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 兩個男人,一個女人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她一直打關禹帆的電話,始終沒人接。同事們陸續進辦公室了,姚初夏催促著,“還磨蹭什么,今天你要作報告!怎么?沒那個能耐,就早說!”

    “我馬上來!”姚夢琪只好先整理手邊的文件,硬著頭皮進了會議室。會議上需要用到的案件,她都了解得很清楚,所以前半部分進行得很順利,姚初夏越聽不耐煩。這時有人湊到她耳邊說了句什么,她詭異一笑,很沒禮貌地打斷她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那些都是廢話,我要數據!”

    姚夢琪一怔。

    她敢打賭,以姚初夏長草的腦袋,根本連什么是數據都不知道,只是她身邊的‘軍事’為了討好她故意整她而已。

    她按照記憶說了一些,可后面那些一點也想不起來,尷在原地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姚初夏看準時機,正要開罪她,掃地大媽突然敲門進來,朝姚夢琪招招手。她忙趕過去,“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有一位大帥哥讓我把這個給你!”掃地大媽眼睛還在冒心形桃,“很帥很帥哦!”

    姚夢琪一看是文件,欣喜不已!八F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還在外面!我要出去跟他聊天了,你加油!”

    “姚夢琪,你在搞什么!誰允許你終端會議,跟掃地的說話了!币Τ跸暮懿凰刎焼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!”有了文件,姚夢琪信心滿滿,嘴角也有了笑意!皠偛怕闊┐髬寧臀掖蛴×艘幌挛募,你要的數據,全部在里面!

    姚初夏黑頭黑臉,“她的責任是掃地,你有什么資格讓她做打雜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拿了十個人的薪水!”

    “姚夢琪——”姚初夏咬牙切齒。為什么就是整不到她,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機會,居然又被她逃過了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剛才出了點意外,我現在繼續作報告!

    “不用了!你那個破報告,誰要聽!”姚初夏一下站了起來,扭頭就走,氣洶洶的,一副大姐大的派頭。

    其他職員面面相覷,也覺得她這樣做有些過分了。

    雖然不知道她為什么刻意針對姚夢琪,但個人恩怨,私下解決就好,有必要搞得連會議都不開嗎?這可是每周最重要的例行會議!

    即便工作之余有點無聊,他們也跟著整姚夢琪,以此為樂。但律師畢竟是一份正式的工作,他們還是有上進心,想努力工作的!

    見整個會議室寂靜無聲,其他人沒跟上來拍她馬屁。姚初夏扭頭,如母獅般怒吼!澳銈冞坐在這干嘛?散會了!”

    “散會、散會大家回去工作”副主管滿打圓場,緩和氣氛。

    姚夢琪無奈地搖搖頭。真不知夜寒軒是不是腦子進水了,竟然讓這么個妖孽當主管,想讓律師處滅亡嗎?以她這種性格,真不知道這些人還能忍她多久。

    把資料抱回辦公桌,姚夢琪立即趕出去。關禹帆就站在門口,聽掃地大媽八卦家常,不時點頭,嘴角始終掛著溫柔的微笑。不得不感嘆,他脾氣真是太好,簡直是婦女之寶。

    見她來了,關禹帆客氣地道別掃地大媽,向她走來!斑@么快就散會了?”

    “嗯!謝謝你!不然我就倒大霉了!”

    “下次注意一些,別再丟三落四就好!你昨天說請我吃飯,還算數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算數!币翮鲯吡搜凼直,快到午休時間了!澳阆肴ツ某?”

    “天氣太熱了,就在公司吧!大媽強力推薦,說你們公司伙食很不錯!”

    “是不錯啦,只是”他太過耀眼,如果和他一起吃飯,說不定又會有什么流言蜚語傳出來。尤其是辦公室這些人,唯恐天下不亂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覺得不方便,可以換個地方!

    “不是、不是,方便的!”姚夢琪暗笑自己,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膽小,連和朋友吃飯,也要顧忌這個,擔心那個。別人愛說什么,就讓他們說去,誰都無權干涉她交朋友的權力!

    更何況,早上聽她們八卦,夜寒軒出去開會了,也就避免了撞上他的危險。

    這么一想,她心里輕松了很多,笑著說:“想吃什么?隨便點!”

    如姚夢琪預料的,她和關禹帆的身影一起出現在餐廳,立即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。

    男職員女職員們,尤其是女職員,議論紛紛。前兩天和總裁同桌,今天身邊又多了這么一位絕世俊逸的男人。這個臉上長麻子的四眼丑女,運氣也太好了吧?到底有什么魅力?

    話說她身邊這位帥哥,怎么沒見過?是新職員嗎?氣質不要太好了!說是總裁都會相信。

    律師處團伙自然認識關禹帆,更是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個不是律師界排名第一,身價最高的關禹帆嗎?比電視上還帥,好有貴族范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會和姚夢琪在一起?兩人還有說有笑!”

