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6 擁抱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她越是關心他,莫少凌就越痛恨自己。即便是喝醉了酒,他也無法原諒自己的行為。一看到她,他就會想到昨晚的畫面,覺得自己很骯臟可恥,根本不配面對她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!

    “你是在生我的氣嗎?我真的沒有打破她的花瓶,請你相信我!

    嫦姨忙幫腔!笆前,少爺,是姚小姐自己打破的,還誣賴喬小姐,你千萬不要相信她!

    “你們都給我出去,讓我一個人靜一靜行不行?”莫少凌神色痛苦,壓抑著咆哮的沖動。往沙發上一坐,背對著她們,只留下一抹決然的背影。

    見狀,喬斯更加確定他是誤會她了。她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,默默關上門出去了。

    莫少凌強忍著沒去追她。對不起,斯斯,我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!求你不要怪我,好嗎?

    楊采薇氣勢洶洶地追到歐怡雪公司,結果吃了一記閉門羹,大吵大鬧都見不到人,最后還被保安轟了出來。她憋著一肚子怒火,回去就和喬斯大吵大鬧。

    事情都已經到這份上了,再裝友善已經沒有意義了,索性大家扯破臉,斗個你死我活。她稍有一點不滿意就發飆,處處找喬斯麻煩,三天兩頭地吵架。喬家時刻處于戰爭之中,水深火熱,人人自危,巴不得趕快送走這顆炸彈。

    她的無理取鬧和謾罵,喬斯都默默忍受下來,盡量息事寧人,但楊采薇得理不饒人,像只充滿戰斗力的母雞,囂張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莫少凌本來就心煩,更加無法忍受家里吵吵鬧鬧,索性不回家。偶爾回來,也是直接關上門,把戰爭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喬斯每一天都過得很痛苦,無處訴說,人一天天憔悴下去。莫少凌置之不理的態度令她開始動搖,他是不是已經不在乎她了?

    喬斯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莫尚馳房門口。這半個月,他一反常態,很少出門,也從不發脾氣,每天待在房間里侍弄花草。對傭人也很溫和,大家都說他變了個人。

    感覺到她的目光,他抬眼望去,微微一笑!澳銇碚椅?”

    喬斯心下一慌,急著走!安、不是,路過而已!

    “想找我聊天就進來,正好我一個人也有點無聊!

    喬斯知道不該進去,但控制不了自己的腳步;蛟S潛意識里,她就是想來找他吧!這些天,她真的很心煩,再不找人聊天,一定會瘋掉的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個瘸子有什么好忙的,公司的事情也交出去了,每天就侍弄這些花草,和它們聊聊天;ú荼热擞徐`性,沒那么多煩惱!

    “是啊當一株花草,生活會很簡單很多!

    “怎么?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沒有”

    “別瞞我了,你不會騙人!蹦旭Y深深望著她的雙眼,“我早就告訴過你,喜歡莫少凌會很辛苦。光是一個楊采薇已經讓你受不了,更何況歐怡雪。她的手段,比她高明很多。需要我幫忙嗎?”

    喬斯心里很苦,真的很需要有人幫她一把,他的話讓她有些許動搖,但她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,搖搖頭!爸x謝你的好意,現在已經很亂了,我不想你再插手!

    “怕莫少凌誤會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我雖然是個瘸子,但至少還喬家大少。只要你一句話,我就可以把楊采薇攆出去。需要嗎?一句話而已!

    他的雙眸散發著淡淡的魔性,語氣輕柔,緩緩傳入她耳里,**著她的神經,喬斯幾乎要把心一橫答應了。她對她那么狠,她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?她不是圣人,她也會怨,會恨。

    可相比起怨恨,她更在乎會不會給莫少凌帶來麻煩。這段時間因為她們的爭吵,他已經很心煩了,她不想再惹出更多的事,讓他不開心,這是她現在唯一能為他做的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還是回絕!安挥昧!我知道你為我好,但我還能撐下去!

    她的話不免引來莫尚馳的嫉妒,他更替她不值。她所承受的屈辱,都是莫少凌帶給她的。但她卻處處為他考慮,她就這么愛他嗎?他配擁有她的愛嗎?

