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8 你配不上他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喬斯打定主意,再瞇十分鐘就起床,但還沒等她完全蘇醒。

    門輕輕打開,熟悉的腳步聲在房間內響起。很輕,但她還是聽到了。

    他沒走!

    甜蜜和安心又重回她心頭,她微微一笑。但不想破壞這種微妙的感覺,假裝還在睡。

    一個輕吻落在她額頭上。

    “早安,我的睡美人!”男性溫柔的嗓音在她耳旁響起。

    她像只小貓似地舒服地蹭了蹭,發出一聲嚶嚀!霸,凌!”

    感覺他向她吻來,她忙用手一檔!斑沒刷牙呢,不衛生!”

    “我們交換口水的運動還少嗎?老夫老妻了,需要介意這么多?”莫少凌分開她的手,執意吻上那柔軟的唇邊,輾轉纏綿,汲取她香甜的蜜津。

    她的唇齒間彌漫著玫瑰花的清香,勝過一切甜蜜的果實,引得他不愿罷手。但他知道她還沒完全恢復,不想自己強烈的欲望弄傷她,很困難地結束了這個吻。

    “小乖乖,起床吧!我給你準備了早餐!

    “這么好呀?你知道我想吃什么嗎?孕婦的胃口可是很挑剔的哦!眴趟篃o所顧忌地和他撒嬌。這令莫少凌意外之余,更多的是欣喜。

    這代表她已經暫時忘記了眼睛的事嗎?

    這樣的她,他已經太久沒見過了,久到令他懷疑是否會有這么一天。

    但,終于讓他等到了。他會慢慢將她從自己圈定的牢籠中解救出來,幫她重新找回自信和樂觀。

    “那請問挑剔的小孕婦,您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紅薯粥!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你騙人!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什么時候騙你了?”他把碗送到她鼻子前面,“聞聞看,是不是紅薯粥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亮了一下,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喝那個?”

    “因為你昨晚做夢的時候,一直喊著要喝紅薯粥!

    “討厭!我才沒那么饞嘴呢!快說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就是早上突然閃過一剎那的念頭,覺得你可能想喝紅薯粥。這是不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?再試一次。我想吃奶油小饅頭,這下沒有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還別說,真的有!香不香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難道是我肚子里的小蛔蟲?”

    “對呀!小蛔蟲要鉆回你肚子里了”莫少凌去撓她的肚子,喬斯笑得“咯咯”叫,笑聲如銀鈴般清脆!昂昧撕昧藙e鬧了,我肚子疼!”

    莫少凌忙緊張地問:“怎么了?是不是動胎氣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騙你的!”她得意洋洋,齜牙咧嘴。

    莫少凌啞口無言,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故意害他擔心很好玩嗎?這個小東西,也就只敢欺負他了。偏偏他在外人面前強勢,對她卻溫柔得不得了,捧在手心都怕化了,也只好乖乖任她欺負了。

    “凌我好感動哦,你竟然一大早就為我下廚。你說我該怎么回報你呢?”喬斯挽住他的手臂撒嬌,乖得不行。

    莫少凌和她咬耳朵,“你只要像昨晚那么熱情地報答我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討厭!”她嬌嗔著捶了他一小拳頭。

    “我討厭嗎?你昨晚可不是這么說的?要不要我們重溫一下你昨晚是怎么討好,求我再賣力一點的?”莫少凌作勢又要把她撲到在床上。

    喬斯忙認錯,“好了好了,是我錯了,全世界就你最好了!來,親一口!我的好老公最乖最乖了,人家好愛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也很乖,老公也愛你哦!”

    甜言蜜語不時從房間內傳出,這個清晨因此格外美麗。

    生活似乎也沒有因為失明完全崩塌,有了莫少凌和小恒的支持,喬斯漸漸發現失明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至少,她不是一個完全的廢人。

    她開始學著在黑暗中做很多事,自己穿衣服、自己洗澡,自己進出,有時候還能做一些家務。

    失明后,感官變得比以前靈敏了很多,她的記憶力也瞬間提升了,大致把整個房子的構造都記了下來。不需要傭人幫忙,也能準確找到各個房間。

    但對她而言,這還遠遠不夠。

    如果一輩子失明,她還有很多東西要學,比如盲文。更重要的是,她不能因此放棄設計這一夢想。她要學會在黑暗中作圖。

    也許因為失明,她能設計出比以前更加精彩,別人看不見的東西。

    畢竟,她現在的世界,與常人完全不一樣。她感覺到了很多之前忽視的東西,這都能成為她新的靈感。

    重新拿起畫筆,喬斯不免有些緊張,就像第一次學習設計時一樣。

    她用手感覺畫紙的大小,找到中心,然后拿起筆,在上面繪出心中所想的那條美麗的裙子。

    她的設計靈感,來源于清陽光,她希望設計出一條如云朵般輕盈,陽光般璀璨的裙子。通過色彩的漸變,展現出清晨、午后、黃昏三個不同時段的陽光,其中也蘊含著人的一生。

    手飛快地在圖紙上運作著,她不知道自己畫得怎么樣,只能在心中描繪它的形狀。

    也許她太過激動,以致連筆都抓不穩,手一抖,筆掉在了地上,滾出了一段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推開椅子,半伏在地上摸索,卻摸到了一雙冰涼的鞋子。女人動物型的香水味鉆入她鼻息,她認得那香水,是歐怡雪的。

