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 逃走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她無助地望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里,硬生生忍住追回他的沖動,手指掐入肉里,滲出血絲。嘴唇也被咬破了,嘴里盡是咸腥的血味。隱忍已久的淚水,終于滑落,一顆顆滴落在她腳上,濕熱滾燙。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機場。

    金燦燦的陽光從機場大廳的落地玻璃窗傾灑而下,大理石地面干凈明亮。廣播里不停地播報各航班的情況,乘客拖著行李箱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每當置身這樣的環境里,姚夢琪總會多一些感慨,因為她知道,這些行色匆匆的乘客身上,都帶著一個故事。

    懷揣著夢想出國留學、找工作

    去另一個城市與自己的親人、愛人見面

    旅游、艷遇

    而她,最為悲劇,屬于為愛逃離的逃兵。

    時隔六年,當她回到a市的時候,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離開這里。能擺脫夜寒軒,和顧絕組建幸福的家庭,可到頭來,不過是一場夢。

    任憑她如何努力,如何掙扎,到最后總是無法抵擋命運的玩笑。

    敗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姚俊恩百無聊賴地東張西望,“麻麻,去荷蘭的灰機不是六點嗎?為什么現在還沒起飛?”

    “出了點故障,要推遲兩個小時。再等一等吧,沒關系的!”

    她回答的很平靜,其實內心很不安,每一分鐘都很焦灼。她怕,怕夜寒軒突然出現。

    她知道以他的勢力,自己根本逃不掉,但還是盡可能想躲避,哪怕多一天也好。

    這場噩夢,壓得她喘息困難。再不逃離開,恐怕要死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終于聽到廣播里傳來登機的消息,姚夢琪忙拉起姚俊恩,腳步匆忙,如同躲避一場可怕的瘟疫。

    飛機即將起飛,她望著窗外,在心里默默對顧絕說了一句,對不起!是她沒能履行自己的承諾,傷害了他。她不奢望他的原諒,只求他不那么恨她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寰球總裁辦公室。

    夜寒軒得到了姚夢琪登機的消息,對于她的天真,內心不免一聲輕嗤。

    她以為,去荷蘭就能逃得掉?

    簡直可笑!

    她的一舉一動,都在他的監視下,他了若指掌。她之所以能逃走,不過因為,他想借此擺脫一些無謂人的糾纏,與她“二人世界”。

    姚夢琪,你逃不掉的,你永遠別妄圖擺脫我!

    當晚,夜寒軒處理完公司的事情,回家簡單收拾行李。方收拾好,夜子萱突然沖了進來,一看到他提行李箱要走,急忙拉住他!澳阋ツ?”

    他簡單吐出兩個字,“出差!”不欲多做解釋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去找姚夢琪?她剛走,你就跟癩皮狗一樣黏上去?還是,這根本是你們兩個的計劃你出國只是為了和她偷情?”

    夜寒軒嗅出一絲異常,眉頭擰了起來!澳愀櫵?”

    夜子萱避開這個問題,直接去搶他的行李箱!拔也粶誓阕!不準!”

    “子萱,放開,別鬧了!”夜寒軒不想傷害她,可她像瘋了一樣爭搶,他不得不伸手去阻攔她。結果她沒站穩,踉蹌著退了幾步,栽倒在地,不敢置信地睜大雙眼,受傷極了。

    “你推我?你竟然為了她推我?”她大喊大叫,“夜寒軒!你不能這么對我!

    他絕對不是故意的!

    想去扶她,卻覺得自己連那個資格都沒有。他現在最害怕面對的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子萱,究竟要我怎么說你才能夠明白,我不愛你!我現在對你只有兄妹的感情,我不想再這樣拖下去了!

    “拖?”他竟然用這個字?夜子萱顫聲反問,“和我在一起,就讓你這么痛苦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痛苦!只是我給不了你想要的,不想拖累你!

    “是不想拖累我,還是怕我拖累你?”夜子萱萬萬想不到,自己用了整整六年,竟然一絲一毫都挽回不了一個男人的心。她所做的一切努力,在姚夢琪回到a市的那一瞬間,頃刻間化為烏有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真的很幻滅,很絕望,自己費盡心機,付出六年時光,只換來他一句‘不愛了’,而姚夢琪那個賤人什么都沒做,卻整整霸占了他的心七年。

    她從未試過這般強烈的挫敗感,想要卻得不到。她真的很嫉妒,很痛苦,那種痛苦,蝕骨蝕心,將她整個人都掏空了。

    夜寒軒低下頭,緩了半晌,才低低吐出一句!熬彤斘也辉副舜送侠。我走了,好好照顧自己!

    “不要我不許你走”夜子萱撲上去抱住他,說什么也不肯放手?拗爸,淚水狂飆。

    “子萱”

    “爹地、媽咪,你們在做什么?”小幼彤抱著芭比娃娃站在門口,茫然地望著他們。

    夜子萱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忙向小幼彤求助!坝淄,你爹地要跟別的女人跑了,快幫媽咪攔住爹地!

