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 我說你該死!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她快步走到顧絕身邊,幫他打傘!翱偛,我們回去吧?總裁?”

    借著燈光才看清,他臉上全是傷,額頭上還在流血,嚇壞了!疤彀,你受傷了!我送你去醫院!彼那闆r太糟糕,她簡直不知該怎么辦才好,連碰都不敢碰他。

    “總裁,你自己能起來嗎?要不要叫救護車?”

    顧絕半低著頭,眼神呆滯麻木,嘴里發出細微的哽咽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我聽不清楚!

    雨太大,根本沒辦法聽清。

    林沫只得湊近耳朵,才隱約聽清顧絕在喃喃姚夢琪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要離開我好嗎?夢琪不要離開我求求你”卑微而哀戚的乞求,聽得人難受。

    林沫從哈佛一畢業,就進了越氏,擔任顧絕的秘書。時至今日,已經七年。顧絕太過優秀,光芒耀眼,是所有女人的夢想。就連她,也對他產生過小女人的幻想。

    可從一開始,她就清楚他心里只有姚夢琪一個,所以她徹底斷了對他的迷戀,另交了男朋友。

    這七年來,他對姚夢琪如何癡情,如何用心,她都看在眼里,羨慕,也嫉妒。

    只是,姚夢琪真的很優秀,為人也善良真誠。身為女人,也很難討厭,兩人還成了好朋友。

    可看到眼前的顧絕,林沫真的有點恨姚夢琪。她明明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出色最專情的男人,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,要這樣傷害他。她的心,是鐵做的嗎?

    如果是她,一定會好好珍惜他,讓他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影,顧絕吃力地抬頭,對上那雙擔憂的眼眸。因為喝醉,眼前的人影不停地晃。等他看清時,竟然是姚夢琪,他憤怒,也激動,又害怕,多種復雜的心情交織在一起,但他還是焦急地抓住她,生怕她會跑掉。

    “夢琪,是你嗎夢琪?你來看我了”就像一個瀕臨絕境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線希望,不顧一切想要抓住。

    一把擒住她的手腕,眼里激動得放光,不停地叫她的名字!皦翮鳌

    林沫被他抓得很痛,試圖掙扎!翱偛,我不是夢琪,我是林沫你看清楚一點!

    可他就認定她是,喜極而泣,用力將她攬入懷里,死死地抱住不肯放手,恨不得將她深深嵌入自己的身體。頭埋入她側頸,焦急又欣喜地喊著!澳憬K于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要我”

    “總裁,你放開我,我真的不是夢琪啊”

    “不,你就是!你還想逃離嗎?我不會讓你走!”他聲嘶力竭地叫喊著,心里告訴自己決不能放開她,絕對不能!他不會再讓她離開,沒有任何人能搶走她!

    他的聲音顫抖得厲害,帶著濃濃的懇求,令林沫不忍心推開。即便被當做替身,只要能給他一絲安慰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她松手回抱住他,傘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好!我不會走我會陪著你別難過了,好嗎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會離開我?”因為受過太多傷害,顧絕還是很擔心,像委屈的孩子,低低嗚咽!澳闵洗我舱f不會離開我,最后還是走了我不要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會再離開你了,我發誓!

    大雨傾盆,雨水噼里啪啦落在兩人身上,全身都濕透了,兩具身體緊緊粘合在一起,汲取著彼此的體溫。

    這一夜的a市,漫天都是雨,連空氣里也充斥著撕心裂肺的痛苦。

    荷蘭。

    姚夢琪驚叫著顧絕的名字,從噩夢中驚醒,驚魂未定,氣喘吁吁。她夢到一輛車朝他撞過去,可她怎么都叫不住他,他在刺眼的燈光中對自己笑著,好可怕!

    一想到他,她的心臟就很痛,很愧疚。

    對他的愧疚,就算是死,也彌補不了,可她真的沒有別的辦法。除了一遍遍在心里對他說對不起,可這毫無用處。

    “怎么?夢見他死了?”一道冰涼的譏諷在耳畔響起。

    姚夢琪嚇了一跳。赫然望去,夜寒軒就站在她床邊,鐵青著臉,很難看。眉頭頓時擰了起來,抗拒地問:“你在這多久了?憑什么進我的房間?滾出去!”

    夜寒軒不理會她,“既然這么擔心他,要不要回a市看看,說不定他真被車撞死了,你也好見老情人最后一面,給他送個終!”

    她恨恨地磨牙!肮纷炖锿虏怀鱿笱,該死的人是你!”

    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,氣惱地瞪著她!澳阏f什么?再說一次!

    “我說你該死!”

    她就這么恨他,巴不得他早點死掉嗎?夜寒軒發現因為她這句話,自己竟然感到相當不悅,非常惱火。但他不想對她發怒,表現得多在乎她,怒極反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,恐怕你要失望了!殘忍的人通常比好人長命,你越想我死,我會活得越好,并且和你糾纏到底。這輩子,你都別想擺脫我!”

