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4 用身體來還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炫目的燈光下,一個妖冶的女人圍著吧臺邊的男人,扭動著身體,渾身散發著妖媚的氣息,挑逗意味十足。但那男人只是灌酒,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她整個人賴在他身上,水蛇般靈活的手游走著!皸魃,好久沒來了。不是說你交了女朋友之后,就不混夜場了嗎?今天怎么有空?是耐不住寂寞了?還是她背叛了你了!”

    背叛兩個字刺激著歐墨的耳膜,他猛地停止灌酒的動作,危險的目光掃向他,吐出一個字!皾L!”

    女人沒想到以溫柔著稱的他會這樣對自己,面子上有點掛不住,但不想放過這個獵物,厚著臉皮繼續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楓少今天心情不好嗎?讓人家安慰你嘛我的床上功夫,可是一流的哦”她的手游離到他下身,在他的分身上輕輕彈動,很富有技巧地撫摸著。

    但她的賣力挑逗,未能引起歐墨的反應,一杯酒直接潑在了她臉上,狼狽地往下滴。她氣急敗壞,“你瘋了!”

    “滾!”歐墨毫不留情,一眼都不想再看她。

    曾經,他最喜歡的便是女人,他善于玩弄女人,讓她們為他爭風吃醋,為他瘋狂**罷不能。他愛她的身體,認為她們都是一樣的,直至遇到喬斯。

    可他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女人,為她掏出自己的心,卻被她無情地欺騙,糟踐他的心意。他的真心,在她看來不過是個笑話,根本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他該慶幸認清了她的真面目,從此一刀兩斷,互不相干?蔀槭裁,心還是這么痛?痛得窒息,就像要死掉了。再多的酒也無法澆滅心頭的怒意和恨意!他還是在乎她。

    呵,歐墨,你不是自詡情場高手嗎?怎么到頭來被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?像可憐蟲一樣在這里借酒澆愁,真是可悲!

    他一把抓過身后的女人,壓在吧臺上,漂亮的眸子緊盯著她受驚的臉,冷笑!澳阋蚕胍灰骨閱?”

    “我我不是”她像只驚恐的小鹿,咬著粉唇!拔抑皇菗哪,想勸你不要喝這么多酒!

    擔心他?呵,多么熟悉的話。她受驚的表情,也像極了那個女人,她就是用這種所謂的“關心”欺騙他的感情!現在的女人都喜歡扮清純,用這一招嗎?

    她如此煞費苦心,他不珍惜她的“心意”,不是太無情了嗎?

    歐墨魅惑地笑起來,在她耳旁呼吸,感到她的顫栗,手下滑到她大腿內側,富有技巧地輕輕婆娑、挑逗著!拔沂遣婚_心,你能陪我聊聊嗎?”

    “嗯”她緊張地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這里太吵了,不適合聊天,換個地方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哪、哪里?”“酒店!”

    她吃了一驚,猶豫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怕我?你不是很關心我嗎?你不陪我的話,我今晚會醉死哦”

    “好,我、我陪你”她似乎鼓起了很大勇氣,跟著他走出了酒吧。

    歐墨涼涼地揚唇。呵,女人?都一樣!

    第二天所有報紙頭版頭條報道著楓少不改花心本色,背著女友酒店偷歡,下面是他親昵扶著女人走進酒店的照片。

    喬斯嘆了口氣,更加擔心。

    以她對他的了解,他不是真的對感情不認真。相反,他會這么做,正是因為在乎,這表明他一定傷得很深。而始作俑者,是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?吃醋了?”姚夢琪合上報紙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擔心他!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是真的不喜歡他!币翮鲹u頭嘆了口氣,“阿墨還真是苦命,第一次動真心,卻愛上了一個不愛他的單親媽媽,老天還真會折磨人。你說,他愛上的人是我,不就簡單很多嗎?何必在你一棵樹上吊死!

    “命運的事,誰說得清。我先去上班了,麻煩你照顧小恒!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會的!”姚夢琪狡黠一笑。她還要和他的小女婿做件大事呢。

    姚夢琪領著小恒,一大一小,昂首闊步走進了顧氏。大的扶助小的的肩,嚴肅道:“小恒,能不能幫你媽咪出氣,就看你了,加油!”

    “嗯!小恒一定不會辜負姚夢琪阿姨的期望!

    小人兒點點頭,走到前臺小姐們面前,又換上了一副天真無暇的表情!懊利惖慕憬,我想找楊采薇!

