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 被虐慘了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“沒見過臉皮這么厚的!小恩今天上課,去不了,你該干嘛干嘛去!

    “嘿!那正好,我們二人世界!彼冻鲂皭旱男,“美妞兒,你今天逃不掉了,跟爺走吧!”

    摩拳擦掌地撲上去,姚夢琪嬉笑著躲開,“好了,別鬧了,癢啊”

    兩人嬉鬧的畫面刺痛著夜子萱的眼睛。他們怎么還這么開心?難道顧建城那個老家伙真的同意了?

    不可能!昨天他明明那么生氣!

    她必須沉住氣,再等等。實在不行,再想其他辦法!

    第二天不到六點,姚夢琪就把姚俊恩叫了起來,幫他穿衣服。

    姚俊恩哈氣連連,“麻麻,天都沒亮,我們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找越爺爺!

    “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嗯!陪越爺爺晨練!接下來半個月可能都要這樣,辛苦小恩了!

    “爺爺是不是不喜歡麻麻,故意為難麻麻?”

    “爺爺沒有為難麻麻,是考驗麻麻的決心。一會兒見到爺爺,不許亂說話知道嗎?還有,叫他顧司令!

    “哦!”姚俊恩扁嘴。拔拔和麻麻的進展太快了,看來他不能由他們‘自由戀愛’,得添把火才行。不然,麻麻這個笨蛋,又要被司令爺爺欺負了!

    到療養院剛好六點五十,姚夢琪正要敲門,德叔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司令讓你一個人進去,我帶他去睡覺!

    “不要!”姚俊恩緊拉著姚夢琪的手。他不在,麻麻會受欺負的,他要保護麻麻!

    “小恩乖,跟伯伯去睡覺。等會麻麻過來接小恩,送小恩去幼兒園!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好了,麻麻要進去了,小恩乖,聽伯伯的話哦!”

    小恩這才不情愿地跟德叔走了,姚夢琪目送他消失在轉角。深吸了口氣,推開門。

    房間昏暗,顧建城站姿挺拔地站在窗邊,緊盯著她。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,怎么有種要進煉獄的恐懼感?

    “顧司令”

    他冷哼,“把被子疊好!

    姚夢琪不明狀況,但還是照做。

    但一拐杖突然砸在她手上,痛得她齜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誰讓你這么疊,按照軍隊的疊法,像旁邊這樣!

    她這才注意到一旁還放著一床像磚塊一樣正正方方的軍被。

    以前剛上大學軍訓時教官演示過,可她們當時也就敷衍過去了,完全不知道該怎么疊。

    一般沒有一整天的訓練,哪能疊成那么整齊。小恩還真說對了,司令在故意整她!

    但沒辦法啊,明知這樣,還只得硬著頭皮疊?稍趺疮B都到不了那種程度,手上接連挨了幾拐杖,手指都腫了起來,疼得一個勁顫抖,眼淚都快飚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,笨手笨腳!豬腦子嗎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我繼續”

    “今天先疊到這,跟我出去晨練!

    姚夢琪一雙手腫得像豬蹄一樣,滿心怨念地跟顧建城到了花園。他演示了一遍太極,但她還來不及欣賞,就聽見他的新命令。

    “把我剛才的動作重新做一遍!

    “可是我沒太看清楚”

    “做!”

    她縮縮脖子,只得憑著記憶去做,可自然做得很不像話。腰上、背上接連挨了兩拐杖,一下比一下重,差點沒把她打趴下。她只用硬撐著,但背上突然又來了一記重擊,徹底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一點毅力都沒有!”

    姚夢琪眼中含淚。她很想說,自己不是軍人,也不是男人,沒有哪個體魄!可只有把委屈咽下去,吃力地爬起來。

    “去,跑十十個圈!

    一圈起碼有兩百米,那就是兩千米,還是在她全身是傷的情況下!

    老爺子會不會太狠了一些?

    但沒辦法啊,反抗不了,只能跑。兩圈下來,就累得全身散架,扶著膝蓋喘粗氣。

    顧建城一直監視著她,一看她停下,又作勢要上去用使用‘拐棍暴力’。

    姚夢琪被打怕了,只能一圈一圈地跑,大汗淋漓,汗流浹背。跑道顯得那么長,看不到盡頭。

    有種預感,今天自己怕是會死在這里了!

