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0 新娘被抓走了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他穿了最正式的白色西裝,手捧潔白的百合,如漫畫中的王子一般俊美,令人心醉神迷。

    他大步往前走,緊張得連雙腿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心中惴惴不安,奇跡,會降臨在他身上嗎?

    休息室,東西碎了一地。喬斯再找不到任何可以抵擋何遠銘的東西,他已經沒了耐心,面色猙獰得像個變態,嘴里粗暴地咒罵著,一下子撲向她。

    喬斯遲了一步,被他摟進懷里,奮力抗爭,大聲尖叫!胺砰_我、放開救命啊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何遠銘后捂住她的嘴巴,從褲袋里掏出灑了乙醚的手帕,封住了她的鼻子。喬斯掙扎著,捶打著,雙腳胡亂踢打,卻推不開他。

    乙醚沁入她鼻息,她意識越來越模糊,力氣正一點點被抽離。

    耳旁回響著他殘忍的聲音!耙黄鹣碌鬲z吧”

    在她合上雙眼的前一刻,隱約看到門被踢開,一道白色的身影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凌救我

    歐墨還沒走到門口就聽到了喬斯的求救聲,一腳踹開門,沖向何遠銘。

    他閃身松開喬斯,她直直往地上栽去。歐墨忙扶住她,心急如焚地!八顾、斯斯,你沒事吧?醒醒!”

    迎面一陣疾風,歐墨忙用手臂抵擋。何遠銘抓住椅子用力砸向他,“咣——”。

    椅子的腿都被砸碎了,一陣劇痛傳遞到他四肢百骸,但他仍用另一只手緊緊護住喬斯。

    何遠銘已經殺紅了眼,一腳踹開他,趁他沒爬起來,掏出電棒擊中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歐墨慘叫一聲,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敢跟我搶女人,你還嫩了點!焙芜h銘雙眼充斥著猩紅的血絲,就像一個變態殺人魔。整個人處于極度亢奮的狀態,嗜性的血液在他體內瘋狂流動著。

    他已經失去了理智,誰敢擋在他面前,他會毫不猶豫地殺了那個人!

    他又狠狠踹了但歐墨幾腳,確定他已經被電暈過去,才扔下電棒,抱起喬斯,露出野獸般白凌凌的牙齒,陰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說過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教堂,陽光從蒼穹大頂照射進來,被七彩玻斯折射成炫目斑斕的色彩。

    牧師手持圣經站在圣壇上,所有賓客已經坐定。唱詩班的兒童們面帶微笑,低吟淺唱,燭光照得他們的臉龐如天使般純凈,歌聲在教堂內回響,一切顯得那么莊嚴而神圣。

    莫少凌站在神父面前,如西方中童話中的神祗一般俊美,眼神如深邃的海洋,跳動著點點喜悅的波光。

    笑容出現在那張棱角凜冽的臉上,彰顯著他的喜悅。連眉宇都輕輕飛揚著,如同有無數快樂的因子在上面跳動。

    他望長長的紅地毯,屏息等待著即將到來的一刻,想象她穿著潔白的婚紗朝她走來。那一定很美

    賓客們的心跳也隨著他加速,期待那美麗的新娘。

    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穿著白色禮服,伴娘打扮的女人沖了進來。她的頭發凌亂地飛揚,邊跑邊焦急地大喊!安缓昧,斯斯被人抓走了”

    莫少凌只僵了一秒,一個箭步沖到她面前,聲音亂得不像話!澳阏f什么?什么被人抓走了?”

    “斯斯斯斯她”姚夢琪滿頭大汗,累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她被何遠銘抓走了歐墨已經去找她了!”

    就像一顆石頭砸在寂靜的湖面上,一下子就蕩開無數波瀾。賓客間炸開了鍋,低聲議論起來。這是怎么回事?新娘被抓走了?

    莫少凌如同被烙鐵燙了一下,甩開姚夢琪沖出了教堂,坐進車子里,飛快地按下電話!傲⒖處臀艺页龊芜h銘的下落!”

    該死!都怪他被幸福沖昏了頭腦,忽略了何遠銘是個危險的人物。如果他派幾個人守住它她,也不會發生這種事!

    莫少凌懊喪得一連捶了幾拳方向盤,恨不得自殺謝罪。

    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,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!

    斯斯,你一定要等我,一定不能有事求你堅持!

    陰冷的房間,寒氣從每一個角落鉆出來,刺痛著喬斯的身體,但這并不足以讓她清醒。血液里流淌的全是疲憊,她覺得全身都好累好累,眼皮也好重,無法睜開。

    窗簾隨風吹拂,唯一的一道光線在她眼皮上閃動著。她慢慢有了些意識,身體里好像有某種力量在抗爭,不允許她這么沉睡下去。她轉動著眼珠,吃力地掙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在哪里?為什么什么都不記得了?