    “他們該不會是情侶吧?我草,金牌大律師,四眼小員工,我又相信愛情了!”

    “你們吵嚷什么,還不快吃飯!”姚初夏眼里都要噴出火來了,只能拿身邊的人泄憤!肮ぷ髟趺礇]見你們這么用心,一個兩個,八卦得要死,是這么當上律師的嗎?”

    副主管試圖解釋,“初夏姐,對不起,我們不是”

    “閉嘴,我不想聽你說話!”

    幾個互使了個眼色,對她充滿了不滿。開始她經常請吃飯唱k,他們以為她人真的很好,后來才發現是為了拉攏他們,一起孤立姚夢琪。

    這還不止,她現在經常對他們發火,感覺之前都在裝。時間一長,狐貍尾巴也就慢慢露出來了。

    難伺候的大小姐,人品差到極點,他們就快受不了了!

    “不是我自賣自夸,我們公司的伙食,真的很好,特別養人。三菜一湯,還免費,完全是大公司的范兒!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律師樓,不是委屈你了?”關禹帆調侃。

    “我沒那個意思”

    “我開玩笑的,不過我也覺得我們附近的餐館味道很不怎么樣。以后遷址,你要幫我個美食多一些的地址!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姚夢琪一拍胸脯,特別仗義!鞍谖疑砩!”

    見姚夢琪的同事都坐在另一桌,關禹帆問:“你是不是被孤立了?”

    “額有那么明顯嗎?”姚夢琪心虛地低下頭,“沒有啦,今天不是你在嗎?所以我就沒坐那邊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比別人優秀一點,別人就會嫉妒你。而你比別人優秀很多,別人就會羨慕你。這就是差別!”

    “嗯!我知道,我會很努力的!”

    兩人邊吃邊聊,關禹帆胸膛里蕩漾著愉悅,聽她眉飛色舞地描述一些特別有趣的案件,他感到很開心。也許,喜歡一個人就是這種感覺。很想和她在一起,很想聽她說話?吹剿_心,自己會更加開心。

    正相聊甚歡,背后突然傳來一道不怎么愉快,霸氣十足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介意一起坐嗎?”

    嚇!

    姚夢琪手里的湯匙一下就掉進盤子里。

    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不會這么慘吧?不是說他去開會了嗎?

    誰提供的假情報!

    局勢變得更加精彩了,觀戰的職員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兩男爭一女,其實一個還是總裁,實在是太揪心了。雖然表面上很平靜,但無形中彌漫著一股硝煙味,太緊張太刺激了?墒,女主角要不要這么丑!像鴕鳥一樣壓低腦袋,她是個白癡嗎?

    關禹帆比姚夢琪先一步做出反應,“當然可以,夜總裁,幸會!”

    夜寒軒以尊貴優雅的姿態坐下,臉上帶著淺淺的笑,瞟向姚夢琪,“許律師是池律師的朋友?怎么從來沒聽說過?有這么厲害的朋友,也不向公司推薦,未免不厚道吧!”

    在姚夢琪聽來,這些話就變成了“你不是說你和關禹帆只是朋友嗎?現在人家都找上門了,還有什么好解釋的?水性楊花的女人!”

    她低頭訕訕回答,“我哪有機會見到總裁您!”

    關禹帆敏銳察覺兩人關系不對勁,夜寒軒絕非專程了為了他而來?伤⒉磺宄渲性,只不動聲色,暗中觀察。

    “池律師好大牌,我幾次派人去請,你都拒絕了律師主管這個職位,想是不將寰球放在眼里。如果不是和許律師有約,都不會踏足寰球吧!”

    “夜總裁誤會了,只是事情太忙,無暇分身!

    “貴人事忙,還有空聊天,難道律師樓最近生意慘淡?”

    姚夢琪偷偷瞪了他一眼,他說話要不要這么難聽?換做別人說寰球生意慘淡,看他怎么想?

    “律師樓確實沒什么重要事情,如果夜總裁不介意,不知能否給個機會,來寰球任職?”

    姚夢琪像突然遭電擊,猛地抬頭,震驚地望著他。而關禹帆還是微笑著,波瀾不興。

    夜寒軒也沒想到他會突然有這個提議。為了這個女人,他竟然能做到這一步?

    但他將自己的意外收斂極好,微微笑起來!板厩虼箝T,永遠為你敞開。只是,主管已經有人選了,多一名律師倒無所謂。只是不知道池律師肯不肯屈就”

    他表面客氣,背地卻狠狠將了他一軍。他倒想看看,他究竟能為這個女人犧牲多少。

    “承蒙夜總裁待見,我樂意之際!标P禹帆不加考慮地答應了。

    姚夢琪腦子還是懵的,完全搞不清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。他怎么就這么爽快地成為了寰球的員工,還是普通職員!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