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 會上癮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正在跟我說嗎?好了,不吵了行嗎?”夜寒軒不顧她的反抗,執意緊擁住她!拔义e了,我不該這樣,我向你道歉。請你原諒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姚夢琪其實也沒多生氣,就是嘴上忍不住。知道他寵她,不會跟她生氣,愈發恃寵而驕了。畢竟是女人,哪怕身為孩子他媽,也還是改不了小女生的本色。仗著有人疼,就會撒嬌。

    “討厭你!”

    “是!我討厭!我知道這么做有點笨,還會惹你生氣,但一時想不到別的辦法。是我太心急,想要你接受我,原諒我!對不起!但不管怎么樣,你承認你吃醋了,那代表你在乎我,我還是很開心!”

    “是!我吃醋了,我輸了,行了嗎?”掄起小粉拳砸他的胸膛。想起這兩天被他攪得心神不寧,醋勁大發,無奈又生氣!澳阋院蟛辉S再這樣了!氣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我以后不跟其他女人說話,只疼你一個!”她一對自己撒嬌,夜寒軒心都酥了,纏綿情話脫口而出!澳闶俏业膶氊,我的全部,我當然寵你還來不及,怎么舍得讓你生氣呢”

    “就會甜言蜜語!币翮鬣洁熘棺h,其實心里早就甜蜜得要命了。情話,女人總是很受用,完全無抵擋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歡?”

    “不喜歡!”

    “那沒辦法,你不喜歡我也要睡,誰叫我這么愛你”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學的這么油嘴滑舌了”一雙藍眸深情款款,電得姚夢琪暈頭轉向的。不禁在心里感嘆,男人長這樣,真是要命啊

    “是事實就不是油嘴滑舌!

    “你討厭,就會欺負我!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欺負你了?”

    “就剛才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強.吻我,別人就跟看猴戲一樣的,丟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我強.吻你?后來明明是你很主動。你剛剛的樣子,分明很享受,這叫得了便宜還賣乖,過河拆橋?”

    “拆你個頭,反正我沒有,我不想理你了”再說下去,自己非被他那雙眼睛電暈不可,姚夢琪急著逃跑,卻發現門被鎖住了,用力拉也拉不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鎖住了?”

    “媽咪,是我!”隔著門傳來小恩得意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小恩,你干什么?快開門!”

    耳后飄來夜寒軒氣定神閑的一句!皠e白費力氣了,沒有我的允許,小恩是不會開門的!

    “對呀!對呀!麻麻和拔拔就好好培養感情吧,小恩會照顧好自己的。麻麻,飛吻!”

    “小恩、小恩可惡!夜寒軒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做一件很早之前就想做的事,你猜是什么?”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到她身后,她一轉身,就被他壓在門上,讓她無從逃脫。

    姚夢琪的臉紅成了猴子屁股,“我、我怎么知道你想做什么?快放我出去”

    他無視她的抗議,直接用實際行動告訴她答案,一個突如其來的公主抱,將她打橫抱起,放在床上。絲毫不給她反抗的時間,欺.身.壓.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顧她的掙扎,直接撬開她的貝齒。

    這味道,他已經渴望了太久,都要想瘋了。

    一只手也鉆了進去

    姚夢琪扭頭掙扎,稍稍擺脫他那帶著魔力的雙唇,“別這樣我不想”

    “你分明很想,別欺騙自己了,把自己交給我就好了!币购幹酪驗橹白约喊缘赖那终,讓她心里有陰影。所以他并不著急,極盡所能地溫柔,勾出她的qing欲。

    一種奇怪的感覺在全身肆虐,姚夢琪急得拱起身體,捧著他的頭,雙手深深刺。入發絲,低喘息。

    “舒服嗎?”夜寒軒壞笑著睥睨她嬌媚的臉。

    姚夢琪氣息不順,眼里泛紅,嬌。喘!胺、放開我”

    “明明很想要,為什么要壓抑自己?”他俯身在她耳畔喃喃,呼吸灼熱,引得她全身顫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放松點,我會讓你舒服”

    姚夢琪舒服得簡直不知身在何處,只能閉上眼睛,配合著他的動作,與他一起攀上天堂。

    當一切平息,歡愛的氣息慢慢消散,姚夢琪背對著夜寒軒,枕在手臂上生悶氣。她就不明白了,明明在吵架,明明很討厭他,明明很抗拒他的身。體,怎么最后卻被他拐上床,滾。床。單了。

    要說他強迫,也就算了,自己后面居然也回應得很熱烈,很主動,而且不止一次!想想就覺得丟人!