    姚夢琪不停奔跑,跑了一圈又一圈,視線模糊,看不清前方的路,身體搖搖晃晃,耳旁是自己粗重的喘息。心跳如雷,都快抽過去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恨不得突然天降大雨,借著雨勢暈過去。

    可惜,天氣很晴朗,也干燥,熱得她快冒煙。

    可是,一看到不遠處監督她的顧建城,姚夢琪咬緊牙關,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,絕不能讓他看輕。如果連這點考驗都經受不住,她確實不配和顧絕在一起。

    七圈

    八圈

    九圈

    十圈

    停下腳步的那一刻,姚夢琪累得跪趴在顧建城面前,喉嚨冒煙,幾乎要口吐白沫,全身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見她喘著粗氣想說些什么,顧建城以為她要向自己求饒,或者說后悔了,卻只聽見姚夢琪斷斷續續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麻煩您請人送小恩到學校我不想他看到我現在這副樣子”

    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,她心里首先想到的是孩子。

    顧建城有一絲動容,但不過只維持了短短一秒鐘,心又變得無比堅硬,也許這只是她打動他的手段,他絕不能上當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,冷“哼”了聲,還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去吃早飯吧!”

    姚夢琪近乎以爬的方式跟上去,到了食堂,面對一碗清淡的小米粥,胃里直泛酸,遲遲沒動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?跟著顧絕吃慣了山珍海味,這些清粥小食難以下咽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有點想”話還沒說完,胸膛里涌上一股酸澀,忙捂住嘴沖到洗手間,彎腰狂吐,好像要把整個胃都吐出來。

    顧建城無奈地搖頭,F在的孩子,真是在蜜罐里泡大的,半點苦都吃不了,身子骨也弱成這樣!要換在他們那個年代,養都養不活。

    一通狂吐后,姚夢琪總算舒服一點了,勉強吃了些東西,跟著顧建城回房,給他念孫子兵法。聽上去很輕松,但在不能喝水、不能停頓的情況下念整整兩個小時,也是很折磨人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他發話,說不用念了?诟缮嘣锏乃沒來得及喝口水,顧建城又有新提議,讓她陪打乒乓球。

    這項運動,姚夢琪只玩過兩三次,略懂皮毛。但對方是八十六歲的老人,還是不免擔心太激烈,他身體吃不消。

    結果輕視軍人的后果是自己遭殃,顧建城一個勁往她身上發球,也不知是打球,還是打她,動作又快又狠,左一球又一球,到處都被他打腫了,青一塊紫一塊。

    等顧建城宣布今天的折磨結束,明天繼續時,姚夢琪已經遍體鱗傷。身上的傷能藏在衣服里倒還好,手指上的腫塊卻怎么也掩蓋不了。

    實在沒辦法,只能打電話讓林沫照顧姚俊恩幾天。并再三強調,這是她作為朋友的私人請求,絕不能向顧絕透露半點。林沫保證了,方才安心。

    剛掛電話,顧絕又來電!皠偛鸥l打電話呢?這么久?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擔心是夜寒軒,介意又不好意思明說,道:“公司同事,有一些決策咨詢我!

    “哦挺有大律師派頭!”

    “還行吧!彼恍,全身都疼,大概就是傳說中的‘牽一發而動全身’。疼疼疼!

    “本來親自過來接你的,公司臨時出了點事,看來沒12點是回不去了!

    “怎么了?嚴重嗎?”

    “還行,有我在,當然沒問題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“你接小恩了嗎?”

    她只得撒謊,“正在去的路上!

    “爺爺今天都怎么考驗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就讓我陪他練太極吃早餐,念孫子兵法!

    “就這樣?”他不太相信,“我爺爺當年當軍官時可是出了名的嚴格,魔鬼教官,會對你這么仁慈?”

    “那是軍隊,更何況,他現在年紀大了,可能只是孤單,需要人陪又不好意思說吧!

    她故意這么說,顧絕才算半信了!安还茉趺礃,好好照顧自己!

    “我知道!電話就先打到這吧!小恩馬上出來了!彼龗炝穗娫,重重舒了口氣。說謊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隱藏情緒尤其困難。

    顧建城站在窗口,望著姚夢琪在暮色中邊打電話,邊拖著傷痛的身子往前挪,冷哼。連療養院門口都沒走出,就迫不及待跟顧絕抱怨訴苦了?剛才在他面前,怎么就一聲不吭?

    他差點相信,她至少是個堅強的女人。

    原來不過是背地里;ㄕ。

    看來今天他對她太客氣了,他還該再狠一些!

    姚夢琪走出療養院,左右顧盼,不知該去哪。在a市,她根本沒有親人。萬般無奈下,只能給夜寒軒去電話。

    他意外又驚喜,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聽聲音,好像還不確定是不是打錯了,至于這般受寵若驚嗎?

    但想來也是,這是她回a市后第一次給他電話。之前就連他主動找她,也大多是掛斷。她低低“嗯”了聲,半天才支支吾吾說出一句!澳軒臀覀忙嗎?”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