    今天不是她結婚的日子嗎?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一道比寒風還要陰冷的聲音從角落飄過來。

    她陡然意識到些什么,掙扎著想要坐起來,卻發現手被捆在床頭。

    “噠噠噠——”鬼魅的腳步聲一點點靠近她。

    映入她眼中的,是何遠銘忽明忽暗的臉。他一身奢華的西裝,衣冠楚楚,儼然一副新郎的打扮,嚇得喬斯懷疑他是不是要和她‘殉情’。

    她一切都想起來了,是他把她迷暈抓來這里的!她掙扎著朝他怒吼,“放開我!綁架是要坐牢的!”

    “那得有人能到我們”何遠銘拉了張凳子,坐在床邊,氣定神閑地俯視著她,瘦峭的臉部線條像冰冷的刀鋒。

    “凌一定會找到的!你最好立刻放了我,不然他不會放過你!

    “是嗎?我倒想看看他怎么不放過我?”何遠銘很不屑地冷哼了聲,“你少拿他來壓我,先顧好自己吧!你現在就像砧板上的獵物一樣任我宰割,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”

    喬斯狠狠咽了口口水,指尖寒冷如冰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,你是跟我走,還是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我就算死,我也不會跟你走!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就怪不得我了!既然你想死,我就好心成全你!焙芜h銘從床頭柜上拿過一個瓶子,在她面前晃了晃!爸肋@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他輕笑,漫不經心地吐出兩個字!岸舅!”

    喬斯打了個冷顫,連牙齒都在顫抖。他竟然用這種語調說出這種話,證明他已經瘋了。

    難道她今天注定死在這里?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死嗎?我就送你一程!苯廾孤湓诤芜h銘白皙的皮膚上,黑與白強烈的對比襯得他如魔鬼一般殘忍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夠把我的財產全部轉移到國外了,殺了你之后,我就出國,沒有人能找到我!”

    “你別異想天開了!凌一定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“是嗎?可他發現你的尸體,至少是三天后的事情。那時我早就離開臺灣,在另一個國家以新的身份生活,他要怎么找我?我說過,我想你死,就像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!”

    “你不該來招惹我的,更不該把我害到這種田地之后,再愚蠢地激怒我!有一點你說得很對,我很自私,只愛自己!所以殺了你我一點都不覺得心疼,那樣我就完全得到你了,任何人都別想搶走”

    恐懼刺骨,喬斯就快被他逼哭了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已經失去了理智,就像一個瘋子,隨時可能要了她的命!她不想在人生最幸福的時候被他害死。

    見她眼眶脹得通紅,緊抿著嘴唇,何遠銘像發現了什么極為有趣的事情,戳戳她的臉,“咯咯”笑起來!霸趺戳?你不是害怕了吧?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?罵我呀,我喜歡你聽你罵我”

    喬斯張嘴,只能勉強擠出一些破碎嘶啞的聲音!扒笄竽惴、放了我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何遠銘的興致更高了,像發了狂的兒童一般,高聲叫囂道:“大聲一點!”

    “我錯了求你放了我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他如得了失心瘋一樣,爆發出一陣大笑,笑得喘不過氣來,連眼角都笑出了淚花。

    “你你不是一向很傲慢嗎?怎么會這么卑微地求我?我是什么?我在你眼里不過是個魔鬼,一只令你惡心的臭蟲!你現在居然求一只臭蟲放過你,不會太可笑了嗎?”

    喬斯恨他恨入了骨子里,想要不顧一切,大聲咒罵他,拼了這條命反抗?伤荒,她要為她的丈夫和孩子留住這條命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活著見到他們!

    她忍受著何遠銘的羞辱,眼淚滑落,乞求著!扒竽惴胚^我我真的錯了”

    “你確實錯了!可現在求饒,已經太晚了!”何遠銘突然又像變了一個人,緊繃著臉,怨毒地瞪著她!澳阋詾槟闱笪,我就會放過你嗎?別作夢了!我何遠銘得不到的東西,其他男人也休想得到!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你走!”喬斯急忙說,“如果你殺了我,得到的不過是一具冰冷的尸體,沒有任何意義。我愿意跟你走,去哪都行!”

    “你當我是傻子嗎?這不過是你的緩兵之計而已你以為我看不出來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她拼命搖頭,努力博取他的信任!拔沂钦娴脑敢飧阕!我和你一樣,都很自私,我不會為另一個男人丟了這條命!在這方面,我們是同類,你應該相信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個女人,只想找到一個疼愛我的男人。誰可以給我優越的生活,我就跟誰!你不是說過會疼愛我一輩子嗎?那我愿意跟你走!”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