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1 房間秘密

背色: 字體: 字號: 字色:

    “臺大!”

    “我是臺大教授!之前沒見過你!難道是這學期剛轉學過來的姚夢琪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!是我!是我!”她點頭如撥浪鼓,“教授,您好!”興奮又恭敬地伸出手去,才發現手指上沾滿了番茄醬。臉一紅,忙縮回手,不好意思地吐吐舌頭。

    關禹帆被她俏皮的模樣逗得忍俊不禁,胸膛里逸出清脆的笑聲。他忽然意識到,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這么笑過了!

    眼前這個剛認識的小女生,身上有一種很吸引人親近的魔力。不自覺便開口,“我看過你的成績,很優秀!我正好需要助手,要不要考慮?”

    姚夢琪一下睜大眼睛,“我可以嗎?”這是全系學生夢寐以求的工作啊

    得到肯定,她開心得簡直要跳起來。一連串的好事令她覺得自己在做夢,忙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好痛。不是夢。

    一進總裁辦公室,奚揚便感覺今天氣壓異常地低。而低壓中心,正是自己的頂頭上司,夜寒軒。雖說他平時也是冷著張臉,好像別人欠他幾百萬,但今天真不對勁!都快將他凍僵了。

    他掰總裁電梯了嗎?

    沒有!

    忘記敲門了?

    敲了!

    那他的情緒異常與他無關!

    莫非又是姚夢琪?

    看來這場婚姻既沒有讓他得到“幸!,也沒有帶給他“性!,難怪最近臉色臭得很!這更堅定了他單身的想法,婚姻是墳墓,單身才王道!

    奚揚自動扮演起調節氣氛的角色,嬉皮笑臉!澳橙私裉煨那椴患雅!莫非昨夜可惜你不好男色,不然兄弟可以勉為其難,為你犧牲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很閑,我可以調你到非洲拓展業務!”夜寒軒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,臉上分明寫著“本少不爽,閉嘴!”這幾個字。

    奚揚連忙捂胸做受傷狀,“人家只是關心你你怎么能”剛要上演小白菜的戲碼,電話里傳來秘書甜美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總裁,二線電話!”

    夜寒軒斂了斂氣,按下通話鍵!罢f!”

    “少爺,少奶奶回來了!”

    她終于舍得回家了?夜寒軒眉心一蹙,面色陰沉得可以擠出水來。

    對面的奚揚不敢出聲了。夜不歸宿可就是夢琪小妹妹的不對了。她又不是不了解自己丈夫是個什么脾氣,也敢在老虎嘴上拔毛?不是自找麻煩嗎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按我交代的做!”夜寒軒掛了電話,輕寡的語氣不帶任何感情,透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他記得自己警告過她恪守本分,不要對他朋友下手。這才老實幾天,就迫不及待將目標轉向其他男人了?她的應變能力還真令他刮目相看!

    不過,若她以為她有資格挑釁他,便肆無忌憚和野男人在外面廝混,就大錯特錯了!他有得是辦法讓她記住,什么是人妻的本分。

    姚夢琪一回到家就開始苦思晚上該如何向夜寒軒解釋,但不知為什么全身乏力,眼皮沉重,想著想著就睡著了。直到荷媽叫醒她,說少爺吩咐,晚上讓她陪他參加晚宴,才不情愿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衣柜里整齊成列著各奢侈品牌為她量身定做的小禮服,她挑了一條雪白的紗裙,在鏡前比劃。

    果然是人靠衣裝,不過是換了件衣服,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了。誰能想到,鏡子里高貴的公主,半個月前正頂著烈日在太陽下發宣傳單,遭受路人的白眼。

    可這樣的生活,代價太大了。如果可以,她希望自己仍是那個萬事靠自己,踏實生活的姚夢琪。

    她幽幽嘆了口氣,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。剛要換禮服,外面突然傳來連聲慘叫,只見女傭阿蕾捂著額頭從三樓第一間房逃出來,滿臉是血,還在不停往下淌,滴了一地,嘴里慌慌張張地大叫大喊!安缓昧,荷媽,二少爺又犯病了!”

    血淋淋的畫面令姚夢琪發憷。二少爺?為什么她不知道家里還有這個人?這就是第一間房的秘密?

    “快通知林醫生,準備藥、熱水!”荷媽滿臉擔憂,但鎮定、熟練,顯然已經不止一次遇到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有序地忙碌著,姚夢琪不知自己可以做什么,也不確定是否方便插手。就在這時,夜寒軒回來了,荷媽走到他身邊低聲匯報情況。他抬頭,目光正好與但姚夢琪交匯,眼底的嚴肅令她心驚肉跳,忙逃回房間。
閱讀前妻,把我的萌寶放下最新章節,就上看書神站!

(快捷鍵:←     快捷鍵:回車     快捷鍵:→)

3d试机号594开奖历史记录