    只是,滾。床。單這東西,真是會要命,會上。癮的。他強來的時候,她都痛苦并快樂著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那么溫柔,那么在意她的感受,加上高超的技巧,讓她一次次體會到了身為女人最極端的快樂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,快瘋掉了。

    夜寒軒將她攬入懷里,細密溫柔的吻落在她肩膀上,“在想什么?回味?”

    她窘紅了臉,不肯承認!坝惺裁春没匚兜哪銖娖任摇

    “嘴硬有意思嗎?看剛才的反應,你比我更想,別忘了,是誰一直催促我快一些”夜寒軒笑得異常邪惡,“剛才騎在我身上的時候,扭得那么賣力,那股勁兒上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許你說!”姚夢琪捂住他的嘴,沒好氣瞪他。

    他壞壞地舔了下她的掌心,她忙紅著臉縮回手,“你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肯承認,我不介意再來一次,直到你承認為止”他作勢又要翻身壓過來,嚇得姚夢琪忙抵住他的胸。膛,大叫!拔页姓J、承認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這才乖”

    “昨晚做了五次,你就不怕精。盡。人亡嗎?”

    “放心!你男人每個方面的能力都很強!”

    “自大男!人家還有一夜七。次。郎呢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給我做七次的機會證明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!逞強說不定會鬧出命案的!”

    夜寒軒被逗樂了,戳戳她的小腦袋!吧倒!只要能讓你滿足,我辛苦一點,又有什么關系!”

    “說得好像是我想一樣,剛才是誰非要壓過來!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的錯,我們不吵了,好嗎?”知道當律師的能言善辯,他不早點認錯求饒,她能揪住這個問題一直纏到明天。

    “誰稀罕跟你吵!

    夜寒軒認真地看著她,輕輕拂開她頰邊濕濡的發絲,“我認真的,以后都不吵了好嗎?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!蔽兆∷氖,放在唇邊輕。吻。

    姚夢琪心頭一熱!拔乙膊幌牒湍愠,是你欺負我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不欺負你,讓你欺負,好嗎?”

    “是你說的,說話要算話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只手臂,讓她枕在身邊,卷入自己臂彎!澳悴恢牢矣卸鄲勰,愛到自己都覺得可怕。不敢想象失去你,該如何。所以,哪怕死纏爛打,都不能放手!”

    姚夢琪微微出神,笑了笑!澳欠N感覺,我怎么可能不明白。我曾經也很愛你,或許比你愛得更深,也愛得卑微!

    “曾經?”他皺眉,“那現在呢?”

    “也愛!”她很肯定地回答,但夜寒軒還沒來得及開心,又聽見她繼續說!爸皇,愛,并不能解決一切問題。相愛容易,在一起一輩子,卻很難!

    “我們之間,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。我知道,我做過的那些事,讓你沒有安全感,讓你有陰影。但是,只要你給我一個機會,我會掃去過去的陰影,我們重新開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姚夢琪沉默了一陣,才終于下定決心,“好!”

    “我答應你,放下負擔,重新開始。但,這是最后的機會了,請你不要讓我失望!”

    那天開始,夜寒軒和姚夢琪之間,開始變得不一樣了。兩人由“主仆”關系轉變為了正常的“情/侶”關系。

    既然說好了,要重新開始,姚夢琪也不再對夜寒軒惡言相向,不再欺負他。兩人就跟剛開始戀愛的小情侶一樣,恩愛得很。

    為了方便拔拔麻麻培養感情,小恩很自覺留在幼兒園吃午飯,夜寒軒和姚夢琪二人世界,連洗碗都要黏在一起。夜寒軒負責洗刷,姚夢琪則負責擦盤子,互相看對方的眼神,充滿了愛意,如同有電流滑過。

    洗完最后一只碗,夜寒軒突然深情款款地看著姚夢琪,她不禁有些臉紅!霸、怎么啦?我臉上有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夢琪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紅著臉等待他的甜言蜜語,沒想到夜寒軒突然來了句!澳闶遣皇菦]有穿b-r-a?”

    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耳朵根,嬌-嗔!笆、什么嘛你這個禽獸!”

    夜寒軒就真露出痞-痞的笑容!拔揖拖矚g你這樣以后小恩不在家,就這么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唔我才不要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這樣多方便,我想什么時候,就什么時候”她越抗拒,夜寒軒摸得越起勁,舍不得放手。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