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8 兩男爭寵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她的手指剛碰到開關,就被他呵斥住。她嚇了一跳,忙將手縮回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嗎?”她走到他面前,借著陰暗的光線看清了他的臉。他的臉凍成了青色,嘴巴卻異乎尋常的蒼白,眼中布滿了血絲,臉上四處是胡渣,整個人看上去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她握起他的手,冷得像冰一樣!疤彀!你整晚沒睡嗎?怎么不蓋被子?”她七手八腳地拿來被子替他蓋好,裹得嚴嚴實實,卻被他推開,“不用你管!”他的聲音暴戾陰郁,如同窗外刺骨的冷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呀?是不是不舒服?腿疼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,不要管我!”莫尚馳沖她咆哮,推開她的同時,自己的身體也不穩地向后傾,險些栽倒。他抓住輪椅,勉強保持平衡,累出了細密的汗液,他恨自己這么沒用。

    喬斯擔心他,又不敢再靠近他,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!澳憔烤乖趺戳?告訴我好不好?我擔心你!”

    呵呵,擔心?她心里不是只有莫少凌嗎?應付完他就迫不及待地和他上床,會擔心他嗎?他不過是她的包袱而已!

    但這一切,都是他的錯。明知她喜歡的人是莫少凌,還強行將她留在身邊,傻傻地奢望她會將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。他不過是殘廢,憑什么和莫少凌搶她?

    莫尚馳自嘲地笑笑,不再暴怒,頹然地拉下腦袋,眼中流露出一股悲傷!澳愠鋈グ!”

    “”喬斯知道他又介意自己的腿了,不想讓人看到他這個樣子,只得默默退了出去。在心里祈禱他能早日康復。

    她離開后,莫尚馳扶著輪椅慢慢站了起來。一個踉蹌,摔倒在地。他抓住窗簾,吃力地站了起來,忍受著鉆心的痛苦,困難地往前挪動,累得滿頭大汗仍咬緊牙關堅持。

    廢人是沒資格給她幸福的,他一定不能倒下,要堅持他要盡快恢復,將她從莫少凌手里奪回來。

    莫尚馳一整天將自己關在房間,送去的午飯也原封不動地放在門口,喬斯很是擔心他的身體。但令她沒想到的是,晚飯時他竟然讓傭人把他推到了飯廳。

    她忙迎上去,接過他的輪椅!澳銢]事了吧?”

    看他的臉色,好像恢復了些,人也打理得神清氣爽,狀態不錯,她這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,還對她笑!拔夷苡惺裁词!吃飯吧!”

    “叔叔!毙『惆橇丝陲,怯怯地叫了句。媽咪說過,叔叔生病了,不能惹他不開心。他是媽咪的乖寶貝,要幫媽咪的忙。忙跳下椅子,繞到他身邊,眨眨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叔叔,小恒幫你捶錘腿,很快就會好的!叔叔不用怕,小恒是超人,會保護你的哦!”

    喬斯下意識拉住他,擔心踢到腿的事又會讓莫尚馳不開心,但他微笑地摸摸小恒的臉!肮!回去吃飯吧!”

    小恒點點頭,這才乖乖坐回去,用他心愛的奧特曼筷子扒飯。

    莫少凌從公司回來,意外地在飯廳看到莫尚馳,點了下頭當是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凌,你回來了!”喬斯高興地迎上去幫他拿外套,撣去身上的灰塵。

    莫尚馳看在眼里,妒在心里,但他不動聲色!八顾,我的輪椅好像有點壞了,過來幫我看看!

    “哦,好!”喬斯忙走過去,“嗯?沒壞啊什么狀況?走不了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再幫我看看”莫尚馳挑釁地掃了眼莫少凌,他立即看透他的把戲!八顾,我有點感冒,能幫我拿藥嗎?”

    “好!你先吃飯,我回來再幫你弄!

    莫尚馳拉住她,“我想喝你煮的玉米粥!

    “我先幫凌拿藥!薄拔椰F在就想喝!”

    “?就一會兒,很快的!我先讓嫦姨煮水!

    “斯斯,我的藥!”莫少凌緊盯著他握住她的手,體內凝聚起一股寒意,眼神輕蔑。

    “好,我馬上來”喬斯左右為難,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兩半。

    小恒那雙葡萄似的大眼睛一會望望冰山爹地,一會打量火爆龍叔叔,舔舔小嘴巴。

    笨蛋媽咪,這兩個男人分明在爭寵嘛!這么大年紀還做這種事,真是幼稚,大人的世界好難懂哦,還是乖乖當小孩子比較好!