    一句“美麗的姐姐”,把前臺小姐叫得心花怒放,“小朋友,你找我們許經理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姐姐先打個電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我我不想讓她知道我來了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你是經理的侄子嗎?”

    小恒搖搖頭。她再問,他還是搖頭。抬頭時,一雙葡萄般的大眼睛淚光閃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前臺小姐心都揪疼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就告訴你一個人,你不要告訴別人哦。其實,她是我媽咪!

    “媽咪?許經理連男朋友都沒有,怎么可能有個這么大的兒子!”

    “媽咪說,我是私生子,所以把我丟在孤兒院,每年才來看我一次。我很想媽咪,所以想來看看她,只看一眼就好了。姐姐,你那么漂亮,心腸一定很好,幫幫我吧?”豆大的淚珠斷了線般往下滴。

    “可是好好好,別哭了,我答應你!不過你也要答應姐姐,不能說是姐姐帶你上去的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恒用力點頭,親了她一口!敖憬阕詈昧!”

    前臺小姐請了個假,領著他上樓。姚夢琪也以“孤兒院監護人”的身份,順利進入了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小恒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!來,givemefive!耶!”

    “姚夢琪阿姨一定要幫媽咪教訓那個壞女人哦!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的,她今天死定了!

    楊采薇開完會走進來,看到交叉手臂等待她的一大一小,一愣!澳銈冊趺催M來了?”

    她想叫秘書,被姚夢琪攔住了!霸趺?你怕我?”

    “哈!笑話,我會怕你?”楊采薇冷笑,把文件扔在桌子上,“說吧,你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教訓你!”姚夢琪簡短地吐出兩個字,很有黑社會女老大的派頭,“小恒,接下來的畫面很血腥,你先出去,不要讓任何人進來!

    小恒點點頭,朝楊采薇扮了鬼臉,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雜種,你——”楊采薇話還沒說完,臉上就挨了一巴掌,立即腫了起來!澳憔垢摇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又是響亮的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剛才那一巴掌,是替小恒打的。他是斯斯的寶貝,有名有姓,你才是雜種!這一巴掌,是替斯斯打的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“這一巴掌,是我看不慣你,教訓你!”

    楊采薇一眨眼就挨了三巴掌,一下比一下狠,她暴跳如雷,朝姚夢琪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固然潑辣,但怎么打得過姚夢琪。很快就被她壓在身下,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招呼,打得她眼冒金星,狼狽得像個瘋婆子。

    她痛得慘叫,“救命——該死的——救命——來人啊啊——琳達!琳達!”

    但辦公室職員們都被小恒的魔術吸引去了,掌聲蓋過了她的慘叫。

    姚夢琪走出辦公室,拍拍手掌,理了理頭發。哈!打得可真爽。她的臉腫得跟鬼似地,恐怕有好一陣子不能見人了吧!

    “小恒,我們走!”兩人順利完成任務,雄糾糾氣昂昂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而楊采薇被五花大綁捆在茶幾上,嘴巴也被塞住,頭發凌亂得像個瘋子。直到三個小時后,琳達才進來,忙給她松綁。她恨恨地發誓,她決不會就此罷休!

    娛樂公司。

    “楓少、楓少別這樣嘛人家會害羞的不能摸那里,哎呀”低低的呻吟從化妝間傳出。

    喬斯一路都在打電話,沒有聽見,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好一陣,對方才不耐煩地回了句,“進來!”

    喬斯沒想到會在這遇到歐墨,當即愣住。他瘦了些,但還是那么俊美,風流不羈。不,是比以前更不羈了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,她每天都能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新聞。他擁著各色美女,出入各種場合,放蕩的程度比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 她很擔心他,多次想打電話給他。但一想到他那天受傷的眼神,又不敢再打擾他。如果放縱是他忘記她的方式,那么,她尊重他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你倒挺厲害的,找到這來了!睔W墨纏綿地吻著麗莎側頸,邪肆的目光卻瞟向她,打量那張瞬間慘白的臉!霸趺戳?來看我死了沒有?”

    喬斯僵在原地,說不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“還是,你還想用花言巧語騙我,看我會不會像以前那樣,任你玩弄?喬斯,你把我當傻瓜嗎?沒有你,我活得很好,很快活!”然而胸膛里還是涌現一股怒意,他用力掐了把麗莎,痛得她尖叫!皸魃!”

    但歐墨根本聽不到她的聲音,他眼里只有那個臉色慘白的女人。他忘了已經有多久沒見到她了,他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不動心性,但他還是該死的在意她,甚至比之前更恨她了。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