    “你真卑鄙無恥!

    “怎么?你才知道?我就是那樣一個人!所以你別再奢望能和顧絕有什么瓜葛。你在我身下顫栗呻吟的時候,就已經臟了,他不可能會要你這個骯臟的女人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”

    看著夜寒軒殘忍如魔鬼的臉,姚夢琪心痛得無法呼吸,窒息得難受。眼眶一陣陣刺痛,想哭。

    但她不允許自己這樣脆弱,強忍著痛苦,一字一頓回擊!罢嬲K的人是你!我的身體被你踐踏了,但我心里只有顧絕一個。你休想得到我的心!

    夜寒軒突然大笑起來,眼神充滿了輕賤的意味!罢l說要你的心了,你真以為我稀罕?自以為是!我不過是暫時迷戀你的身體,你在我眼里,和一件泄欲的工具沒什么兩樣,少把自己當回事了!”

    “不過,身為一個男人,你叫囂著心里有另一個男人,還是讓我不爽。你說,我該怎么懲罰你呢?”他作勢要欺身壓下去,姚夢琪嚇得往后縮瑟,“你要干什么,別過來滾開!”

    他輕松接住她砸過來的枕頭,扔到一邊,笑容陰冷如餓狼,“我要做什么,你不是很清楚嗎?畢竟,我們已經做過很多次,你應該習慣了”

    “不要!別碰我!”姚夢琪慌張地想逃下床,可腳還沒著地,就被夜寒軒拽回來,禁錮在自己身下。她的拳打腳踢,對他而言毫無意義,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住手!你快放開我,變態、瘋子你快放開”

    夜寒軒冷笑,譏諷!拔艺f姚夢琪,欲拒還迎,欲擒故縱這種把戲你還沒玩夠?”

    “你無恥!”姚夢琪苦苦掙扎,但夜寒軒一并抓住她兩只手,笑容殘忍,陰森如魔鬼!澳氵@張嘴太喜歡罵人了,得罰!”

    姚夢琪好痛,嘴角抽搐,卻死都不肯向他求饒。

    “別不要這樣你變態啊”

    他俯身到她耳邊,舔舐著她的耳垂,呼吸滾燙灼熱!拔沂莻變態,可你不就愛死了我的變態嗎?別再裝貞烈了,好好享受我會讓人深刻體會身為女人的快樂”

    “別再這樣求你”

    “現在求饒太遲了,你要為你的囂張付出代價!

    夜寒軒剛做好準備,門外突然傳來姚俊恩的聲音!奥槁、拔拔,你們在里面干什么?小恩要上學了!

    夜寒軒頓身,掃了眼驚恐的姚夢琪,她掙扎得更加激烈了。他皺皺眉,猶豫片刻,還是抽離了身體。

    姚夢琪趁勢逃離,不忘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腳,他一吃痛!霸撍赖呐!看來剛才的懲罰還沒讓你學乖!

    “想要我學乖,省省吧你!我警告你,別再碰我,否則我對你不客氣!彼龑嵲谑懿涣嗽谒媲坝肋h處于劣勢,只能受他欺凌。哪怕拼到最后一口氣,她也絕不向這個惡魔求饒。

    “是嗎?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對我不客氣!”夜寒軒冷冷瞥她一眼,奪門而出。臉上的冰峰在見到姚俊恩的瞬間融化,又恢復了慈父的溫柔。

    “小恩這么快就準備好了,拔拔送你去上學!

    “拔拔,你和麻麻在里面干什么?這么久?在愛愛嗎?”姚俊恩問得很認真,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一下看看夜寒軒,一下看看姚夢琪,很執著地等待答案。

    姚夢琪的臉“唰——”地紅到耳朵根,尷尬得想找個地洞鉆進去!靶《,你胡說什么!

    他無辜地睜著大眼睛,“越叔叔說,兩個相愛的人,關在房間里,一定是在愛愛!

    “”什么跟什么?姚夢琪突然有點想詛咒顧絕的沖動。

    聽到那個名字,夜寒軒臉色有點難看,但沒表現出來,反倒笑著揉揉小恩的腦袋!靶《髡f的沒錯,拔拔麻麻剛剛就是在愛愛。所以,以后拔拔關上門,小恩就乖乖在外面,不要打擾拔拔麻麻,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你閉嘴,別在小恩面前胡說!”姚夢琪恨不得一腳踹過去,打得他滿地找牙。

    姚俊恩頂住麻麻的壓力,很受教,乖乖點頭!靶《饔涀×,以后拔拔關門,小恩一定不來敲門!

    “乖!”這才是他夜寒軒的孩子!他親親小恩的臉頰作為獎勵,“好了,我們去上課吧!”

    “不要你送!”姚夢琪一把拍開夜寒軒伸向姚俊恩的手,將小恩拉回自己身邊。做出那種惡心的事情,竟然還想當做什么都沒發生,搶奪她身為母親的權利,做夢去吧!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