    喬斯算是看出來了,兩位大爺,她一位也得罪不起。給小恒夾了塊肉,立即感到兩道涼颼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只好訕笑著給他們一人夾一塊,但他們連先后順序都介意得要命,她只好輪流來。

    一頓飯下來,她背上全是冷汗,吃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。只知道至少夾了有十個來回,手好酸,頭皮也好麻,希望有個龜殼可以接她躲一躲。

    吃完晚飯,喬斯還要負責伺候莫尚馳睡覺。她將他送上床,端了杯溫水放到他手里,見他臉色完全恢復了,心這才歸位。

    “早上的事對不起,嚇著你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!你都不知道,你的臉色有多難看,我還以為你生病了呢!以后不許這么嚇我!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告訴我,好嗎?”

    “好,以后不會了!蹦旭Y的臉色溫柔若水,輕輕握住了她的手。一陣電流滑過,喬斯微微紅了臉,覺得這動作極為曖昧,將手抽了出來!霸琰c休息吧,我先回房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,這個送給你!蹦旭Y從枕頭下抽出一個精美的紅絨禮盒,放入她掌心。喬斯打開一看,是條極為漂亮的水星綠寶石項鏈,光彩奪目,就像一個美麗的夢,所有女人都渴望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被迷住了,不舍得移開目光,只是

    “這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!”

    “以喬家的家業,任何禮物都不貴重。真正珍貴的,是人心。不要拒絕我的心意,好嗎?”他溫潤的聲音里有一股令人動容的堅定。喬斯感激地點點頭,“謝謝!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,一條項鏈就感動成這樣!蹦旭Y忍住擁她入懷的沖動,拍拍她的肩膀!昂昧,早點休息吧!”

    他現在還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,等他重新站起來,便不會再放手。

    她,只能是他的!是值得他用一生去珍愛、呵護的寶貝。

    半夜,喬斯睡的正香,迷迷糊糊感覺到有人躺在了自己身邊。剛要尖叫,就被一雙大手捂住了嘴巴。黑暗中響起熟悉的聲音,“是我!”

    鼻息間彌漫開的獨特麝香讓她安下心來,不再掙扎,輕輕動了一下身子,轉身面對他!澳阍趺磥砹?”

    “想你了!”莫少凌霸道地摟住她的腰,頭埋入發絲。她身上總有種淡淡的花香一般的體香,像罌粟,會上癮,一刻聞不到就想得慌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嫌自己黏人,剛見完就想見,不停地想見她。恨不得時刻把她帶在身邊,那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!眴趟雇麘牙锱擦伺,也攬住他。他總能給她很安心的感覺,在他懷里,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想我,白天還對莫尚馳那么好?”莫少凌壓著聲音,帶著鼻音,聽上去有點危險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好不吃醋嗎?什么時候這么小心眼了?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緊張你?”說這種話,莫少凌自己都覺得肉麻,忍不住鄙視自己,但這就是他的心聲。

    他怕他們朝夕相處,莫尚馳會慢慢取代他在她心里的地位,光是想想就無法忍受,靜不下心來工作。所以這陣子,他每天按時回來吃晚飯,就是為了‘蹲點’,守著他們,不讓兩人太親密。

    喜歡一個女人喜歡到要盯梢的地步,他算是栽在她手里了。

    偏偏她不領情,他對她這么上心,她還只顧莫尚馳的感受,把他晾在一邊。

    “嗯”喬斯閉著眼睛嚶嚀了句,聞著他熟悉的麝香,她就快睡著了。

    莫少凌莞爾,忍不住親了親她的額頭。

    他喜歡和她一起睡,抱著她柔軟的身子,鼻息間盡是她金銀花味的清香。讓他想起小時候吃的一種糖果,甜甜的,香香的。以前拿到糖果,對他來說是最幸福的事,現在是抱著她。

    但沒過多久,他察覺到身體某一部分不對勁,熱熱的,有昂然抬頭的趨勢。他知道她這些天很辛苦,不忍心吵醒她,努力想要克制?擅廊嗽趹,怎么能忍住,身體本能的渴望一波比一波強烈。

    他想,一個吻也許能將這種yu望壓下去,卻燃燒得越發熾烈。短短幾秒,就脫光了她的衣服,她像初生的嬰兒般躺在他懷里,潔白無瑕,像貓爪子撓著他的心。他饑渴地吻著她的身體,撫摸著,逗弄著。

    喬斯終于覺得不舒服,睜開惺忪的睡眼,某人正在她身上到處點火,種了一顆又一顆紅草莓。她無力地推搡著!皠e鬧了嗯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,給我,好嗎?”莫少凌身體滾燙,已經蓄勢待發。

    喬斯卻不肯,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小東西!按鞔鳌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