    “子萱!”夜寒軒呵斥,“你在幼彤面前胡說什么!

    “我沒有胡說,你就是要去找姚夢琪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再幼彤面前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敢做,我還不敢說嗎?我就是要讓幼彤知道,她最尊敬的爹地是一個什么樣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爹地,媽咪,你們別吵了好不好?幼彤害怕”一雙小鹿般的大眼睛里盈滿了淚水,緊緊抱著芭比娃娃。

    “幼彤乖,別怕,爹地在這!币购幵偃绾伪谱约汉菪,也無法對小幼彤狠心,這是他最愛的女兒!

    他蹲下身,小幼彤忙摟住他的脖子!暗,別走好不好?求求你別走”

    夜寒軒的心徹底融化了,點頭,輕拍她的肩膀,“好!爹地不走,今晚爹地陪彤彤一起睡覺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!媽咪,你也陪彤彤!

    “好!媽咪陪彤彤!”夜子萱望著夜寒軒的背影,知道這個男人的心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。再怎么努力,也奪不回他的心。但她絕不能失去他,不惜一切代價要留住他。

    哪怕利用彤彤,也不能放他走!

    荷蘭。

    鹿特丹郊外的小鎮。

    人口很少,風景優美,寧靜得仿若世外桃源。居民熱愛寧靜,熱愛生活,每間房子,都被鮮花和蔓藤點綴著,像童話里的小世界。

    一棟紅色房頂的沙面式小樓,花園里中滿了許金香和。春天即將到來,萬物顯現出盎然的生機,蜜蜂和蝴蝶也提前出來活動,花園里一派熱鬧的景象。

    校車在路口停下。

    姚俊恩下了車,很有禮貌地跟miss揮手道別,蹦蹦跳跳地回到家。隔著一段距離就喊,“麻麻,我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寶貝回來了!”姚夢琪由一堆報紙中抬頭,沖小俊恩笑了笑!肮!先去洗手!

    姚俊恩洗了手回來,湊到姚夢琪身邊,好奇地睜大眼睛!扒舐殢V告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她身上并沒有多少積蓄,租下這套房子后,就所剩無幾,必須盡快找到工作,不然度日都困難了。這座小鎮很寧靜,幾乎用不到律師,所以她只能找一些家庭教師之類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麻麻辛苦了,小恩去給麻麻倒杯水!

    “嗯!小恩乖!”

    姚夢琪找好了幾份自己符合條件的工作,正在篩選,門鈴響了。忙去開了門,外面站著一個休閑衣裝的荷蘭男人,滿頭柔軟的金發,雙眼如湛藍的海水。

    “亨利,你怎么來了?”姚夢琪熟練地用英語和他交談。

    他舉起一只籃子,“剛做了派,送過來給你和小恩嘗嘗!

    “謝謝!”這個熱心的荷蘭大男孩,從她搬來的第一天就對他們母子照顧有加,她實在很感激。

    “不客氣!不過味道我不敢保證哦!彼器锏卣S已,足以迷倒全鎮姑娘。

    姚夢琪煞有其事地說:“我會給出誠實評價的!

    兩人相視而笑。

    送走亨利,姚夢琪打開保鮮盒,一股濃許的草莓香氣飄散開。她深吸了口氣,肚子里饞蟲大作。

    “好香!”姚俊恩也湊了過來,拿起就咬了一口!昂煤贸!”

    姚夢琪也覺得很美味,咀嚼間滿口清香!笆呛嗬迨鍎偹瓦^來的!

    “亨利叔叔好關心麻麻哦,是喜歡麻麻嗎?”

    “人小鬼大!亨利叔叔和麻麻只是好朋友而已!

    “麻麻一開始也是這么說顧絕叔叔啊”

    提起那個名字,姚夢琪眼前閃過他受傷的臉,那種猶如整個世界都傾塌的痛苦,令她忍不住一陣難受。

    姚俊恩自知說錯話,忙道歉!皩Σ黄,麻麻!小恩不是故意的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!”姚夢琪搖搖頭。已經一個星期了,不知道他過得怎么樣,仍否恨她。他就像扎在她心口的一根針,一直在那里,每每想起,都很痛。

    沒過兩分鐘,門鈴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姚夢琪笑著開門,一束漂亮的許金香映入眼簾!昂嗬,這次又送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許金香緩緩移開

    露出一張陽剛,卻笑得無比雅痞邪氣的臉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瞬間石化,臉色一下變得非常難看。就像突然跌入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噩夢里,整個人因為驚恐全身顫栗,隨時都可能抽暈過去。

    夜寒軒皮笑肉不笑地問:“怎么?不是你期待的那個鬼佬,很失望?”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