眼神看得心里發毛,童夕不情愿地拉上安全帶,負氣地看著車窗外面。

    車子啟動,行駛在道路上。

    沉默的車廂內,氣流十分壓抑。

    兩人都沒有說話,靜得有些滲人,童夕不想理會這個男人,更加不想再跟他說話了,倏地,車內回蕩起輕柔的歌聲。讓整個氣氛都緩和下來,童夕的心情也變得平靜。

    聽著音樂,看著外面的道路,童夕感覺十分熟悉,似乎是去軍營的路,而傅睿君所說的現場,是指魯彤彤被殺的第一案發現場嗎?

    這些偵破案件的事情,是警察的分內事,她不想過多參與,但對于離婚協議一事,她還是有很多疑問,剛剛律師走得比較急,她不及問。

    想了想,童夕呆著目光看向前面,淡淡的問道:“你真的把所有財產都分給我了?”

    傅睿君低沉的聲音發出一個鼻音:“嗯!

    童夕覺得十分諷刺,冷冷一笑:“你不是說我愛慕虛榮嗎?這么惡心我,還把所有東西都給我,你是不是有?”

    傅睿君沉著臉,表情嚴峻,沒有一絲開心的神色:“那你就當我有病好了!

    童夕氣惱的握住拳頭,轉頭看向他,一字一句:“你給我財產,我可以理解你有病,可是律師說,你本人也分給我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傅睿君突然珉唇淺淺一笑,認真看著前方,“離婚總得要分割財產對吧,車是你的,房是你的,錢是你的,我也是你的,這分得比較干凈利落一點!

    童夕無奈得苦澀冷笑,這是她聽過最無賴的說法,聽說過離婚分財產,分小孩,分寵物的,還真沒有聽過分老公的。

    “都離婚了,我還要你干什么?”童夕反問。

    傅睿君語氣變得溫柔,散漫慵懶:“隨便,你喜歡怎么用都行!

    喜歡?童夕覺得這個男人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讓她無所適從,迷茫不已。

    他越是這樣,她心里就越是難過。

    童夕沉了下來,沒有作聲,聽著悠揚的音樂,酸酸苦澀的滋味讓她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歪頭望向傅睿君俊逸的臉龐,眸色微微變得鋒利,“離婚后,這車是不是我的?”

    傅睿君淺笑,“嗯,是你的!

    “那好,停車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睿君疑惑地歪頭看向她,瞥了一眼,還在繼續認真開車。

    童夕咬著下唇想了三秒,一字一句厲聲道:“停車,既然這車是我的,那你給我下車,你喜歡坐出租也好,走路也罷。把車給我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女人”傅睿君無奈又無語,雙手握緊方向盤,氣得咬著字。

    童夕氣惱得低吼:“立刻,停車”

    咻一陣急速的剎車聲響起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。

    傅睿君雙手撐腰,臉色陰沉,氣得火冒三丈卻無處可發泄,站在荒無人煙的公路上看著車輛被童夕大搖大擺開走,而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    他知道離婚后,自己會過得很慘,但沒有想到這么快就見效。

    時不時有車輛從傅睿君身邊飛馳而過,烈日當空,微風徐徐,傅睿君無奈地從褲袋里掏出手機,感嘆世態炎涼,人心難測,哎還好這個世上有打車軟件。

    離婚協議都還沒有生效,這個女人倒是拽起來了,傅睿君此刻已經看到了日后被無情打擊的慘淡日子。
閱讀首長大人別嘚瑟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