    換做是他,絕對不會放任自己的女人被欺負,不聞不問,置之不理,根本就不像個男人,真不知道她為什么還對他死心塌地?這樣只會傷得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個男人,真心愛她,就該直接把楊采薇掃地出門,而不是任她胡作非為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,楊采薇對她做的一切,他看在眼里,怒在心頭。之所以沒幫她,是想讓她認清事實。她吃過苦頭之后,自然知道該放棄,知道誰才是她的最佳選擇,他的懷抱隨時為她敞開。

    他每天躲在房里,就是怕自己失手殺了楊采薇。他一直在等,等她來找他,向他求助?伤K于等到了,她卻可笑地說她還能撐下去?她非要把自己折磨個半死才甘心嗎?

    “那小恒呢?你不在乎連累他和你一起受罪?”

    “”喬斯手指抽緊,眼底掠過一抹不安!靶、小恒我會好好保護他!

    “你連自己都保護不好,憑什么保護小恒!蹦旭Y直接挑破,“你以為你對他死忠很偉大嗎?只是證明你的愚蠢。你不是一個人,你讓小恒怎么看?他媽媽是狐貍精,第三者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,求你不要再說了”喬斯痛苦地捂住耳朵,拼命搖頭。每個字都像是一把利刃狠狠地刺進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莫尚馳不忍心見她這么痛苦,無聲低嘆了口氣。每次他想要深深刺痛她,最后一秒都會的收手。原來真正的心痛是哭不出聲,**喊無力,只能默默忍受的。

    他無言地抱住她,她輕微掙扎了一下,被他的雙臂牢牢,久違的安全感讓她失去了反抗的力氣,在他懷中低泣。她多么希望這份溫暖是來自于他的,可是

    門外的楊采薇嫉妒得眼睛就快噴出火來了,眼珠子都要跳出來。她實在想不明白,這么平凡無趣的女人,憑什么得到這么多男人的關注,讓他們死心塌地。而她費盡心機,也得不到一個。

    她不是口口聲聲愛莫少凌嗎?現在卻迫不及待投入他大哥的懷抱,天底下哪有這么下賤yin蕩的女人,看她不拆穿她的假面具。

    她陰惻地冷笑,拿出手機拍下這一幕,發給莫少凌,惡毒地幻想著他看到這張照片后的反應,看這次她還整不死她?

    一道寒光閃來,她趕緊躲開,慶幸沒被發現。卻不知從一開始,莫尚馳就發現了她的存在。他就是想利用她把這張照片傳給莫少凌。

    他看到這張照片,一定會勃然大怒吧?怪只怪他不懂得珍惜,怨不得別人。

    收到短信時,莫少凌正駕著跑車在高速公路上漫無目的地疾馳。自從那日與歐怡雪發生關系后,他就一直處于心煩意亂的狀態。不愿回家處理那些煩心的事情,更沒面目面對喬斯。

    他拿過手機,喬斯和莫尚馳擁抱的畫面出現在他眼前。她背對著他,看不到表情。莫尚馳的動作卻是十分疼惜,親昵地埋首在她耳旁。

    他即刻被激怒,方向盤一轉就要回家,但猛地剎住,險些撞衫欄桿,跑車停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不!她不可能背叛他,一定是楊采薇那個女人在搗鬼?茨旭Y的樣子,似乎是在安慰她?她在哭嗎?是因為這陣子他的冷淡?

    愧疚一時取代了憤怒,他狠狠責怪自己。若不是他這陣子這么對她,她也不會去找莫尚馳哭訴,他有什么資格怪她?該受懲罰的是他自己,是他對不起她。

    可他還是忍不住吃醋,擔心她會被莫尚馳搶走。

    和他在一起,她要面臨來自很多方面的壓力,莫洪書的壓迫,楊采薇的無理取鬧,還有歐怡雪。他和她一直糾纏不清,她肯定很受傷,這下就更難理清了。

    酒已經不能澆滅莫少凌的煩惱,他需要找個人聊天發泄,否則他會將自己逼瘋的。

    眼前突然閃過歐怡雪的臉。

    她是他所認識的最冷靜睿智的女人,她會告訴他該怎么做,至少可以傾聽?伤麄冮g的關系已經夠混亂了,他還有面目去找她嗎?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歐怡雪打開門,見莫少凌站在門外,臉上沒有半分意外,似乎早就料到他回來。很自然地說:“來得正好,我在做三明治,你有口福了!

    莫少凌剛坐定,她端著三明治走出來,香氣四溢!拔艺胫鎏嗔死速M,你就來了,剛好幫我分擔!

    “這是你的晚餐?”“嗯!”

    莫少凌略感意外。她是個追求高品質的女人,哪怕對食物的要求都很高,嚴格控制各項營養指標,且只吃大廚的菜,怎么會用三明治打發?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