    她的心如弦一般繃緊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見,喬斯!”她怪腔怪調道,尾音夾這一絲足以將人心冰封的寒意。

    喬斯不想理會她,繼續摸索自己的筆。

    “在找什么?要不要我幫你?”她俯視著趴伏在她腳底的瞎子,渾身說不出的痛快,每個細胞里都如同有一個魔鬼在叫囂,瘋狂而狠毒。

    摸到了!

    喬斯一喜。正要將它抽出來,歐怡雪的腳卻踩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皺眉,“請你抬腳!”

    “sorry,我踩到你的東西了嗎?我怎沒發現!”歐怡雪故作驚訝,聲音令喬斯發毛,她能夠想象她掩唇嬌笑的樣子有多么惡心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她來的目的,但她告訴自己,無論她說什么,都決不能往心里去。她無非是想打擊她的自尊,讓她退出罷了,她不能上她的當。

    她相信凌對她的感情!

    “你在畫什么?是衣服嗎?幸虧你眼睛瞎了,不然會很難過的。你不是一直很驕傲,把自己當做了不起的設計師嗎?如果你看到這個鬼東西,一定會氣暈過去吧!”

    歐怡雪毫不留情地譏諷著,想盡辦法挖苦她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一個瞎子能當設計師嗎?真是可笑死了!”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喬斯聽到畫紙被撕裂的聲音,隱忍著胸口的怒氣,拳頭已經握得緊緊的。她一遍遍告訴自己無所謂,她說什么根本不能決定她的命運。

    可是

    正如她所言,她只是個可憐的瞎子,她真的能繼續設計嗎?

    那是她的夢想,如果她永遠不能再繼續自己的夢,比殺了她還要痛苦!

    “你只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嗎?就像一條可憐的毛毛蟲,只能被我踩在腳下。就憑你現在這個比廢物更沒用的樣子,憑什么和凌在一起!你以為,他會允許自己一輩子和一個瞎子在一起嗎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情,與你無關!”喬斯站了起來,努力把背脊挺得直直的,不泄露一絲一毫的怯懦。但她的身體,顫抖得厲害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霸占了我的男人,怎么可能與我無關!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!這是他的選擇!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勾引他,他不會受到蠱惑,和你在一起!失明前,你就處處比不上我,F在變成了個瞎子,更沒有資格和我搶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沒有想過,他堂堂金融財團總裁,怎么能允許自己的妻子是個殘疾人。你不怕成為他的羞恥嗎?你想讓全天下的人都恥笑他有個瞎子老婆?”

    “真要真心相愛,別人的看法我們根本不在乎!凌愛我,這就夠了!”她大聲駁斥,更像是在給自己信心。她怕一旦自己有絲毫的動容,就會被她有機可乘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愛你,也是過去的你!我承認,我是輸給了你,可那是以前你現在只是個可憐的瞎子,憑什么以為他還會像以前一樣愛你?”

    “即使他現在對你還有一絲感情,那都是出于憐憫。很快他就會厭倦你,受夠了照顧你這沒用的廢物!廢物——”歐怡雪的語氣越來越狠,咬牙切齒,眼中怒火如毒龍般瘋狂燃燒。

    各種嫉妒怨恨一時全部涌上胸膛,她惡狠狠地將喬斯推倒在地上,恨不能沖上去踩幾腳。

    喬斯狼狽地撞翻了椅子,一下失去了方向感。她慌亂地試圖爬起來,就像一只落水的鴨子拼命撲騰著翅膀,卻連歐怡雪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恨自己沒用,在對手面前,毫無還擊能力。

    不僅因為生理上的缺陷,更因為她每句話都刺痛了她心上的要害,針針見血。

    自卑是她的軟肋,她卻揪住它不放,狠狠襲擊,幾乎將她置于死地。她想找一個地方躲起來,不讓她看到她這么凄慘狼狽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你連站都站不起來,憑什么和我斗?如果你真的愛他,就離他遠一點,不要拖累他!這是你這個廢物唯一能為他做的了!”

    歐怡雪狠狠瞪了她一眼,邁著驕傲的大步離開了。

    喬斯軟倒在地,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,淚水悄無聲息地滑落。

    總西餐廳。

    一襲阿瑪尼手工西服的莫少凌一出現,便成為了全場關注的焦點。眾人只消一眼,便知道這個男人不僅有如神祗般英俊的外表,更有一流的身世。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