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3 從天而降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想不到其他辦法,唯有繼續騎著馬慢慢走。走了一段,她發現自己慢慢習慣了騎馬的感覺,腰背不自覺也挺直了。找到感覺后,平衡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事!

    不免有些竊喜,她就說自己沒那么笨吧!剛剛一定是夜寒軒給了她太大壓力,所以她才學得那么糟糕!

    都怪他!

    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,姚夢琪已經能自如掌控了。為了向夜寒軒證明自己并不是他說的那么笨,她決定冒險——跑起來!

    對于一個剛學會騎馬慢走的人而言,小跑是極大挑戰。但姚夢琪骨子里天生有種不服輸的精神,尤其在夜寒軒面前,一切希望做到最好,不讓他瞧不起。為此,她愿意冒險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口氣,做好充分心理建設。再俯身到馬兒耳旁,溫柔耳語了一陣,讓它乖一點,溫順一點。

    隨后用腳背輕輕踢了一下馬腹,馬兒受命,慢跑起來。

    剛開始姚夢琪還能用腿夾住馬,臀部貼著馬鞍,隨著馬兒的步伐掌控身體?神R兒越跑越快,她漸漸已經無法跟上它的節奏。她尖叫著讓馬停下,拼命拉韁繩,可馬兒已經興奮了,卯足勁朝樹林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夜寒軒的警告在她耳邊響起,不要跑入樹林,否則會有生命危險

    現在怎么辦?

    馬兒如瘋了一般狂奔,姚夢琪只得死命抱住馬頸,扯開嗓子大叫救命,“夜寒軒——救我——夜寒軒——救命啊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遠在馬廄附近接電話的夜寒軒似乎感應到些什么,利落掛了電話,上馬狂奔而去,遠遠看到姚夢琪被馬瘋狂顛簸,就快支撐不住,要掉下來了!熬让购帯

    該死!他才離開一會,她怎么鬧成這樣!他狠狠揮鞭,以最快速趕上她。伸出一只手,“把手給我!”

    他從天而降,姚夢琪既激動,又害怕,只知道死死抱住馬!拔椅也桓摇

    “把手給我!”

    “”她試著伸出一只手,但很快又縮了回來,哭喊!拔也桓摇

    眼見就要跑進樹林,夜寒軒心里萬分著急,一掃方才的命令口吻,語氣陡然軟下來!肮!把手給我!我不會讓你有危險的!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好溫柔,一點點撫平了姚夢琪內心的驚恐,她期艾地望著他,有些動容,卻不敢完全將自己交付給他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好嗎?我會保護你把手給我”

    明亮得幾乎刺目的陽光里,他微微笑起來,對她點頭。那笑容似乎有一種魔力,姚夢琪不知不覺就伸出手去,手指交握的那一刻,夜寒軒拼盡全力,將姚夢琪從馬上拉入自己懷里。

    安瓊斯挺起身子揚起前蹄,瘋狂嘶鳴,兩人幾乎滑下去。如同置身風暴中心,隨時可能被狂風暴雨吞噬。

    姚夢琪拼盡全力抱住夜寒軒,好像縱使遇到再可怕的暴風雨,只要有他,一切都會過去。

    馬的鳴叫震響整個馬場,可她耳旁只回旋著他溫柔的安撫!皠e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有危險別害怕”

    那一刻,姚夢琪覺得自己和夜寒軒的生命,緊緊連結在了一切,同生共死,生死相依!

    姚夢琪哭花了妝,到洗手間整理。方才一幕記憶猶新,仍令她感到恐懼。更令她訝異的事,在最緊急關頭,是什么給了她勇氣把手交給他?回想起來,那只有萬分之一的成功幾率,近乎不可能。她卻把自己的命,交給了他。

    是她無可選擇,還是潛意識里,她信賴他?

    她不是最討厭他嗎?可在生死關頭將自己交付給討厭的人,未免矛盾了。

    受過驚嚇,腦子都亂了。再想這些,恐怕要爆炸的。

    姚夢琪將它們統統趕出腦海。她對他并沒有所謂的信賴,不過是情況緊急,無從選擇而已。而他,也是順手救她。畢竟像他說的,她還有利用價值。

    夜寒軒斜靠在走廊上抽煙,許是煙霧模糊了視線,他眼里竟多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愁緒、復雜。一閉眼,閃過的便是姚夢琪在馬上顛簸的畫面。

    此刻回想,他并不見得有多擔心,也許這樣更好。無需他動手,她自己招來報應。

    可為什么,方才那么緊張,好似心都要從胸膛里跳出來,連呼吸都停止了。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,她一定不能有事!

    為了救她,他甚至連自己的命都搭上。要知道,方才若出現一點意外,他很可能被她拖累摔下馬。就算不死,也會致殘。

    如果重頭來過,他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不會!

    她不配!她不值得!她沒資格!

    那一剎那他只是來不及思考,才會做出那么沖動的決定。

    夜寒軒把凌亂的思緒定在這一刻,將一切歸咎為沖動,這使得他稍稍得以呼吸,不至于像之前緊致得那么難受。

    一走出洗手間,映入眼里的是夜寒軒頎長挺拔的身子,攪亂了姚夢琪原本就煩亂不堪的心。但她照例沒有表現出來,“剛才謝謝你救了我”盡管用力握住拳頭,仍控制不住聲音的顫抖,希望他能將此理解為受驚。

    做好準備接受他諸如“別自作多情”、“別想太多”之類的嘲諷,卻突然得聽見一句!昂ε聠?”

    “”她有些茫然地望著他。因為,在這個問題里,她沒聽見任何的諷刺或不懷好意。他的目光很淡,不冷不熱,不溫不火,只是語氣極為認真。

    “害怕嗎?”他又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照實點頭。答案是肯定的!若非受到極度驚嚇,剛才她也不會在他懷里哭得像個受委屈的孩子,他胸前濕濡一片的眼淚已經說明了一切。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